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7月10日

邵家臻 專業議政

一些慘過坐監的人和事

讀《陳健民獄中書簡》,有種春蠶吐絲的艱辛。例如他說自己被囚的326天是一種忠誠受苦;例如他記述我第一天坐牢就上吐下瀉,心跳失靈,要打針食藥做心電圖檢查,後來甚至要轉入羈留病房做通波仔手術。對此,他竟然感謝我忠於運動、忠於自己;例如他以Hannah Arendt的丈夫Heinrich Blucher的一句說話:「悲觀是懦弱,但樂觀卻是愚蠢」(Pessimists are cowards and optimists are fools),借他活在德國納粹時期,要流亡海外來提醒活在一個不用眨眼的當下的生存之道。又例如它有篇文章叫〈香港人慘過坐監〉,說就算間房翳熱難眠,吃不下嚥,也好過活在荒謬的香港,因為至少獄中倒有個喘息空間。

坐過監的人對「慘過坐監」四個字特別敏感。畢竟坐監不是「窮富翁大作戰」體驗活動,也不是一個譬喻,而是一種很淪落的生活狀態,要活得「慘過坐監」,究竟是種怎樣的折磨。

人人頭上何止一把刀?

上個月,我們還可以說這些荒謬是遙遠的事,但國安法實施後,只有白癡才相信只影響一小撮人。國安法下,人人頭上何止一把刀,根本刀鋒已在頸項割出血痕:公務員要宣誓、學校不准唱歌、街頭禁止叫口號、手機不能有「光時」貼紙、議員在議會不准批評官員迴避提問可恥、民主派搞初選都被指違反國安法。我們就連舉一張白紙的自由都沒有了,都會被捕被鎖,香港人是否已無力反抗了?

另一邊廂,一班比香港人更絕望的人正以絕食來對抗不公,我不知道他們最終會否成功,但他們正以自身有限的力量進行反抗。我說的是28名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CIC)的被羈留人士,他們至今仍在進入無限期絕食抗議,見文之日已是第12日絕食。28名絕食人士全為男性,分別來自印度、巴基斯坦、拉丁美洲、斯里蘭卡和非洲等地;他們選擇非暴力抗爭,是不滿在中心被無限期羈留。時間再長,如果有個期限,他們尚可守候,但現在是無止境的等待,中心不少人已被困兩年以上,甚至長達4年,他們已去到不能忍受的臨界點。

CIC的羈留者均在等候離港或被批「行街紙」,但等候時間由數天至數年不等。早在武肺疫情大爆發時,我和張超雄議員及朱凱廸議員已關心CIC的羈留情況,專登跑去中心的男女倉了解狀況。CIC除了羈留時間嚴重過長、延長羈留準則不透明的問題外,在囚倉爆棚的情況下,內部的住宿衞生、醫療、飲食等羈留條件也是極度惡劣;我在赤柱服刑時就聽過外籍囚友說:「寧可去坐監,都不想入CIC。」這4個月,我前後出過四封信跟進CIC的人數及待遇狀況,入境處書面回覆CIC截至今年3月底共有404名被羈留人士,截至6月29日計算,過去6個月內,每月平均被羈留人數為380人,因新冠病毒疫情仍在候機回國的則有35人。

抗爭蘊藏自控強烈意志

事實上,大多數被羈留者是因戰亂、宗教或政治原因來港尋求庇護,誰知在此卻有如被囚終身,他們是在沒有犯法之下被長期拘留。中心也不如獄中有工作放風等安排,每40至50人擠在所謂活動房打發時間。入境處如此無限期羈留,已違反聯合國指引列明羈留必須設有限期的規定,是極不人道的對待。不過,今天再和這個極權政府講人權,似乎是對牛彈琴。

還記得2014年學民思潮有同學在佔中時提出絕食,並呼籲外界不要嘲笑他們。是的,沒有人告訴你絕食一定成功,絕食有時甚至荒涼得不能感動對象之餘,還會換來世人嘲笑。有人說絕食是滅自己威風,有人說何必絕食來自殘傷身;更有人會說現在已進入政府既冷漠又橫蠻的年代了,200萬人遊行、民主派區選大勝都撼動不了政權,透過絕食賣弄悲情可以達致果效?看透世情者會奉勸別再做犬儒無聊的事了,殺人政權和冷漠人群早已無感。

不過,所謂絕食明志,其實是在追求一種自我實現,在行使一種無權者的權力。我相信28名CIC抗爭者,是希望通過絕食,走向更堅決的境地。食物代表的是食慾和口腹之慾,絕食者已到置諸死地而後生的地步,務求自律地減去這最基礎的欲望,以求通往意志上更堅韌,因而更自由的精神境地。說穿了,這蘊藏一份自我控制的強烈意志。

翻查紀錄,2000、2006、2008、2009、2017、2018年的CIC也曾有被羈押人士發起過同類絕食行動。其中2009年,現已獲聯合國難民資格的男士Smile(化名)便發動過48小時絕食抗議行動,他憶述當時這樣對CIC職員說:「要決定:要不釋放我們,要不我們斷水斷糧,死在這裏。(they have to decide: release us, or die here with no food and no water.)」入境處職員出盡辦法平息事件,如要求他吃東西,請他冷靜,並勸說他「所有人(職員)都對你很好」。

軟功無效,CIC害怕他帶領其他被羈留人士集體絕食抗議,後來強行把他隔離到環境惡劣的單獨囚室裏。當時職員連續3小時以疲勞轟炸的方式,游說他簽署被遣返回國的文件,Smile堅決拒絕下,終於獲釋。Smile說:「如果有一至兩人因為堅持絕食,而被送院,反映入境處管理CIC不力,會是CIC的一大污點(a serious shame for CIC)。」「如果外面無人支持他們,到我們被拉入CIC時,就再沒人支持我們。我們需要團結!」Smile總結。

絕食稱作「拒絕領取膳食」

正因如此,我和超雄在剛過去周日(7月5日)響應「CIC 關注組」號召,聯同約50名絕食者親友到CIC外拉起橫額聲援,要求入境處停止無理羈押。可是入境處只回覆有羈留者「拒絕領取膳食」,會密切留意中心內人士的健康狀況,並作出勸喻,以及與他們會面解釋繼續羈留的原因。

人命關天,明明就是絕食,但入境處偏要說是「拒絕領取膳食」。入境處又稱,「拒絕領取膳食人士」當中,大部分涉及嚴重或暴力罪行等不良犯罪紀錄而需被遞解離境,認為潛逃或再次干犯的風險較高;呼籲你正視中心內的絕食情況,你就說偏離問題核心,加鹽加醋抹黑絕食者,稀釋嚴重性,這就是我們的冷血政府。

絕食可能無法感動別人,這是因為人與人之間既缺乏愛,對人對事也沒有尊敬相信,以致覺得根本沒什麼無比重要。但我想,在任何絕食行動成功召喚別人之前,我們應該看見,絕食者是如何地「以身作則」的告訴我們,什麼是屬於眾人的無比重要之事,而這個呼喚本身已帶有無限價值。

我和超雄正申請今個周末去探幾名絕食者,在國安法橫行霸道的時候,即使只有一人仍不放棄抗爭的話,就算結果是焦頭爛額,也至少贏得尊重,不要讓被壓迫者孤單。

立法會(社福界)議員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