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1月23日

戴耀廷 法治人

港人的法律意識

2015年4至8月,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法律文化的研究團隊進行一次全港性法律文化調查,隨機抽樣訪問3500名市民,以掌握港人的法律文化;同期,團隊隨機抽樣訪問大約35名直接負責運作香港法律制度的人員,包括政務官、執法部門高級官員、立法會議員、法官和律師。前者反映香港的外在法律文化,是那些受法律規管的人的法律文化,後者反映香港的內在法律文化,是那些負責運用法律規管他人的人的法律文化。

調查包含法律文化與法治的不同層面。本文先探討其中能反映港人法律意識的一些問題。受訪者須回答是否同意以下一系列問題。

首兩條問:「政府一切施政要有法律依據」;「統治者要遵守自己訂立的法律」。兩條問題涉及法治的最基本要求——「有法可依」與「有法必依」。在國內,也就是「依法治國」的要求。在這要求下,政府與執法者期望能夠嚴格要求法律的規定施政。

從調查看到,無論外在還是內在法律文化, 受訪者都是壓倒性地同意這兩句說話。外在法律文化反映港人期望官員要做到「有法可依」與「有法必依」;內在法律文化則表示負責草擬、制訂、執行和審裁法律的法律人員都認同這相關的法律價值。有了這方面堅固的外在和內在法律文化承托,香港法治在「有法可依」和「有法必依」這些方面的狀況,看來是穩妥的。

另外3條問:「如果法律條文寫得不清楚,令人不知它講什麼,那不應有法律效力」;「公眾沒機會看到的法律條文,那不應有法律效力」;「如果法律朝令夕改,那不應有法律效力」。這3句關乎法律制訂過程中的程序公義要求。法治要求法律必須是清楚、公開和穩定的,若這些程序公義的要求未能達到,法律只會淪為掌權者的工具,不能對公民的權利提供很大的保障。

在外在法律文化方面,認為「清楚」和「穩定」是法律能享有效力的條件,只是僅僅過半;接近一半人竟認為不公開的法律,也可以繼續享有效力。內在法律文化的情況更差,不足一半人認為「清楚」和「穩定」是法律享有效力的條件;也只僅僅超過一半人認為「公開」是法律享有效力的條件。這反映外在與內在法律文化,都並不看重制訂法律過程中的程序公義。

結合5條問題的結果看,香港的外在和內在法律文化,法律意識只達「有法可依」和「有法必依」的層次,在「以法限權」和「以法達義」都有缺欠。若大家能接受不清楚、不公開、或不穩定的法律也能繼續享有法律效力,就很容易被掌握者濫用立法程序,尤其是立法機關並非由民主普選產生,用法律去達成他們滿足私利或維護既得利益的工具。

法律不能有效限制掌權者的權力,也未能維護起碼的程序公義的要求。這種意識可稱為「工具性法律意識」,法律被看為一項重要的管治工具,但卻未能確立法律是限權和達義的重要機制。今次的調查結果,最失望的竟是連負責運作法律體制的人員,都不具更高層次的法律意識。

因此,香港的法治實在並非我們所普遍認為是那麼高階。從港人的法律文化所能達到的水平,足以令我們不能不憂慮香港法治的前景。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