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2年8月17日

劉健威 此時此刻

望得高走得遠

我認識也斯是一九七四年的事了,淵源於一起編輯最後那幾期《中國學生周報》。《也斯的六〇年代》收錄的最後詩作寫於一九七三年,讀着書,也就是從文字跟也斯重逢,跟未見面前的他打交道——雖然,之前也讀過他在《快報》上的專欄。

現在回看六十年代,不得不佩服也斯視野之廣闊——他寫作的題材很廣泛,有彼得布祿(Peter Brook)的電影、杜瀋(杜象)的繪畫、蓋芝(John Cage)的音樂、亞倫加普羅(Allan Kaprow)的「突發性演出」、奧登堡(Oldenburg)的軟雕塑、「失落一代」的文學……除了現代西方文化藝術,他同樣關心的是台灣文學,他推介了《文學季刊》、《歐洲雜誌》、《劇場》《現代文學》、《創世紀》……等好幾份文學雜誌;文章伊始,他引用了許南村的文字,來介紹台灣文藝創作——值得一提的是,許南村就是陳映真,他後來被捕下獄;七十年代初,也斯在編輯叢書時,出版了他以許南村為名的評論集,作為對同道的遙遠支持。

六十年代的香港還相當保守,電視未普及,大部分人仍沉迷在粵語片、武俠小說、通俗文化的世界中,但這麼一個二十歲還不到的青年早已「放眼世界」,努力透過外語,開放地吸收外來文化養份,去滋養自己,也去滋養生活其中的城市;結果,他走得比很多人都遠——我相信,香港沒有其他作家,比他接受過那樣多邀請,參加各種各樣的國際文學研討會。

詩和文學到底是什麼呢?他說:「文學是一種感情教育」、「學習寫作也是學習表達自己、學習與人溝通」、「閱讀詩,令我們更好地感受生活的細節,留意另一個人的憂傷,欣賞一枚桃子的美味。」

文學和生活密切不可分,他也是饞人,最後一次見他,是一起去看大廚Ferran Adria的紀錄片。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