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1月6日

陳偉信 EJ GLOBAL plus 環地視野

波蘭重歸威權 東歐「民主回潮」

去年12月下旬,中外媒體的注意力多集中在西班牙加泰羅尼亞的議會選舉,忽略了歐盟政治的另一件大事︰歐洲委員會首次啟動《里斯本條約》第7條,劍指波蘭涉及違反歐盟核心價值,特別是當權者對法治及司法機關獨立的干預。一旦程序確認波蘭違反歐盟核心價值,波蘭或將失去部分歐盟成員國的權利,以及歐盟財政預算所撥予波蘭政府及地方組織的資助。當然,政治盟友匈牙利表態會反對一切針對波蘭的制裁決議之下,這次歐盟的制裁難免只會流於形式。 

歐盟這次啟動第7條其實並不令人意外,畢竟波蘭被指干犯人權及司法獨立並非一朝一夕的事。但波蘭和匈牙利走向民粹及威權化,卻是正面挑戰上世紀七十年代起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甚至是正式掀起第三波「民主回潮」。

已故政治學家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分析「第三波」全球民主化時,提出經濟發展令民眾對政治權利的訴求上升,威權政府的認受性及效能下降令民心思變,外在因素如美國、歐共體(歐盟前身)以及教廷對民主化的支持等,是推動歐洲及拉美政體由威權走向民主的關鍵因素。而對於東歐,特別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一眾國家而言,歐盟所代表的除了是資本主義、現代化及經濟發展外,更是重回西方文明懷抱,重回「歐洲之家」的里程碑。因此,當東歐國家努力改革,希望從共產主義的夢魘中走出來時,她們也期望透過現代化改革,重新把國家及民族「納入正軌」,成為一個在歐洲立足的正常國家。

中產與工人選票反精英

事實上,東歐國家確實受惠於共同市場的經濟效益,經濟及基礎建設有長足發展。例如波蘭是歐盟內其中一個經濟增長最快的國家,其貨幣表現也在非歐羅區的歐盟成員國中表現最好。即使在歐債問題纏擾下,波蘭失業率仍在2015年首次跌至個位數,堅尼系數下跌也表示國內貧富問題有所改善,國民對於個人收入及生活質素的滿意程度也甚高。按亨廷頓的框架分析,這些數字對鞏固初生民主制度有正面作用,理應不會出現民主回潮。但2015年的國會選舉結果,執政黨公民綱領黨(PO)大敗,右翼的法律正義黨(PiS)意外地以37.5%的得票率取得國會過半數議席,成為國會內單一最大黨,標誌着波蘭開始走向「不自由民主制」(Illiberal Democracy)。

波蘭政治學者Radoslaw Markowski曾說,2015年的波蘭選舉符合自由與公正的基本原則,卻得到不符合自由與公正的結局及政府。不少學者分析箇中原因,發現波蘭近年的反精英反政治的社會氛圍,改變了社會對「正義」的看法。波蘭學者Helena Chmielewska-Szlajfer指出,對於PiS的支持者而言,政府現時的做法,正是回到波蘭由共產主義走向民主化道路時的「初衷」︰一個以波蘭工人基層為核心、以天主教教義為思想、以波蘭族群為政治主軸的「民主波蘭」。

他們認為昔日以公民綱領黨為首的波蘭政府代表着政治及商界精英階層對波蘭工人及中產階級的控制,在外交、經濟及公共財政政策上傾向保護歐盟(即是德國)的利益而非本土利益,前總理圖斯克(Donald Tusk)成為歐洲理事會主席,以及個別閣員在外的言談舉止,對他們而言更是這些利益關係的明證。因此,將昔日政府所提出的改革如經濟自由化政策推倒重來,將被公民綱領黨扭曲了的司法機關撥亂反正,才是真正符合波蘭社會的「轉型正義」。

「法西斯」成歐盟打壓工具

華沙企業研究所(Warsaw Enterprise Institute)副主席Tomasz Wroblewski說,國際社會有很多合理理由指斥PiS政府,但指摘他們是法西斯主義政權似是有點過分。去年11月獨立日遊行支持政府的,大都是本土的中產階級及工人階級,也是波蘭真正的愛國者,所謂的激進右翼分子只是少數,不應被視為波蘭走向法西斯化或威權主義的證據。

他更直言,在今天的歐盟政治語境下,「法西斯」早已被濫用,失去了原有的歷史意思,反成歐盟打壓其他異見者的形容詞,希望借道德壓力及對「法西斯」的恐懼令異見者噤聲,本質上對解決歐盟內部矛盾並無幫助。

Wroblewski的推論也許過於急進,畢竟在自由民主的標準下,控制媒體及影響司法獨立難言合理,但波蘭的案例卻突顯了東歐甚至第三波民主化面對的真正問題︰精英及公民社會在民主化的角色。亨廷頓曾說「民主制度創於人而非因」(Democracies are created not by causes but causers),認為要建立及鞏固民主制度,重心在於政治精英及大眾的決心,否則再多有利條件也是空話。

在波蘭以至匈牙利,公民社會對傳統政治精英失去信任,其無力感延伸到對民主政治的質疑;執政者以民族或愛國主義包裝「不民主自由體制」換取支持,甚至將國家經濟問題轉化外國財團及勢力干預;部分宗教團體「以神之名」支持政見與其相近的團體,似是將昔日有利「第三波」民主化的條件扭轉過來。而美國逐漸從國際社會退卻,歐盟因為內部分歧自身難保,自然難以成為維持民主化的外在因素,甚至有部分反過來因為在全球化的遊戲失利而走向民族主義情緒,成為領導這波「愛國威權主義」的先驅,其實也是相當諷刺。

陳偉信_中文大學全球研究學士課程講師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