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2年3月30日

鄂志寰 神州內外

中國經濟外部挑戰與宏觀政策選擇

進入2022年以來,中國經濟增長面臨多重外部挑戰,疫情發展和抗疫措施差距持續加劇全球經濟增長分化,驟然出現並趨向曠日持久的俄烏衝突導致全球經濟面臨的風險因素顯著上升。為達到《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2022年經濟增長5.5%左右的目標,穩增長並保持就業優先,需要進一步增強宏觀政策支持力度,提升對內地經濟增長的信心和預期。

一、全球經濟持續分化

在俄烏衝突爆發之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把2022年全球經濟增長從2021年的5.9%下調到4.4%,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率從5.6%下降到4%,歐羅區由5.2%下調至3.9%,全球主要經濟體增長勢頭分化加劇。

從目前情況看,俄烏衝突首先打擊歐洲主要成員國,導致歐羅區經濟增長面臨多重困難和不利挑戰,區域經濟增長率可能繼續下調。2022年美國經濟增長率可能降到4%上下,但仍然高於其過去10年的平均水平,也顯著高於趨勢增長率。

自2021年下半年起,中國經濟開始減速,2022年持續面臨下行壓力,年度經濟增長目標設定在5.5%左右,接近市場主流預期的上限,體現出一定的進取性,也與2035年經濟規模GDP翻一番的長期目標保持了一定程度的連續性。

中國經濟與美國經濟處於不同的增長周期,可能呈現明顯的宏觀政策差異,其綜合影響需要進行具體評估。

二、主要經濟體宏觀經濟政策開始轉向

經濟增長分化加大各國宏觀政策走向的差異。美國聯儲局宣布聯邦基金利率上調0.25厘,但實際利率仍然處於歷史性低水平,不會對金融市場產生嚴重衝擊。與此同時,全球金融市場對美國聯儲局加息有充分的預期,聯儲局不斷向市場傳遞擴張性貨幣政策即將退出的訊息,引導市場預期。

聯儲局或加快緊縮行動

從一個較長的時間段來判斷,這次加息是一系列緊縮行動的開始,意味着轉折點的到來。美國聯儲局公布的點陣圖顯示,市場普遍預期今年會有7次以上的加息,到2023年,聯邦基金利率會達到2.8厘,2024年利率水平將超出長期政策利率區間。

長期以來,美國聯儲局的貨幣政策取向主要看國內經濟數據,完全不考慮其國際溢出效應。目前美國面臨嚴重的通脹壓力,個人消費者開支平減指數(PCE)升4.3%,未來兩年通脹水平將顯著超過目標區間,核心通脹率亦呈現同樣的趨勢。通脹長期上行是加息的重要基礎。市場亦擔心通脹與經濟停滯疊加,面臨滯脹風險。從勞動力市場的情況看,失業率今年年底會達到3.5%,接近充分就業,可能形成薪金上升加劇通脹壓力的新循環。因此,通脹和就業這兩個主要指標都支持聯儲局進一步加快寬鬆政策退出的進程。

三、俄烏衝突仍存在很大不確定性

俄烏衝突直接影響大宗商品市場的價格走勢,並在全球金融市場引發了避險情緒的擾動。

過去幾年,俄羅斯陸續減持外滙儲備中的美國國債,並在進口商品計價貨幣方面推行去美元化,出口商品計價仍然以美元為主,以平衡美元需求。

俄烏衝突導致次生災害陸續有來。美國及歐洲國家對俄羅斯實施新一輪金融和經濟制裁,限制俄羅斯使用外滙儲備,並將部分俄羅斯銀行排除在SWIFT系統之外,客觀上造成了相關國家對美元信心的動搖,可能意味着國際貨幣體系的變革迎來一個新的契機,有利於去美元化,推進儲備多元化進程。

四、經濟政策注重平衡短期影響和結構性改革

中國的宏觀政策選項是在全球宏觀政策調整的大背景下進行,在短期內,三大外圍因素對中國經濟挑戰大於機遇,需要妥善謹慎應對。

從外部環境看,需要關注美國貨幣政策調整的影響。中美兩國經濟增長周期差異,決定了宏觀政策走勢的分化,聯儲局加息導致中美利差的動態變化,對人民幣滙率帶來一定的影響。

提升財策效能帶動投資

從中國經濟增長面臨的內部壓力來看,實現5.5%需要付出艱辛努力。去年三季度、四季度中國經濟持續減速,今年一季度經濟減速趨勢尚未得到根本性的扭轉。從全年看,實現增長目標需要加大宏觀經濟政策的配合和支持。

首先,繼續加強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提升財政政策效能,進一步帶動有效投資,超前開展基建投資,以撬動民間投資,為穩增長提供重要支柱。貨幣政策保持穩健及靈活適度,加大跨周期調節力度,發揮貨幣政策工具的總量和結構雙重功能,注重精準發力、靠前發力,滿足實體經濟合理有效融資需求,着力加大對小微企業、科技創新和綠色發展等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金融支持。今年內地經濟增速大概率呈現前低後穩的態勢。

其次,在內外部環境更趨複雜的情況下,推進結構性改革政策應強調流程管理和次生風險控制。長期結構性改革是實現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永遠不會出現一個完美的時機,因此,當前在推進結構性改革政策中尤其應當注重節奏,控制風險,使其發揮應有的作用。

一方面,應加強對相關政策預期的管理。職能部門在推出結構性政策時,包括要素市場的改革,應該進行沙盤推演,充分考慮行業性的措施對金融市場的影響,考慮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對政策解讀各自不同的角度,用市場聽得懂的語言,和市場主體充分溝通。

另一方面,應加強相關職能部門之間的配合。例如對部分互聯網平台的規範化管理與金融管理部門間的配合,有進一步提升的空間。

作者為中銀香港首席經濟學家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