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1年12月6日

吳雄 訪談錄

香港划艇界「姜B」 陳至鋒分享「自肥企画」

不喜歡潮語「自肥」二字,《阿房宮賦》的「殘民以自肥」形容貪官劣行,是個負面之詞。但現代潮語中,「自肥」變得正面。若然娛樂圈的姜B由肥仔變萬人迷夠神奇,那麼香港隊划艇代表陳至鋒(Thomas)可謂神奇的2次方。他小學時代也是肥仔,在足球校隊負責填塞後備席,甚至被啦啦隊提醒:「橫掂無得落場,幫手打下氣!」如此一位運動絕緣體,竟能成為香港划艇隊代表,背後又有什麼「自肥企画」呢?

如果香港女士為姜B尖叫,筆者以男性角度觀察,覺得陳至鋒引起的尖叫分貝應更大。

陳至鋒之前透過恒生銀行和體院合辦為期3年的「恒生——體院精英運動員全方位發展計劃」,重返母校葛量洪校友會黃埔學校,受到師弟師妹熱烈歡迎。「回到這裏,想起很多小學事情。我是那種不出聲,與同學相處一般的人,經常要面壁思過。就算運動表現也不搶眼,只能穿上足球波衫呆坐後備席。」他哈哈笑道,不過當年中文作文「我的志願」,他寫的是將來做個全職運動員。

「雖然我偷偷寫了,但不敢告訴別人,因為怕被別人笑!我只敢偷偷告訴教體育的蔡老師,他說:要成為全職運動員,首要條件是紀律、責任心,以及不能遲到。因我常遲到……」他又尷尬地笑起來。

做全職運動員又幾大想頭啊?他聽罷掏出手機說:「我以前好肥㗎!」擔任過足球校隊的筆者一看明白了。當年他的小學殺入區內學界決賽,對手是「男拔」,最後輸0比1。「啦啦隊員說:『橫掂無得落場,幫手打下氣!』於是我也打起氣來,還幫手遞水。」一個肥仔跟着女同學打氣,想想都尷尬。

那些年他要上言語治療班和小班教學,學校對他的照顧很無微不至。「我等回校這天好久了,我想親自告訴老師,要是當年沒有他們的鼓勵和支持,我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我希望他們為我自豪。」原來當年體育老師建議她媽媽更改報讀中一的志願,甚至幫忙寫介紹信,令他在余振強紀念中學與划艇運動結緣。「上中學,我喜歡打籃球,接觸划艇純粹想練體能,希望打好籃球!結果在划艇隊得到存在感和成就感。雖然同學說不出我的名字,卻會說那個肥仔不就是划艇的?」他上中學後身形開始「自瘦」,也從划艇踏出兼職運動員之路。

陳至鋒「自肥企画」來到這裏,很多全職運動員都經歷過,不過由兼職運動員過渡到全職,背後就全靠單親媽媽的支持和鼓勵。當然,他的刻苦和努力也是關鍵,「中四開始做兼職運動員,我每天4點多起床,在城門河划完艇再返學。」

媽媽鼓勵退學

每個成功運動員背後都有不凡的媽媽。陳至鋒說起頻頻哈哈大笑,筆者則頻頻O嘴。「我讀到中五,她說不如不要讀書,去做全職運動員搏一搏啦!我說不好,想先考完DSE?她才尊重我的意願。」原來他媽媽覺得既然讀書不行,還不如專心玩運動。

「媽媽說要做就做全職,之前玩兼職反而兩頭不到岸。」他自小就經常考包尾,陳媽媽知道兒子不是讀書料,開明地鼓勵他走上運動員之路。有趣的是,他最後也沒有考DSE,「當時我要去歐洲參加青年划艇賽,時間剛好撞了公開試。」很多父母會要求子女專心考公開試,甚至讀完大學再做運動員。「她說不要考DSE啦!你考都是拿1分,比賽可能拿到牌;就算拿不到牌,也拿個經驗啊。考DSE困在課室幾小時,坐飛機也是熬幾個小時,你自己話啦!」任何人聽到獨到分析,都會聽從陳媽媽的建議。

到有機會做全職,陳至鋒卻擔心生計,對此媽媽又有精闢見解,「我說做全職最多到30幾歲!她就說:沒有一份工可做10年!我跟你說,我就沒一份工做多過5年!」筆者聽到不禁拍案叫絕。

陳至鋒一再多謝媽媽的支持,甚至透露媽媽的要求不亞於教練,「一次在德國公開賽拿獎,她說:這個獎只是起點,不是終點!還有很多挑戰等着你,這個獎不過是過程。當時我準備出戰亞運,她又說你的目標是亞運拿牌,而不是這些比賽!」

筆者不禁讚嘆陳媽媽的見解和眼界,一點不比專業教練差,看來她經常閱讀體育新聞,否則絕不會說出如此內行話。偶爾收到兒子喊辛苦的電話,她也毫不心軟:「就係難頂先要你頂,容易頂就我去頂啦!係咪啊?」陳媽媽的確是非一般媽媽。

看到如今的陳至鋒,老師和媽媽都會倍感欣慰,因這位曾經話也說不好的男孩,如今已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他現在住在體院,每星期回去探望媽媽一次。筆者問他回家時有沒有愛心湯水飲?他有點失望說:「以前有,現在無啦!她說現在做全職運動員,體院什麼都有啦!哈哈!當然,媽媽的湯味道就是不同,但問題是阿媽懶,不肯煲呢?哈哈!」

今年東京奧運,香港運動員獲得史上最佳成績,合共奪得1金2銀3銅。陳媽媽期間也經常WhatsApp來往談談港隊成績,「她很關心我參與的划艇項目,因此常問我師妹洪詠甄表現如何,很留意划艇隊的成績。」

傳承港隊精神

23歲的陳至鋒已算是香港划艇隊的老大哥,「我已是師兄級,雖然不是老將,但開始學習提攜新人,扶助一下後輩,看哪些可以一起訓練和比賽,我將來也會參加多人賽事,所以要找些年輕拍檔。」他從以前的師兄身上學會傳承精神,「我都做過細嘅,今天的一切都是教練和師兄教的,所以我很想做他們當年的角色,將他們身上學到的東西傳給下一輩。」他說起划艇隊,儼然變成另一個人。

不管是疫情的來襲,還是香港隊的驕人成績,都告訴香港人沒什麼是不可能的,只要努力去做就有意想不到的結果。「這個世界已經變得更難以預測。」筆者說。陳至鋒說:「所以我要感謝媽媽,全職運動員就像金字塔的頂部,能留在那裏的只有幾人。你有沒有能力躋身其中?這可以說是一個搏字,我都算幸運,叫做搏到落去。」

他的目標還有很多,短期目標是明年的亞運,然後是3年後的巴黎奧運。他坦言男子要晉身奧運難度大,「我們一直參加輕量級項目,但要與公開級選手爭名額,這就像是越級挑戰,香港選手在體重、身高、力量都較輸蝕。」陳至鋒說。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誰想得到劍擊的張家朗能拿到奧運金牌?筆者最後特意問他拿手提電話號碼,他頗感意外問為何?「明年亞運會拿牌時,我不就可以直接問你得獎感受?」他3年前在雅加達亞運男子公開組單人雙槳獲得第五名,與獎牌只是兩名之差而已,且看他的「自肥企画」能否變成完美的「奪金企画」?

 

陳至鋒小檔案

英文名:Thomas

年齡:23歲

運動項目:男子划艇

主要榮譽:2019年亞錦賽輕量級雙人雙槳艇金牌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