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4月16日

戴耀廷 法治人

一國兩制、自決與港獨

最近多個新的政治組織成立,皆以年輕一代為骨幹,均提出以前絕少會有港人支持的訴求——自決與港獨。兩者雖然都是針對香港在2047年後的政治前途而提出,但之間有很大分別。不過,從北京政府的角度去看,兩者同樣大逆不道。

自決是說港人已主觀地孕育了一種相當強的身份認同,自覺是一個獨特的人類群體,是有別於世界上所有其他人類群體,包括在中國大陸的人類群體,並擁有自治的能力,故享有國際法上賦予「人民」的自決權。自決權是「人民」透過一種程序平等和共同地決定此人類群體的政治地位、經濟、社會和文化發展;自決也是一項持續的權利,故會同時要求有民主管治。

自決權多是以「公投」來實行,而「公投」的選項可以包括獨立;獨立不是自決的必然選擇,因為一個人類群體若能享有足夠程度的自治權力,也能實踐自決的。換句話說,支持自決的人認為惟有透過自決才有機會實現真正的自治。港獨所要求的是一個獨立主權國的政治地位,要求的重點是一個結果而不止於一個程序。當然,支持港獨的也可能支持以自決和「公投」方式去實現獨立,但也有一些人可能贊成以暴力革命方式去達到獨立。

在這裏我不是要倡導自治或港獨,也不去判斷它們的可行性,而是在搞清楚它們之間的分別後,嘗試分析為什麼這兩種訴求會在此時此地的香港出現,以及它們在香港的未來發展。

自決與港獨能演變成為社會內起碼一些人認為要爭取的目標,真正是始於8.31決定、雨傘運動佔領、否決「袋住先」方案之後。原因很明顯,港人一直以來都是爭取在「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的框架下實現真普選。其實,有了真普選選特首,不單能全面落實真正的自治,即使沒有進行「公投」的程序,亦可以實質地實現自決,因為真普選已給港人真正的機會共同決定誰來當大家的政治領袖, 我們就能有一位可以真正代表大家的人,去與中央政府談判香港的前途。

8.31決定已表明北京政府沒有任何意願讓港人有真普選,而雨傘運動又未能迫使北京政府改變立場,而否決「袋住先」方案亦只能令普選問題懸而未決,並不能改變北京政府的基本立場。因此,到了這個時候,不少港人已對「一國兩制」與《基本法》失去耐性和信心,認為不能再透過「一國兩制」與《基本法》達到真普選;沒有真普選,也不會有真正的自治,故希望爭取真正自治的,就只能走向自決之路。對中國徹底失望的一群便更進一步,要求的不只是自決,而是獨立,無論以「公投」自決或是透過革命去達成目標。

觀乎這個發展,我們可想像,一天北京政府不改變對普選的立場,就會有愈多港人走向自決之路。即使有些人開始時仍希望能在「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的框架下,爭取真普選以至真正的自治,但因前路已明顯不通,他們再難說服自己及他人繼續相信「一國兩制」與《基本法》。那麼他們除非已放棄真普選和真正自治的理想和要求,不然可預見他們只能一步步地走向自決之路。面對這種發展趨勢,北京政府可能以為只要更堅定地守住8.31決定所設下的普選底線,再大力打壓所有在港有關自決與港獨的訴求,便可以令大部分務實的港人面對現實,或是接受中國式的普選,或是放棄繼續爭取真普選,那麼一切都會在她的掌控中了。

不過,我相信事實可能剛好相反,北京政府愈想壓下自決或港獨的聲音,愈會令更多人擁抱自決甚或港獨。最差的情況是,年輕一代甚至不會要求由「公投」自決,去決定香港的政治前途,而是索性脫離中國爭取獨立。可能不會有很多人直接以行動推動港獨,但只要有一些激進分子採取更廣泛的暴力,甚至以恐怖活動向北京政府施壓,那麼香港的前景只會更差。當然,這必會惹來北京政府更大的打壓,而這只會令香港陷進暴力的惡性循環之中。

明白自決與港獨出現的背景,便可知道時間已經不多了。或許現在還來得及,只要北京政府能真誠與確實地承諾港人在何年何月、以什麼具體方式落實真普選,那還是有機會及時煞停港人走向自決之路,也令港獨不會再得養分,成為難以逆轉之勢。

戴耀廷_法治人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