熱門:

2021年3月16日

劉偉聰 北狩錄

致一讀者

小欄九年猶在,張望十年樹木,篇篇縱然向壁虛構,自惴也未曾虛應故事,歸來,燈下看拙作結集《貝葉常在》、《法治奄列》和《少年遊》,庶幾未有枉費編者讀者精神,情還可以堪。在我無法在場的日子,幸有陳海昌先生為我以文字張羅,復有編輯小姐低眉體諒,《北狩錄》才可幸存下去,文史的、法治的,還有妄自老夫聊發少年狂的,俱個人,俱私心,一晌貪歡。

那幾天我不在,一位讀者誠有心人,在臉書上留了言,留了祝願,願我無恙,願我平安,更笑說從前以為我是七老八十人,我笑了,想起果如是,老人忽爾下獄,正好應了王維《積雨輞川莊作》末二句:

「野老與人爭席罷, 海鷗何事更相疑?」

幸好這位讀者知我,知我也年逾半百,但能否他朝從容七老八十,尚看天數命數。為報知音,容我恭錄一首臺靜農的小詩《少年行》助興:

孤舟夜泊長淮岸,怒雨奔濤亦壯懷。

此是少年初羈旅,白頭猶自在天涯。

若易「少年」為「中年」,此情更切。

既說到臺先生的詩,想起臺先生跟老舍熟稔,故人投水過身後,有《懷老舍》一首,末句飛揚跋扈,余深愛之:

「文章為命酒為魂!」

後來我才知道這其實是老舍自己的句子,臺先生以故人文字傷心故人,文心互織,綿綿汩汩。我不敢以「文章為命」自期自況,但這位讀者也許知我飲酒終日,可是「酒為魂」畢竟太浪漫,我不過是無酒便魂魄唔齊而已。

這位讀者於我厚道,悄聲語我:「人生或如辯論有勝負,思想與自由卻無有勝負。」

謝!思想自由早逾勝負,事關那是人生所寄。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