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5月15日

麥寶龍 解牛集

全球創科指數摸到香港軟肋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日前表示,「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快將出台。其中一個政策重點,是打造大灣區成為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香港可以發揮科研及創新中心的優勢。香港在科研和創新方面,究竟當下處於一種什麼狀況?我們需要充分了解,才能為未來的發展作出實務的政策安排,抵達理想目標,而非淪為空談。

由美國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WIPO)合編的全球創科指數(The Global Innovation Index.GII),根據區域創新能力建構了四個輸入量和兩個輸出成果的21個分項指標,對全球138個國家或地區的創新現狀進行系統性及客觀的比較。

四個輸入量包括為︰一、制度;二、人力資本和研究;三、基礎設施;四、市場完善度。而兩個輸出量則是︰一、知識與科技輸出(如知識創造、知識影響、知識推廣);二、創新輸出(如創新無形資產、創新商品和服務、在線的創造性.Online Creativity)。換言之,透過科研的資源投入與成果輸出,來評價138個國家或地區在創新領域的表現。

據資料顯示,香港在全球創科指數的整體排名2015年為第11位,2016年下跌至第14位,2017年更降至第16位,出現下降趨勢。這個整體排名是四個輸入量和兩個輸出量的綜合考量結果。經仔細閱讀指數中的輸入及輸出部分,筆者觀察到一些值得讀者關注的重點。

成果欠佳值得反思

在上述3年,香港在創科輸入量指數排名分別為2015年的第4位,2016年為第2位,和2017年的第8位,反映香港在制度、基礎設施、市場完善和商業環境等方面,有相當良好的基礎。可是在輸出方面,則表現平平。在2015年的輸出成果排名為第19位,至於2016和2017兩年,只能名列25,跌出20名之外,反映資源投入與輸出結果並不成比例,準確摸到香港科研創新現狀的軟肋。

事實上,據2017年的指數報告,在分項調查中香港多個輸入量的分項表現都位居前列,如制度排名第4,基礎建設更排名第2,可惜知識和技術輸出卻排名30,明顯在整體創新的發展過程中,存在着被拖後腿的情況。

報告提及,香港輸入方面的質量良好,在市場完善度上香港能夠有效保障小數股東權益(Minority Interest),反映香港特區的法制,仍予外界相當強的信心;然而,缺點方面是教育的投入並不足夠。這番批評,的確如實反映了香港在科研創新方面的情況。

近年,科學(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數學(Mathematics)四方面,即所謂的「STEM」,在政策上才得到更多重視。筆者認為,政府政策的鼓勵和前瞻性作用有點「滯後」。譬如,去年底公布的智慧城市藍圖,擬將香港構建成世界領先智慧城市,當中的第5代流動通訊,計劃到2020年完成,然而,歐美國家的目標日期為2019,委實令本港業界感到焦慮。

筆者以2017年和2018年迄今,政府在稅務條例修訂上的情況,觀察到在科技創新方面,政府政策顯得不足之處,也許多少可以說明香港在全球創新指數上,資源輸入與輸出成果不成比例的原因點滴。

稅務修例多涉金融

以今年4月27日刊憲的《2018年稅務條例(修訂附表16)公告》為例,該修例鼓勵離岸風險投資基金參與政府2017年成立的「創科創投基金」。在未經修訂的稅例下,離岸風險投資基金投資於香港以外地方,其利潤毋須繳稅,獲得豁免,但若基金參與本地的投資,則可引致在香港及香港以外地方的全部投資利潤,成為應課稅利潤。政府如今修訂稅例,釋除離岸基金的疑慮。但此稅例的修訂,實質與金融投資相關。

另一條稅例修訂,是於今年3月29日刊憲的《2018年稅務(修訂)(第2號)條例》,以落實2017-18年度《財政預算案》中,把利得稅豁免範圍擴大至涵蓋以私人形式發售、並在香港進行中央管理和控制的開放式基金型公司。修例的目的,是為了向基金業提供更便利的稅務環境,讓這些開放式基金型公司,與離岸的同類基金一樣,可享有利得稅豁免,吸引更多開放式基金型公司來港註冊,從而帶動對整個基金服務鏈的需求。此修訂也是與金融業相關的。

無形交易扣稅非新方案

再看2017年3月10日刊憲的《2017年稅務(修訂)(第2號)條例草案》,目前已成為法例。該稅務條例的修訂,目的是給予合資格飛機出租商,以及合資格飛機租賃管理商利得稅寬減。說到底,此稅務條例修訂,也是關乎金融業務。

明顯地,關於金融和金融相關的稅務條例修訂,較科研發展本身為多。至於關於科研和科技的稅則修訂,見於今年4月20日刊憲的《2018年稅務(修訂)(第3號)條例草案》,對於企業進行合資格研發活動的開支,提供額外稅務扣減,以鼓勵更多企業在香港進行研發活動。

政府表示,若《條例草案》獲立法會通過,企業的本地研發開支可享有額外的稅務扣減。符合資格的首200萬元研發開支,可獲300%稅務扣減,餘額亦有200%扣減;額外扣稅金額亦不設上限。這是直接對研發開支的稅務修訂。

反避稅原則須添彈性

另一條跟科研與科技相關聯的稅務條例修訂,《2018年稅務(修訂)(第2號)條例草案》見於今年3月23日刊憲。技術上這條例修訂,就無形資產的交易得到扣稅,並非新方案。其實早於2011至12年就無形資產的交易得到扣稅,已修訂並涵蓋:一、專利;二、工業知識;三、版權;四、註冊外觀設計;五、註冊商標。到今年3月23日的修訂,目的在把購買知識產權的資本開支的利得稅扣稅範圍,由上述的五類知識產權,增至8類。新增的3類知識產權,是關乎集成電路的布圖設計(拓樸圖)、植物品種和表演的權利。這條例的修訂,本意跟科技與創新相關。無可否認,過去兩年的稅務條例修訂,與金融相關的佔了大部分,跟科研創新相關的,相對較少,明顯失卻平衡。

值得一提,立法會議員吳永嘉於3月21日檢討《稅務條例》有關第39E條租賃機械及工業裝置的資本開支和第16EC條指明知識產權的購買開支,向政府作出兩項提問。事實上,工業界多年來建議政府修訂《稅務條例》第39E及16EC條,令廠商可就其境外生產工序中使用的機器、設備和知識產權申領免稅額。

然而,政府一直加以拒絕,理由是該建議可能被視為鼓勵廠商透過轉讓定價安排轉移公司利潤。吳永嘉提出,香港納稅人擁有機械人和機器或無形資產的產權,供境外企業(第三方)使用,而喪失稅務折舊和扣減,他希望政府能夠作出修例。

的確,現今的生產模式,並不是由自己一方可獨力製成。以項目研發為例,往往不容易獨力完成,而需要跨地區合作。就像目前的生產價值鏈一樣,需要分工。從商業實務角度而言,企業會否為了取得香港部分的稅務寬減,而放棄整體性的業務開拓,把所有進行研發創新的環節,悉數搬到香港進行?把分工的優勢效果完全放棄,實在不智。筆者希望政府可以重新思量,「反避稅的原則」加入一些彈性考慮元素。

政府預計本港到2022年科研開支,可望達到GDP的1.5%,持續加強對科研創新的資源投入,發展方向正確。總括來說,但如果能夠在稅務上作出一些支援,加入一些政策彈性,相信有助改善在創科上輸入與輸出成果不匹配的發展紕漏。

本文由科大商學院傳訊部筆錄,麥寶龍博士口述及整理定稿

作者為香港科大商學院會計學系高級講師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