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7月12日

劉靖之 藝文評論

港樂與王健

港樂於6月15、16日在香港文化中心演奏柴可夫斯基《洛可可變奏曲》和蕭斯塔科維契《第七交響曲「列寧格勒」》,指揮梵志登,大提琴獨奏王健。筆者特地去聽王健的大提琴獨奏。

柴可夫斯基的大提琴與樂隊《洛可可變奏曲》是一首十分受歡迎的作品,筆者曾聽過好幾位大師演奏過,如Mstislav Rostropovich、馬友友等,也看過紀錄片《從毛到莫扎特》(1979),紀錄片裏的王健那時只有10歲,正在上海音樂學院附屬中學學習。在美國小提琴家Isaac Stern的協助下,王健於1985年進入美國耶魯音樂學院,師從Aldo Parisot。王健曾與眾多著名管弦樂團合作演出,包括芝加哥交響樂團、柏林愛樂樂團、英國廣播公司交響樂團、哥德堡交響樂團、巴黎交響樂團等。王健的錄音多由Deutsche Grammophon灌製發行。

王健的《洛可可變奏曲》十分樸素扎實,沒有馬友友那麼戲劇化,與Rostropovovich相比尚有一段距離。這首樂曲並沒有濃郁的俄羅斯味道,柴可夫斯基有意模仿莫扎特的嬉遊曲和意大利喜歌劇的風格。

柴可夫斯基把這首曲獻給當時的德國大提琴家Wilhelm KF Fitzenhagen,而這位大提琴家卻大事修改柴可夫斯基的原作,並刪掉原來的第七和第八變奏曲、改變變奏曲的排列次序。作曲家雖然不太高興,但容忍讓修改本為演出本,間接承認修改本較原作優越。嚴格地來講,這首作品的作者應該加上Fitzenhagen的名字。

冷處理恰到好處

近年來,港樂多次演奏蘇聯作曲家蕭斯塔科維契(Dmitryevich Shostakovich)的交響曲,這次是他的第七交響曲《列寧格勒》(1941)。蕭斯塔科維契一共創作了15首交響曲,作品充滿了激情,而且技法新穎,對駕馭大型而複雜的體裁頗有心得。有音樂史學家說他的第一交響曲(1926年音樂院畢業作品)已涵蓋了他音樂作品裏所有重要元素:分段結構、主題所形成的織綿式的圖案、極高和極低音域、悲劇性的張力、高潮的營造、幽默等等。這些元素在《列寧格勒》都有。這首作品第一樂章裏顯示從和平到空襲警報、戰爭所帶來的災難和憂傷(巴松管獨奏),列寧格勒即將被摧毀。第二樂章的Moderato,長笛的低音域,配以豎琴和低音音域的單簧管,效果陰森恐怖。第三樂章Adagio的宗教氣息代表一種責任感,蕭斯塔科維契說是《大衞的詩篇》打動了他。第四樂章的Allegro non troppo暗示人們帶有悲劇性的歸宿──活下去,抵抗然後毀滅?蕭斯塔科維契在保衞列寧格勒時擔任過消防員,對這場戰爭有切身體會和感受。梵志登對這首交響曲的冷處理,恰到好處。

王健和港樂均應邀加奏,前者加奏巴赫的大提琴組曲第一首《序曲》,後者加奏史特勞斯的《蝙蝠》序曲。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