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2月20日

凌劍豪 信訪報

中國造島壞了東盟互信 專訪菲大迪里曼分校Aileen Baviera教授

日前,美國總統奧巴馬與東盟成員國領袖在加州舉行一連兩日的峰會。這場被國際媒體視為「歷史性」的會議在本地媒體沒有太大的回響,會後的聯合公告似乎也是舊調重彈。究竟這次峰會對於美國及東盟有什麼得着,中國─東盟─美國三大勢力在東南亞的角力又如何影響東盟發展,《信報》專訪菲律賓大學迪里曼分校教授Aileen Baviera分享她的觀察。

Baviera表示,這次峰會之所以受國際社會關注,除了因為這次是2013年美國東盟雙方建立年度峰會機制後首次在美國本土舉行有關會議,亦是去年雙方確立戰略夥伴(Strategic Partnership)後的首個峰會,足證美國希望與東盟建立更緊密合作關係的決心。Baviera指出,這次峰會涵蓋的範圍除了備受關注的南海爭議外,美國亦希望藉這次峰會與東盟探討經濟合作等事宜,特別是有關吸納東盟國家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

另一方面,東盟近年的整合步伐迅速,例如確立東盟共同體(ASEAN Community)等,因此東盟也希望藉這次峰會進一步建立自身在國際社會及對美關係的形象。

中美交織出區內新格局

有評論指這次峰會成果不甚顯著,在南海議題上似是舊調重彈,Baviera就指出這次峰會的重點,在於確立及重申雙方對區域政經合作及爭議的共同準則及願景;而美國及東盟領袖均要將上述的準則化為實際政策及行動計劃,方能取得長足進展。Baviera直言這些措施一直在進行,但亦須要考慮實際情況的限制,因此難以一蹴即至。

近年東盟發展一日千里,由以往冷戰時代單純的反共國際組織到今天建立起自由貿易區及東盟共同體,成果有目共睹。Baviera指出,近年東南亞的區域整合迅速,例如共同體建立計劃、簽訂《東盟憲章》(ASEAN Charter)及多項政治及經濟藍圖,均印證東南亞區域政治的變化。她表示東盟國家領袖與其他領袖無異,其外交政策往往是內政及社會對於自身定位的延伸,並力求在經濟及安全範疇上維持以至擴大國家利益。

另一方面,東南亞亦是中美兩國國際政治角力的戰場之一,美國「重返亞太」與中國多個區域合作的鴻圖,交織出東南亞政治新格局,也自然是東南亞國際關係格局及東盟政治發展另一大要素。

提到中美關係對於東南亞格局的影響,自然要觸及兩國近年的外交大戰略︰TPP及「一帶一路」。Baviera表示她不是TPP的專家,因此難以從經濟角度分析TPP對東盟的實質影響。但她同時指出,從宏觀戰略角度出發,東盟國家一直希望鞏固美國在東亞的經濟投放,因此總體而言東盟國家對於TPP持歡迎態度。不過,東盟一直都有着自身區域的經濟合作藍圖及框架,通稱RCEP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就是一例。TPP與RCEP的關係是並存、合作還是相互競爭,將影響東盟國家對於TPP的取態。

暫時無望和平解決爭議

對於中國的亞投行及「一帶一路」,Baviera也作出類似分析。她指出,東盟一直力求與區外國家及組織建立良好合作關係,而非單方面押注到任何一邊,這些是東盟整合及發展的核心價值及定位。因此,在亞投行籌備時期,東盟各國均表示支持及參與其中,畢竟亞投行主打基建投資,這對於東南亞國家發展而言有一定的吸引力。至於「一帶一路」,Baviera表示現階段東盟國家如菲律賓難以從「一帶一路」框架中找到比較實在的政策及計劃,因而只觀望態度而非積極參與。

事實上,Baviera直言東盟國家關注中國近年的進取發展,區域安全問題及爭議導致雙方未能建立互信,加上中美以至中日關係有進一步惡化的可能等,都是東盟國家參與這些區域合作組織以至區域經濟發展的考慮因素。

南海問題一直是窒礙中國與東南亞國家合作的一大癥結,已故國際政治學家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更預言中美之戰的主因將繫於中國及越南在南海的矛盾,因此能否和平解決爭議不僅是區域問題,也是全球安全的一環。對此,Baviera表明短期內要涉事各方和平解決爭議似乎並不可能,原因是各方對於南海狀況並無一定共識,甚至在東盟國家之間對如何解決問題的想法也有一定差異。Baviera指出,東盟多年來一直尋求以合作模式處理南海問題,但似乎成效不彰。因此,Baviera表示菲國早前向海牙常設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入稟尋求國際仲裁解決事件,其中一個目的正是打破現時僵持不下的局面。

Baviera指出,中國近年在南海問題上取態亦改變了東盟國家對中國以至南海問題的觀感。她表示在鄧小平年代,東盟國家一直相信和平解決似是南海問題的出路,因此政策的底線往往是相互尊重彼此不同立場,可以擱置爭議以求在不同領域繼續合作。而在近年中國崛起及單方面的南海行為如建人工島等,改變了東盟國家對中國的觀感,認為東盟不再可能擱置問題不顧以求與中國合作,反而要認真回應「東盟─中國」關係中的核心問題如主權爭議及難以建立互信等;中國單方面在南海建島亦令其他外部勢力,包括日本及印度關注東南亞局勢改變,更為複雜的區域形勢於是改變了東南亞國家與中國關係的底線,尤其是中國不諱言新建的人工島嶼可作軍事用途更令局勢更為緊張,足證中國過分進取的外交政策對南海問題及「中國─東盟」合作產生了一定反效果。

受訪者:Aileen Baviera_菲律賓大學迪里曼分校教授

採訪、撰稿:凌劍豪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