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8月8日

劉靖之 藝文評論

《牡丹亭、長生殿》聽後感

筆者特別注意中國地方戲曲「第二次創作」作品的演出,最典型的例子是1950年代末的《梁山伯與祝英台小提琴協奏曲》,最新的一個例子是香港中樂團於7月13、14兩晚在文化中心音樂廳演出的「《牡丹亭.長生殿》——崑曲與中樂的跨界交響」。著名崑劇演員張軍為「演述者」,《牡丹亭》的「作曲、編曲」為民族管弦樂作曲家顧冠仁,《長生殿》的「作曲、編曲」為上海音樂學院音樂戲劇系教授金復載。

導演李小平在〈創作構思〉短文裏說:「崑曲的展演是立體的文學。音樂演奏的旋律,是延伸文學上一場閱讀的新經驗。一場難得偶然的邀約,造就出新的審美角度。音樂旋律裏面抽象的色彩,可以牽引出更多古韻文字之間的情感想像」。

中國文人喜歡把音樂文學化,想以文字來代替音樂藝術,把抽象的音響賦予文字意義,不僅把作品刻板化,還規限了人們的想像空間。崑曲以及其他地方戲曲之美,美在音腔所給聽眾有形的和無形的美,不屬於文字範疇裏的美。

筆者所知道的文學界(包括翻譯界)的學者、作家、評論家,他們喜歡從文學的角度來聽歐洲古典音樂(廣義的),硬將詩、詞意境套在莫扎特、舒伯特的作品上,實在很不恰當。每一種人文藝術都有自己的規律、節奏、審美角度、意境,繪畫的、雕刻的、詩的、詞的、散文的、小說的、音樂的,誰也代替不了誰;他們有時互補、互動,有時則各抒己見、各顯神通。音樂生態一如其他大自然生態,各司其職。因此,我們聽崑曲,就應該欣賞崑劇音腔之美、曲詞之美、音境之美。

跨界交響

這次演出之「賣點」是「崑曲與中樂的跨界交響」。由於中國歷來的樂隊以鑼鼓、吹、打樂器為骨幹,演奏的曲目以儀式音樂為主,因此適合管弦樂團的交響化曲目極為貧乏。劇團藝術總監吳大江在位8年,積極委約作曲家為香港中樂團的「交響化」創作。

在過去近一個世紀裏,實踐的經驗告訴我們,中國的地方戲曲是不能「交響化」的,以1920年代曾志忞的個人小規模實驗到1960-70年代江青大規模實驗的革命樣板戲,一再證明了京劇以及其他戲曲是無法也不需要「交響化」的。唯一可能的是唱腔以外的「過門」樂段可以視需要而予以「交響化」,以加強戲劇效果。崑劇或京劇的唱腔,需要的就是幾件樂器,數百年來證明這是最完美的組合,用樂團來伴奏唱腔是畫蛇添足之舉!

《牡丹亭》,包括「序曲」在內的9首,演出時間約32分鐘,十分抒情。《長生殿》5個樂章,唱腔有「端正好」、「叨叨令」、「脫布」等9個曲牌,但在「過門」部分,樂團效果相當不錯,尤其是第二樂章的「安史之亂」和第三樂章「霓裳曲」裏的舞曲。全劇長約50分鐘。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