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3年3月14日

占飛 忽然文化

美國主旋律

夏詩翹如此為史匹堡蓋棺定論:「他的題材,無論涉及孩童或少年,無論科幻、夢幻、怖慄、動作或探險類型,都是我避之唯恐不及之地。他的歷史作品(占飛按:《紫色》、《舒特拉的名單》、《斷鎖怒潮》、《慕尼黑》、《林肯》等等)重啟發,而非嘲弄或宿命。他的作品反映了這個人喜歡善惡分明(moral clarity),對『善惡難分』感到不安。」換句話說,夏詩翹不喜歡史匹堡太「正能量」。史匹堡的電影世界總是太多光明,太少黑暗。史匹堡的電影,從來沒有離開過美國社會的主旋律!

善惡分明

雖然史匹堡喜歡善惡分明,他卻不願意表明政治立場,恐怕被標籤和得罪不同政治立場的觀眾。在2012年,他推遲《林肯》的公映日期,等待奧巴馬當選總統後才上映。

史匹堡的作品太多娛樂,太少「藝術」。「藝術」逼觀眾面對人性和現實的陰暗面,娛樂多講好人好事;「藝術」刺激思考,娛樂安慰受苦的心靈。《法貝曼:造夢大師》便有這樣的對白:「有時我們無法辦好一些事情,唯一能做的只有受苦。」

《法貝曼:造夢大師》寫森美父母不和,只大吵過一場,其餘時間各幹自己的事,父親研究工程、母親彈琴、他在房間剪接菲林。家中氣氛是冷漠,而非熱吵。事實是,史匹堡父親有着典型猶太一家之主的父權中心、固執和專制,而非電影描寫般慈祥,說話輕聲細氣。

有一天,史匹堡帶他的好友Mike Augustine回家,父母正在針鋒相對。他憤怒地對朋友說:「你想知道做猶太人(to be Jewish)是什麼一回事嗎?每天多飲一杯紅酒,以便更大聲地呼喝對方!」

撰文 : 占飛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