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10月7日

劉偉霖 藝文評論

換血之謎

香港大學再度邀請塔克斯四重奏(Takacs Quartet)來港,在9月21及22日演出全套巴托弦樂四重奏。他們20年前在Decca的錄音是著名版本,也是此團替換第一小提琴手及中提琴手後的一張亮麗成績表。

這團1975年於匈牙利成立,1990年代初第一小提琴Gabor Takacs-Nagy及中提琴Gabor Ormai離團,換上兩位英國人:Edward Dusinberre及Roger Tapping。經過數年磨合,巴托全集證實了換血成功,之後推出貝多芬全集,是更上層樓的證明,在於精益求精,細節巨細無遺,技術精準卻又敢於冒險。

然後Tapping離團,換上三藩市交響樂團的前中提琴首席Geraldine Walther,至今已10多年。今次來港的陣容也較上次少了第二小提琴Karoly Schranz,Harumi Rhodes在2018年5月加入,如今創團成員只剩大提琴Andras Fejer。

我對塔克斯四重奏這次的巴托,感到非常失望。第一個原因是珠玉在前,去年6月在橫濱看過迪奧提瑪四重奏(Quatuor Diotima)的巴托全集。第二個原因是期望太大,料不到會和理想差那麼遠,第三個原因是在巴托這塊試金石下,令我覺得塔克斯就算換血,也避不過衰老的命運。

難敵腐朽

先正面地看,假如你對這套作品陌生,只求一試,這次演奏能一洗對巴托艱澀之錯覺。可能是聽足全套能得到全貌,在巴托的全套情感中,總有一兩種對口味。反而配搭其他作曲家,單一首巴托往往令觀眾無所適從,如入迷霧的反應,我在現場見過不少次。

以全體的演繹來看,他們保留到應有的速度,令樂曲的「形」不被扭曲。問題是「神」不復在,拉得小心翼翼、音量反差低、弓法只求順手,令intensity甚為不足。就算香港樂迷未聽過迪奧提瑪的巴托全集,香港其實也領教過頂尖的巴托演奏,耶路撒冷四重奏2015年在香港演奏過第四首。

Harumi Rhodes加入不久,塔克斯照樣演奏全套巴托,本已令人有慮,但其實是舊成員散發出腐朽的跡象。有些人會在意Andras Fejer外觀上的老態,但對我來說,最大的老態其實是在中提琴Geraldine Walther的演奏,假如拉古典派或浪漫派四重奏曲目尚可,但她現在沒有拉獨奏的意識或水平,令這個巴托「結構」中層不穩。

我覺得最難辭其咎是Dusinberre,創團成員只剩一個之下,他已是此團的舵手。就連他自己的第一小提琴部分,也是不夠認真,不重視發音質素,與迪奧提瑪的趙雲鵬或者耶路撒冷的Alexander Pavlovsky有級數之別。

於我來說,現在塔克斯的巴托是昔日餘暉,爛船三斤釘。我預計Fejer或Walther退休後,此刻五十出頭的Dusinberre還是會找人替補,直至自己夠鐘退休。見到Dusinberre本人及他領導的塔克斯如此境況,令我想起東京四重奏在最後兩位日籍成員退休後解散,即使後期加入的Martin Beaver及Clive Greensmith仍然當打。我相信一隊弦樂四重奏有其命數,換血不能抵擋衰老,隨時變成殭屍。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