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5年11月9日

鄭志珩 校長訪談

劉永生中學校長 教化學 也教化做人道理

中華傳道會劉永生中學(下稱劉永生中學)的鄭德富校長,外表敦厚穩重,一副智慧學者的樣子,在34年的教育生涯中,有11年擔任輔導工作,他自言很喜歡協助學生成長這個任務。「科學知識未必經常用到,但做人道理卻一生受用。」

畢業於香港大學化學系的鄭校長,深感教育使命更為宏大,毅然打消做科學家的念頭,執起教鞭。春風吹來,化成雨水灑落大地,令萬物生長,體現出科學的奧妙;但春風化雨,培育下一代,更彰顯出人性的光輝。

辦學團體中華傳道會,在戰後的五十年代已做很多教育及社福工作,早期在九龍開辦多家天台小學和幼稚園,1973年開辦第一家中學安柱中學,1981年再創辦李賢堯紀念中學,18年後,劉永生中學也在柴灣成立:「中華傳道會並非很大規模的辦學團體,他們等待了十多年,才獲政府批准在這裏建校,當時劉永生醫生捐助了大筆款項作為建校之用,學校就以他的名字命名,以作感謝及紀念。」

劉永生中學與大部分新校面對相同的問題,就是新生的能力與品行略為參差:「開校初期,社區對我們毫無認識,家長不會首選這裏,中一只能收錄較弱的一群,中四更多是其他學校淘汰出來的學生。」鄭校長是創校校長,初期最大的挑戰是要令家長認識,讓他們放心將子女交託給學校。

嚴師出高徒,鄭校長決定以嚴謹手法整頓校風。為免學生在校外誤交損友,惹事生非,老師會於午飯時間及放學後,在學生流連的熱點巡邏。「我們會到網吧、遊戲機中心、公園等地方巡查,見到學生就勸他們回家,或通知家長。」老師早期的足跡並不限於柴灣區,遠至小西灣、筲箕灣也不放過,鄭校長也身體力行,親自落場,嚴謹校風因此迅速建立,傳遍社區。

「家長認同我們的努力,樂於讓學生在這裏就讀,學校收生的組別逐漸提升,我們沒有刻意做些什麼,但校風愈來愈好,是有目共睹的。」時至今日,學校仍保持巡邏的傳統,但密度與距離也減少了。「學生已沒有太大的行為問題,主要都是講電話之類的小問題。」

「學生不批准講電話嗎?」記者問。

「學校不准學生帶手提電話回校,除了怕他們上課時拿來上網或打機,也避免學生用來影相、錄音或拍片,繼而斷章取義地放上網,讓公眾人士對學校產生誤解。」但如果學生有特別需要帶手機返學,家長可向學校申請,學生上堂前先將手機交到校務處,放學後再取回。

「初中階段是性格塑造期,學生較為受教,因此要把握這段時間去管教,讓他們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升上高中後,就可集中在提升學業成績方面。」鄭校長對管教學生極有心得,因為他曾任輔導主任達11年之久,對於協助學生成長,經驗豐富。

外表敦厚慈祥的鄭校長,自言十分喜愛做輔導工作,因為學生畢業後或會忘 掉書本上的知識,但做人道理卻是終生受用。「知識傳授很重要,但將來未必全部學以致用,你還記得當年學過的生物或化學定律嗎?但教曉學生怎樣思考、如何做個好人等,則會詺記於心,將來面對人和事都用得着。」

咖啡室訓練英語

鄭校長是香港大學教育輔導碩士,他認為任何組別的學校,都總有學生有行為問題,輔導工作絕不能看輕,需要做好預防性、發展性及補教性三大方向的工作,三管齊下,幫助學生成長。

在鄭校長領導下,劉永生中學的輔導工作也做得一絲不苟,除了兩位駐校社工外,還額外聘請4位輔導員,提供更全面的照顧。另外,學校結合宗教教育、訓導、輔導、德育及公民教育,推出多個學生成長計劃,例如朋輩輔導計劃、新生體驗日、品德之星計劃等,鄭校長強調,學校致力培育學生六育(靈、德、智、體、群、美)的健康成長,但資源有限下,靈育與德育會較為重視:「如果靈性與品格修養不足,學生讀書成績幾叻都冇用。」

