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1年12月1日

鄂志寰 神州內外

2022年疫下全球經濟增長新邏輯

2021年全球主要經濟體GDP增長均超過潛在經濟增長水平,呈現統計低基數及寬鬆財政和貨幣政策雙重驅動的基本邏輯。2022年,全球經濟無法擺脫新冠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先進經濟體與新興市場因疫情、疫苗接種和成效差異,而出現經濟增長和通貨膨脹雙重分化格局。

一、2021年全球主要經濟體同步復甦

2021年前3個季度,美國經濟按年增長5.7%,經濟規模超出疫情前約1.4%。第三季度美國增長率同比年率回落至4.9%,環比年率下滑至2.1%。受疫情反覆和部分行業供應鏈緊張的影響,無法滿足經濟重開的需求釋放,汽車生產及銷售、存貨變化和住宅投資反應尤其強烈,並延續至第四季。

考慮到財政刺激及超寬鬆貨幣政策效果,預期全年美國經濟增長達5.5%。

美就業市場續改善

美國就業市場續有改善,10月新增非農職位數目符合預期,增加53.1萬個,且8月、9月份數字均被上調,過去6個月每月平均新增非農職位數目達66.6萬,失業率進一步下降0.2個百分點,至4.6%。目前失業率較疫情前高1.1個百分點,非農職位數目減少420萬個,勞工參與率及就業與人口比率分別低1.7及2.3個百分點,部分勞工市場指標尚未返回疫情前水平,2022年內將繼續趨向充分就業狀況。

另一方面,歐羅區上半年經濟增速較快,受到疫情反覆的影響較預期為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調升2021年歐羅區增長估算0.4個百分點,至5%,而2022年的預測為4.3%,均大大超出歐羅區近年的平均經濟增長。

2021年7月,歐洲中央銀行重檢貨幣政策框架,提出6項要點,稍為提高通脹目標,同時強調對稱性,以應對歐羅區通脹率高企的新環境,為繼續實施超寬鬆貨幣政策提供政策基礎。

二、重新界定2022年全球經濟增長邏輯

2022年全球經濟總體上難以脫離疫情的不確定性,先進經濟體與新興市場可能在疫情及疫苗的差異下,發展出經濟增長和通貨膨脹雙重分化的局面,病毒進一步變異與全球範圍疫苗普及程度和有效性的賽跑,將重新界定2022年全球經濟增長的新邏輯。

通脹走向雙重分化

先進經濟體與新興市場經濟增長和通貨膨脹走向雙重分化。前者的疫苗接種率較高,美國默克和輝瑞藥廠研發可減低新冠重症住院或死亡風險的口服新藥,惟尚未建立群體免疫,重症和死亡個案比率仍然遠高於普通流行感冒。

早前部分歐美國家陸續放開防疫社交距離限制,嘗試以較為寬鬆的方式應對,疫情對經濟和服務業等的打擊力度還需觀察。

主要經濟體寬鬆貨幣和財政政策是全球經濟復甦的重要驅動力,2022年的政策動力可能出現轉折。

美國聯儲局11月會議維持聯邦基金利率於0至0.25厘,宣布於11月中起減少買債,每月縮減100億美元國債及50億美元按揭抵押證券,至2022年6月中將買債規模降至零。從2021年11月至2022年6月中期間,合共買債4200億美元,較未縮減前的8400億美元削減一半,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規模繼續擴張,估計到2022年中增至略高於9萬億美元,較疫情前約4.15萬億美元增加約120%。縮表完成便進入加息周期。美債短期收益率動態反映加息預期,長端收益率升幅小於短端,長短期收益率差距收窄。不過,美國貨幣政策正常化道路漫長,寬鬆貨幣政策環境短期內不會改變。

受到低基數、能源價格上漲、經濟重開和供應瓶頸等因素推動,歐洲主要經濟體通貨膨脹呈現上升壓力,2021年10月歐羅區通脹率同比攀至4.1%,較9月份3.4%明顯加速,創2008年7月以來新高。2022年3月,歐洲央行將按計劃完成其緊急抗疫購債計劃,惟或會延續每月200億歐羅的資產買債計劃,並就兩者銜接作出安排。

2022年,歐羅區通脹率有機會繼續高企,限制歐洲央行貨幣政策寬鬆的空間,因此,該央行在中期內繼續維持現行貨幣政策,以及視乎未來通脹表現,決定加息的時間和幅度。總體來看,歐洲貨幣政策的轉向將滯後於其他主要經濟體,並支持全球貨幣環境保持寬鬆。

三、通脹以及通脹預期主導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走向

供應鏈受阻引發物價升溫的影響時間可能較原本預測更長,加劇通脹預期,促使先進經濟體重新評估其貨幣政策走向。

2021年以來,美國通脹壓力上升,個人消費開支物價及其核心指數9月分別按年上揚4.4%及3.6%,創1991年1月及1991年5月以來新高;10月消費物價及其核心指數按年漲6.2%及4.6%,為1990年11月及1991年8月以來最高,食物、二手車、能源及房屋價格則按年攀升5.3%、26.4%、30%及3.5%,反映供應和交通受阻及就業勞工參與率下降等因素的影響。

目前,市場仍在一定程度上認同聯儲局對通脹升溫屬暫時性的判斷,主要原因是:

(1)通脹升幅集中耐用品、能源和酒店機票價格等,與低基數、在家工作、供應受阻等因素有關;

(2)部分早前價格漲幅較大的項目有所放緩,耐用品價格在過去25年均呈下跌,當供應受阻等問題紓緩後,其價格將返回長期下降通道;

(3)薪酬增幅尚未持續高於生產力和通脹增長,長期通脹預期維持穩定;

(4)自1990年代以來,科技發展、全球化、人口變化和各國央行追求穩定價格目標等推動通脹長期下行,雖然左右通脹因素時有變化,但長期下行趨勢在疫情過後料再次延續。

若美歐通脹維持高企,市場將會關注聯儲局對通脹的判斷是否改變,以及其調整縮減買債和加息時間與步伐的可能性,或會引發外部風險和金融市場新一輪波動。

總括而言,2022年,在全球範圍內新冠疫情衝擊會持續,而疫苗接種率提高和藥物研發取得突破,疫情反覆對全球經濟復甦的影響有待觀察,寬鬆貨幣政策常態化不會顯著改變低息和流動性充裕的狀況,為全球經濟帶來支持。

作者為中銀香港首席經濟學家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