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2年7月19日

邵善波

一國兩制的新戰略論述

在香港的疫情仍然相當嚴重的情況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連兩日訪問香港,並在第六屆政府的就職典禮上,發表了重要講話。香港的不少群組,尤其是特區政府,都組織了學習及研討活動,對這講話提出了很多觀感及認知,對於社會凝聚對香港前景的認識與共識,有很大的作用,對於新一屆政府的施政,也指出了明確的方向及重點。我在這裏想談一個更加根本的問題,就是我對「一國兩制」的戰略思維的變化,及其前景的新理解。用另一個說法,是「一國兩制」的「50年不能變,50年後也不需要變」的問題。我認為這是這次習主席講話中,最重要、最需要留意及深切了解的一點。

習主席這次講話的這個重點,就是「一國兩制」的戰略思維,間接回應了一些人對「2047年」的疑問,不少權威人士也已作出這點評。主席在這次講話中並沒有用上這方面的數字,無論是「1997」,「2047」,還是「50年」,但他強調「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證明是成功的,對國家及香港都是好的,是個「好制度」,「沒有任何理由改變,必須長期堅持」。「一國兩制」是民族偉大復興十多個方略之中的一個,是民族偉大復興這工程中不可缺少的一個動力。這是從實質上回應了「2049年」是否是「一國兩制」在香港的終結期的懷疑與顧慮。

統一台灣後 也要有兩制

以往國家以「50年不變」的保證,解決了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問題出現時,一些香港人及外人對前景的疑慮,但這舉措也留下了一條尾巴,引起不少人對50年後、即2047年時,香港的「一國兩制」是否會變這疑問及顧慮。雖然國家領導人,從鄧小平到現在的領導,都曾經在不同場合多次表示「50年是不能變,50年後也不需要變」;「50年」只是一個「形象」的說法;一個「哲學概念」等,但看來這都未能根本性解決一些人的擔心。這次習主席就這問題作出了一個明確、堅定、清楚的說法,為這問題定了調,從此以後,「50年」、「2047」都不應該再是一個標記。如仍然對「一國兩制」的實踐有疑問或顧慮,或質疑會作某種變化,都應該圍繞「一國兩制」的具體實踐、執行上出現的具體情況,不應再涉及什麼「期限」,日子的考慮。

這問題出現的背景,是中央提出以「一國兩制」解決香港九七年後的安排時,很多人認為這只是個策略性、功利性,及暫時性的做法。不少人以為「一國兩制」有幾種性質。包括實用性:北京要利用香港的經濟優勢,支援及補助大陸的改革開放政策、經濟發展;現實性:香港長期受英國管治,十多年的過渡期必須取得後者的合作,同時要爭取大部分香港市民的支持;暫時性:既然是中國內地的經濟及社會發展需求所致,一旦國家的經濟發展至某一階段,這項政策就會失去其功效,也會終止。應該承認這是當時及至現在不少人的認知,而這些說法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西方國家,主要是美英,因應近幾年香港發生的一些情況,也有人提出「一國兩制」在香港的落實已失去其原來的意義及作用。他們認為,中國40多年前提出的「一國兩制」,是為了爭取英國及香港人的認同、合作及配合,也是作為統一台灣的一個示範及宣傳,也有爭取西方對中國恢復在香港行使主權的接受和支持,協助維持香港的繁榮穩定的目的。在這些人看來,現在台灣和平統一已無望,中國只會以武力統一台灣,加上「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表現,特別是過去這幾年的變化,「一國兩制」對台灣已經完全失去說服力及吸引力。

此外,中國與美國及西方國家關係目前的惡劣狀態,他們認為中國再不需要向美國及西方展示任何善意,故此他們認為中國已完全再沒有任何動機及誘因,在香港落實他們的「一國兩制」。

對於這些說法及論述,我們也應承認,在內地有不少人有相似的看法。他們認為香港回歸後的經濟發展表現令人失望,香港的經濟總量已被內地的一些發達省市大大超前,其重要性在國家的整體經濟中,由佔20%有多下降到幾個百分點,已變成微不足道。香港對國家的經濟發展,包括對改革開放的參考及推動作用,因應國家近20多年高速發展,已大不如前。50年不變的承諾在到期後,已毋須延續。特別是香港近年不斷為國家及內地製造麻煩,甚至出現危害國家安全的情況。這些看法,特別是在一些知識分子群組內並不少見,香港也有一些人持同樣的看法,這些情緒不能輕視。習主席的這次講話,直接回應了這些說法。

事實上,「一國兩制」這政策原來是針對台灣而提出的,而台灣問題遠遠還未獲得解決,中央沒有理由放棄以「一國兩制」作為台灣統一後的安排。近期兩岸關係緊張,加上美方不斷的挑釁,海峽的和平情況受到挑戰,以武力統一台灣的聲音不斷加強。一些人認為,如中國被迫以武力統一台灣,則統一後再不需要維持台灣的「一制」,去安撫台灣人。這種思維仍然將「一國兩制」這大政,只作為一種爭取人心的功利手段,忽視了習主席對這問題的態度,已將「一國兩制」的施行,提升到國家長期發展、民族復興大業這層次上。

況且,國家也沒有放棄以和平作為統一台灣的主要手段。就在3年多前,習主席還提出要研究「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及與台灣方面進行政治協商的方法。我認為就算我們被迫以非和平手段達到台灣的統一,國家也會在台灣落實一套有台灣特色的「一國兩制」方案。

我理解「一國兩制」的做法,基本是延續原來中央長期以來對港澳問題的戰略思維,即「長期打算、充分利用」,雖然有人認為這原則在九七年後已不適用。「一國兩制」在今日「百年未見的大變局」中,早已不是一個短期的權宜、功利的計謀。而是在面對全球國際關係出現根本性的大變中,在國家落實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一漫長的發展過程中,維持香港、澳門、台灣原有的經濟、社會制度,生活方式,作為國家的一個緩衝區、補充區、試驗區、學習區,有其特殊的意義及作用,對國家和當地的人民,都是有利的。

願將黃鶴翅 一借飛雲空

習主席在其講話的結語中,其實對「一國兩制」在國家長遠發展上的地位這解讀,已提出非常直接的說法。他說:「願將黃鶴翅,一借飛雲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已經進入不可逆轉的歷史進程。推進「一國兩制」在香港的成功實踐是這一歷史進程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堅信,有偉大祖國的堅定支持,有「一國兩制」方針的堅實保障,在實現我國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的新征程上,香港一定能夠創造更大輝煌,一定能夠同祖國人民一道共享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榮光!」要讓「一國兩制」準確地,長遠地在香港落實執行,是當代香港人對國家的一個重要的歷史性任務。

新範式基金會總裁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