劉永生中學雖然是中文中學,但英文培訓由開校以來皆列為關注事項,非常重視。2008年,當時的教育局局長孫明揚提出語言微調政策,只要學生水平達標,老師準備充足,學校配合得宜,就容許中文中學開辦英文班,以英語授課。故此,學校成功爭取在初中每個級別開設兩班英文班,另外在中文班也調撥25%課時,推行各種模式的英語延展教學活動,盡用資源提升學生的英語水平。

「本校學生多為草根階層,柴灣這個社區鮮有外籍人士聚居,大街小巷都缺乏英語語境,學生在日常生活中難有機會以英語溝通,唯一學習英語渠道就是在學校,所以我們致力提供多元化活動讓學生活學活用。」鄭校長隨後帶記者參觀English Café,證實所言非虛。

一般學校的所謂English Café,不過是重整課室的擺設,在門外貼上English Café名字,其實與真正的咖啡室並不相似,但劉永生中學的English Café卻改建得非常徹底,室內布置與很多咖啡店如出一轍,給人一種悠閒舒適感。除了在此舉辦英文科課外活動,訓練日常英語會話外,平時的午飯時間或放學後,學生可隨意入內與當值老師以英語交談。

談到去年的DSE成績,學生表現絕不失禮,共有13個科目考獲Level 3或以上的比率高於全港平均數,Level 4或以上則有11科,Level 5或以上也有6科,大學入學率也接近全港平均數。

棄科學入教育界

鄭校長的教書生涯超過34年,驀然回首,原來他以前的志願是做科學家。「因為中三至中五時遇到一個好好的化學老師,令我喜歡上這一科,中六及中七再遇到更好的,更加深我對化學的興趣。」中學畢業後,鄭校長順理成章地入讀香港大學化學系,向科學家的目標進發。

情侶間鬧分手,最常說因了解而分開,這個理由竟然也適用在鄭校長與科學家的緣分。「在大學修讀化學期間,我研究很多課題,寫很多論文,慢慢地我發覺這些研究其實很少可以應用在日常生活當中,大部分在完成後也丟在一旁,沒實際用途。於是我想,窮一生時間做研究,學術知識是提升了,但對於社會似乎貢獻不多。」鄭校長回憶說。

重新再思考前路,鄭校長發現教導人的工作意義更大,因為教書不單可以傳授知識,還可以教年輕人做個好人,大學二年級起,他就打消做科學家的念頭,決定畢業後走上教育路。雖然鄭校長臨時扭軚,但他也不忙補充:「科學研究未必一時三刻能貢獻社會,但可能今日用不着,未來就是靠今日的科研而令社會進步,所以我認為科學家依然是偉大的職業,對社會發展非常重要。」

鄭校長畢業後在英華書院任教,一做16年,在快踏入40歲時,他有感人到中年, 是時候轉換環境,於是申請到劉永生中學做創校校長,接受新挑戰。

與劉永生中學一起度過16個寒暑,見證學校的成長,他最為感動是開校初期,不少學生因成績欠佳無法升讀中四,但後來也各有所成:「當時6班中三爭逐4班中四,即是有兩班學生無奈要離校,他們的成績一定是較為差劣,但後來我發現,這些學生中為數不少也各自進修,例如入讀VTC、中專,繼而升讀證書、文憑及高級文憑課程,不少人最終都順利升讀大學,取得學位資格,雖然路途略為迂迴曲折,最後也走到目的地,我深受感動。」

展望將來,踏實的鄭校長並沒有雄圖壯志,他維持基本大調,以教好學生為目標,他深信,只要做個好人,自然能走出屬於自己的康莊大道。

撰文:鄭志珩

攝影:陳縱宇

[email protected]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