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1月30日

戴耀廷 法治人

「非建制派」就是要「反建制」

自從雨傘運動和反對「袋住先」後,爭取民主改革的力量因缺乏聚焦的議題,以及面對一個無恥政權,即使用上各種抗爭行動,也未能改變政府一丁點兒,頂多只能阻撓她不能為所欲為。委任李國章為港大校委會主席是這樣,反對《版權修訂條例》也是這樣,令不少人對前景感到悲觀,因好像我們無論做什麼,都不能帶來什麼實質改變。有些人傾向用上更激進的行動,甚至鼓吹暴力;無論道德上這是否正確,但以實效看,暴力行動對參與者會帶來更嚴重的法律後果,參與的人自然會少很多。故在此階段,這種行動會帶來實質改變的機會也不高。

我們是否完全沒有希望?香港經歷過雨傘運動,我有信心不少港人都政治醒覺了,更有超過120萬人曾參與佔領行動。我絕對相信現在有更多港人是更堅定地追求香港民主的,尤其是在年輕和高教育水平的群體,問題只是如何才能把這種強烈的民主聲音轉化為強大的政治力量。

從最近剛結束的台灣總統和立法院選舉看,選票實在是可以帶來實質改變的。雖然香港與台灣的情況很不同,香港的選舉制度還未如台灣般達到全面普選,但至少在立法會的一部分,香港還是有民主選舉的;即使那政治空間是很狹窄,我們應還是可以找到一點兒希望和亮光的。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應可提供一個契機,把支持民主的聲音改變為推動改革的政治力量。故此,這一屆立法會選舉與之前或之後的選舉,性質是很不同的,其政治意義超過個別政治組織和個人的政治理念和盤算,因結果不單影響他們自己,更會左右香港民主改革的前景。我們眼前最大的挑戰是如何把建制派以外的政治力量有效地整合起來,去抗衡建制派。

雨傘運動前,爭取民主改革是大家的共同目標,故「泛民主派」這個標籤還能勉強涵蓋建制派以外大部分政治力量的不同光譜;雨傘運動後,大家雖然同樣支持民主改革,但已滲入更多不同的政治訴求,「泛民主派」已經不足以涵蓋建制派以外的廣闊政治光譜了。

不過,各方還是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大家都是反對建制,也就是反對在現有不公平的政經制度下,讓既得利益群體可繼續享有特權,又高傲地拒絕談判如何在香港有序地建立起公平的政經制度。大家都是希望改變,雖然對改變什麼、改變多少、如何改變和改變步伐的意見並不一樣,但我們要成功地「反建制」,結束建制派在香港政經制度下的特權地位,才有機會真正談論改變和實現改革。

「非建制派」這新的標籤不帶有任何意識形態,除了是反對現有建制的保守政治力量外;這也只能是一個短期的政治聯繫點,因如果我們在推動政經改革時,大家的意識形態差異自然顯露出來。不過,那也要在成功達成「反建制」的短期目標之後才須出現。

「反建制」就是我們現在的共同目標,「非建制派」的所有政治力量,須在這個大前提下,暫時放下分歧,共同參與9月的立法會選舉,不能再各自為政,那才有機會達成「反建制」的共同目標。過去建制派就是利用我們之間的分歧,以分化和逐個擊破的方法,去維持建制的主導權。「非建制派」須在各個選舉(功能組別、超級區議會和地區直選)、參選名單、選舉工程,以至引導所有支持「非建制派」的選民的投票策略,能夠相互協調,以及在過程中體現民主的精神。

9月選舉對「非建制派」有重大政治意義,對建制派其實也一樣。梁振英早已說過要在今次選舉把泛民趕出立法會。在現有制度下,把泛民完全趕出立法會是沒可能的,故他所說的,應是要把泛民的議席減至少於三分一,並要建制派在地區直選的35席中取得過半;那麼,建制派便能完全主導立法會,既可通過任何政改方案,也可修改《議事規則》堵塞拉布。若梁振英能成功在今次選舉達成這個目標,他連任的機會將會大增。因此,建制派在今屆的重要政治任務,就是要贏得立法會三分二議席。面對建制派來勢洶洶的攻勢,無論我們是要守還是要攻,「非建制派」也必須同心協力,這也是成敗的關鍵。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