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1年6月12日

羅啟鋭 無覓處

鬼剃頭

在維園舉辦了三十多年的燭光晚會,自去年開始,被「反對」舉辦了,據說是因為要減少人群聚集,防止疫症蔓傳。

網上所見,那個濕悶炎熱的晚上,開始習慣了生活中的一切「動詞」,都隨時變成「被動詞」的市民,擠乘着各種交通工具──有人算過車廂裏面的安全距離嗎?──敗犬般回家。

我看着那些從不同角度拍攝的維園鏡頭,但見所有的球場,都空無一人,卻又有射燈刺目地照亮着,還有數以千計的軍警圍守,感覺還真怪異。這個被禁止進入的「公園」,今夜忽然變成了全港最清潔、也最冷僻的地方,四周長滿沉默的樹木與嚷嚷的人群,中間那幾片空蕩蕩、明晃晃的球場,卻又有點神秘地光禿,猶如傳說中的一種民間怪病「鬼剃頭」。

「鬼剃頭」又叫「鬼油風」,就像「帶狀疱疹」的坊間名字,叫「生蛇」一樣,有點陰森。「鬼剃頭」一般的醫學解釋,患者是因為生活壓力忽然變大,導致頭髮大片大片的迅速脫落,反正真正的原因,還得問問醫生、警方,以及其他有關或無關的當局,總之眾說紛紜,過程曲折,就像躲藏在昭關前的伍子胥,焦急地苦思着如何逃生,一夜之間想白了頭,卻因此容顏大變,反得以安然過關一樣。

唉,短短一年,人生難料。

從前認識一個攝影師,情況更可怕,有次拍完一套特別困難、也特別叫人精神緊張的電影後,身上的每一根毛髮,便開始驚人地紛紛掉下。「直至最後,我全身上下,一根毛髮也不剩。」他苦笑着說:

「每天早上,我看着鏡中的自己,只見頭髮、鬍鬚、胸毛、手毛、腳毛、陰毛,全部掉光,我但覺自己變成了一條蟲,你知道,卡夫卡筆下的那條蟲,宅在家內不敢外出的那條蟲。」

我回想着這事,忽地驚覺什麼,再看那些從空中航拍下來的維園鏡頭,小型飛機繞圈又繞圈,中間那些詭異的空白地方,看來就像一片片旋轉的「鬼剃頭」,在申訴着什麼,躲避着什麼,讓我想起淮遠的一首詩,《癬》:

地球原是

一個好端端的頭

直到細菌在它上面

鋪設牠們的文化

留下難看的疤痕

地球轉動

因為牠很癢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