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5月25日

高熊 EJ GLOBAL plus 東亞觀察

另類史觀不改 令和路難保

西元2019年5月,已屆85歲高齡的日皇明仁內禪,太子德仁繼天皇位,年號由平成改為令和,標誌着日本正式進入一個新時代。走在東京街頭,不難發現各種慶祝新時代的紀念品,從食品到衣物應有盡有,甚至連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發布新年號時所舉起的「令和」字樣的紙牌,也成了量產的商品;而在與日本皇權淵源甚深的各神道教宮社,更是掛滿了恭賀新皇即位的直幡和橫額。整個日本列島都充滿着一種喜慶的氛圍,對新時代的盼望也為這個近年發展緩慢的島國帶來了一點朝氣。

當然,年號變了,天皇換了,但對老百姓而言,平成31年4月跟令和元年5月的生活無甚分別,日子還是照樣過,畢竟在君主立憲制之下,日皇並不掌握政治實權,新皇也無法為國家大政帶來什麼實質改變。話雖如此,日皇作為國家象徵和精神領袖,對於團結和鼓舞國民還是有相當影響力。而新年號令和也可說是反映了不少日本人對未來的願景,期望日本社會可以繼續和平、和諧、祥和,可說是主流日本人的共識。

軍國餘緒和平隱患

就在改元令和後的第二個周六,屬右翼政黨日本維新會的年輕眾議員丸山穗高【圖】隨團訪問在日俄間存有主權爭議的北方四島,期間詢問一名前島民是否贊成以戰爭奪回這片日本「失土」,更直言「不開戰就別無他法」。消息一出,日本輿論嘩然,紛紛指摘丸山戰爭言論不當,損害日俄談判進程云云。而丸山在公眾壓力下被迫在電視機前鞠躬道歉,聲稱只是酒後失言,所屬政黨也決定開除其黨籍。連右翼政黨也要順應民意與戰爭言論切割,若說日本民眾普遍厭戰,此事可謂一個最佳說明。

誠然,今天的日本早已非70多年前那個人人皆可為天皇陛下「玉碎」的國家,今天的日本人追求個人生活的幸福遠高於一切,若說日本軍國主義復辟,恐怕也得不到普遍民眾的支持。然而,若說日本已徹底擺脫軍國主義的過去,則可謂言之尚早,走進靖國神社及其旁邊的軍事博物館遊就館,不難發現在日本自由文明的表象下,小波軍國餘緒仍在潛伏,成為威脅日本和平的隱患。

熟知近代史的外國人來到遊就館,難免會感到其對歷史的描述方式「別具一格」。遊就館的展覽雖然由神武天皇講起,其重點卻始終放在明治維新及之後的一系列對外戰爭,特別是日俄戰爭與二戰。展品和展板說明的字裏行間,充斥着對皇軍英勇犧牲乃至「玉碎」的歌頌,對於各場戰爭的緣起、過程及影響解說,也甚具「另類事實」的風範。比如盧溝橋事變是中國軍人「開槍挑釁」所致,而「南京事件」中的日軍則是軍紀嚴明的文明之師。日俄戰爭的勝利及二戰後的民族解放風潮更被描述成是日本鼓舞亞洲民族反抗西方霸權、爭取獨立的勝利。濃濃的右翼史觀讓人彷彿回到了70多年前那個主張「大東亞共榮」的日本。

博物館是傳播知識的場所,然而,將每場對外擴張戰爭的起源皆描繪成是不可避免的自衞戰爭、否認日軍戰爭罪行,卻令日本社會特別是年輕一代失去了認識戰爭、反思戰爭的機會,也勢必為軍國主義繼續存在灑下種子。丸山穗高對俄開戰的「醉話」與其說是受酒精影響,倒不如說是對戰爭殘酷的認知不足。而假若像遊就館此類的極右史觀繼續被當作正常歷史來教育下一代,像丸山這類持「不開戰就別無他法」想法的人只會有增無減,時間一久,軍國主義復辟也就不再是天方夜譚,日本人對令和的盼望也將會化為泡影。

今天日本的主流民意固然珍視和平,但對戰爭歷史的教育卻仍未足夠。若要確保和平能得以長久鞏固,真正實現令和願景,則除了正視過去的戰爭錯誤之外別無他法。只有正確認識歷史,才能避免悲劇重演,日本的「令和之路」看來還有很長一段要走。然而,要正視歷史錯誤、汲取教訓的,卻不獨是日本,在「亮劍思維」充斥的今天,同一段歷史教訓也足可為世人提供借鑑。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