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2年11月2日

區玉輝 商管啟示

【30天免費閱讀】如何建立新一代產業?

在往法蘭克福的客機上,筆者遇到了鄰座的婆婆,言談間知道她既不是旅遊亦不是探親,年紀老邁踏上了移民之路:「孩子們都走了,我獨個兒留下沒意思,和他們團聚後就適應吧?」老一輩隨遇而安,感嘆着年輕人到處追逐機會。

我戴上耳機,手機音樂軟件剛選中了波士頓故人給我留下的一首歌。歌手獨白:「你有你嘅選擇,我繼續我嘅忙碌……」聽着想着,我眼泛淚光,一面回憶一面思考今次移民潮背後產業更替的意義。

百年前的香港產業

最近要編寫香港財團歷史,筆者閱讀了不少冼玉儀教授寫關於開埠的史料。百多年前英國人看中香港的地理優勢,建立殖民地。各路商家摩拳擦掌,政府拍賣地皮,建好貨倉港口,準備大展拳腳。誰不知英國政府繼續通過戰爭謀取利益,迫令中國五口通商。本來香港預料的獨市生意,卻無端要面對廣州、上海等旺地的競爭。剛建起來的小海港又如何與地處大陸的大商埠比肩,生意和資金大量流失,經濟陷入蕭條,剛投資起來的倉庫碼頭無人問津,地價大跌,不少商家甚至破產離開。當年的香港從未有起飛,就已經面對淹沒的局面。

同時間,未想到太平洋彼岸竟然會因為使用了新的淘金方法, 在現稱三藩市的地方發現了金礦,需要大量礦工。而有大量勞工的中國就成為出口地,又因為香港是英國的殖民地,法律取締了奴隸,從香港上船出發的勞工,比較起從其他口岸譬如澳門等地的勞工,都會是符合法律規定,可以自由到美國工作。幾年之間,十多萬人從香港離開,勞工遠渡重洋只得辛勤採礦,舊金山就因他們變得名副其實了。

蓬勃的船運,加上要採購開礦工具及供應礦工生活的消費品,救活了香港,更奠定了它日後的貿易地位,帶來繁榮。之後又有新金山,即溫哥華及澳洲等地的金礦,香港就順理成章憑累積起來的優勢做他們的貿易。當地一些發跡的礦工和他們的後代,因為聯繫的關係,通過香港回鄉,又或經營生意;亦有以香港為基地投資,如永安百貨公司就是澳洲華僑在二十世紀在香港開創,風生水起之後,進軍上海及內地其他大城市,成為當時全國最摩登的百貨公司。

錯失了中英貿易,千里外的機遇,令原本築起的貿易基礎,給當時的香港「執生」地用在另一個維度,竟然天降奇福地開啟了百年的基業,可謂無端端發達。香港後來的工業、服務業而至金融發展,都有由外部機遇配合內部轉化的軌跡。

香港要建起新產業

物轉星移,當九十年代大家浸淫在服務業、地產業及金融業帶來的成功時,沒想到香港就錯過了互聯網及科技在亞洲產業化的發展機遇。雖然本地不乏一些前瞻性的發展,又具有識之士的貢獻,但冷不防由香港支持建起的內地城市,在一兩個十年間就建起了傲視全國、蜚聲國際的科技產業。香港就在自我否定中,直至近年才能在跌盪地建起了初步的科技生態圈。

錯失了過資訊產業的波士頓,可以建成生物科技重鎮(見前文*)。香港從前都錯失過產業,最重要是把握新的機遇。而「一國兩制」、地理、金融、國際連結、基礎研究優勢已是共識甚至老生常談,要點在於利用,更準確應該說要如何利用舊有軌跡開展新的路徑。

我們可以在少數的成功例子中看出點端倪,以盧煜明教授利用液態活檢發明所闖出的新創企業,一方面見證本地的基礎研究可以帶來巨大商機,另一方面亦突出了發展創新的生物科技產業面前有一個巨大的路障。不說不知,大家可能聽過盧教授屢屢獲獎的消息,但不會留意他們興訟頻頻的事情。自從他們的發明申請了專利,開始利用專利發展產業及推出產品,因為產品獲利而專利有價,過去幾年就出現過侵權及專利訴訟。他們剛開始時在本港法院興訟,排期打侵權官司,但好幾位法官都在開庭前決定退出,因為發覺專利案件內容複雜,法官感覺未能處理,到最後第四位法官開庭時,已經累積了千萬元的訟費。他們可說是為後來的專利案件開了先例,讓法庭更能處理專利糾紛,法院能夠釐清專利權,其實促成了生物科技企業能立足香港,此情況就如波士頓政府釐清了對基因重組產業的法規,促成了企業作出投資。

他們在中大最近的演講,更提到與競爭對手史丹福大學科研團隊在美國法院打官司。決定究竟哪一個團隊率先提出該項發明,先提出的就會被判獲得關鍵專利,並取得液體活檢產業的大餅。訴訟歷經幾年,牽涉千萬美元的費用,結果他們最終判勝訴。他笑稱自己的團隊在訴訟時經歷高山低谷,自己亦要負擔部分法律費用,可說是高投入高回報。

可能我們會不喜歡訴訟,以為將專利轉讓出去,收取轉讓費用一勞永逸。其實有價值的專利,才會引起別人垂涎,有價值的專利就是資本,資本可以轉讓、抵押及靈活利用,企業建立於資本之上,而有充足資本的地方才能有生產力。香港以往建立在貿易、金融及地產為主的資本之上,遊戲規則偏向於套戥及價值發現,與知識產權強調的創新解決問題不同,要這個地方補充新的資本,就要玩新的遊戲。有正確的規則才能促成科技為本企業落地生根。

而且,若轉讓本地發明的專利出去,就不會幫助一個地方建立起一個產業。辛辛苦苦培養出的本地科研團隊,營營役役的公帑投入,就為了跨國公司或其他高科技基地作嫁衣裳?轉讓專利的公司會在跨國公司的基地發展產品,培養並加強當地的科研,再提升人家的整體競爭力,只顧轉讓的利益而不以建立產業作思考,有如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盧教授及其他的科創團隊,在成長過程中,正幫助香港建立IP產業鏈,用自身的經歷揭示建立科技產業需要的IP策略、法律操作、配套的政府政策及指標,以至創業團隊協作及必需的犧牲精神。凡此種種,特別是爭取將專利用於本地的創新企業,關涉到如何在舊有的產業基礎上,發展新產業。

波士頓可以在歷史上錯失產業,但因為人才輩出,調整有道,仍然能奮發向上,重新建立新產業。面對厄困的本地,歷史上多次面對產業轉型,今次遊戲規則的改變,是橫亘路上的大障礙,嚇唬了不少人,有些選擇離開,亦有人要開新篇章留下接受挑戰。多少年了,有離開的人亦有回歸的人。

天各一方,相信還會有重遇的一天吧?

*前文:區玉輝 〈錯過一代產業會如何?〉(刊於2022年9月17日)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創業研究中心主任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