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6月24日

鞠白玉 藝文評論

柔情史

《柔情史》,是女導演楊明明自編自導並且親自上陣出演的一對母女相愛相殺的故事,她飾演片中的女兒,一個迷茫不得志的編劇;一直為婁燁電影擔任製作人的耐安,則出演了正走向暮年的脆弱得不堪一擊的母親。

楊明明和耐安不是職業演員,但卻是最了解電影的人,在片中,電影學院的教授張獻民客串了楊明明的年長男友,他是寬容且世故的,最終還是被恐婚的女編劇放棄。3位職業電影人的非職業表演,給這部電影附加了更多獨立電影的色調。

故事的場景多數在北京的平民工胡同裏逼仄的空間裏,她們過着平凡瑣碎的日子,毫無經濟和親情上的依傍,錯過了買房的黃金期,不得不租住這個逢雨必漏的小屋,她們相依為命又互相厭棄,她們互相鼓勵對方能靠寫作為生活謀出一條新的出路,至少寫作意味着這平凡生活裏有一種形而上的可能,另一方面又要時刻盤算着年邁的祖父是否會將她們的姓名寫在遺囑上──北京的一套破舊平房的價格完全有可能換來現世安穩,那意味着她們再也不用漂泊。

近乎紀錄片鏡頭語言

現實和夢想,滿心希冀和恐懼在這對母女的生活中反覆,楊明明用平實細碎的對白展現了一段窘迫的尋常的家庭關係,它平凡得如鄰人,如自己,又真實得千瘡百孔,看着觸目驚心。

家庭關係是一個閉環式的題材,有成千上萬種銀幕手法,但楊明明用近乎紀錄片的鏡頭語言呈現,母女二人乏味的飲食起居,互相惦記、索取、抱怨、責駡,但出人意料地保護和支持彼此的寫作才華;女兒缺乏保養的皮膚,母親黯淡無光的眼神,大齡未嫁的女兒不相信情感和婚姻,而喪夫多年的母親用一種近乎幼稚的方式企圖再相信一次愛情。

親情有多沉,少有創作人願意直面, 那些被讚美的親情裏往往真實的一面是泥沙俱下,並且它連契約也不是,損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多想活出自己的女性,也得同時作為母親和女兒承擔着親情的互害,那是無解甚至是毋須原諒的,這對母女用了最惡毒的方式攻擊對方,轉身她們又馬上明白,無法擺脫,必須釋然。

母親和女兒的黃金期彷彿只在孩子的童年,黃金期過去,就是兩個成人女性的關係,一個為對方犧牲了年華的女性,帶着不安和憤怒看着另一個女性如何成長和走一條與自己毫無關係的路。如何與母親相處,為何相處得艱難,除了代際的原因,還有太多複雜的人性原因,她是你生命生活裏最不可替代的人,你對她的愛毫無疑問毫無保留,到底是什麼令這兩個女人的關係變得微妙、尷尬、難以言說?和其他導演一樣,楊明明也無法給出答案,但是她和母親逛街時在胡同裏迷路,最後搭上一輛夜班公車,前路漫漫,總會回家,總有殘酷,總有柔情。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