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8月15日

羅若安 女播天下

七十年來何止一滴淚

著名翻譯家、英美文學專家巫寧坤,上周六在美國逝世,享年九十九,當消息傳到香港時,已是周日8.11。

知道巫寧坤寫過一本自傳式的名著《一滴淚》,記述1951年從美國回到中國,經歷了肅反文革、悲慘苦難的半生,他曾用三句話、概括自己三十年的「牛鬼」生涯:「我歸來,我受難,我幸存。」一直怕虐心,沒看《一滴淚》,只讀過余英時為中文版寫的序。余英時是當代漢學泰斗、華人知識分子中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十幾年前大陸為了統戰,出版他的著作,但後來因為他批評中共千方百計企圖摧毁台灣的民主制度,而被封殺,不僅所有書全下架,就連他的名字也成了「敏感詞」。余先生這篇題為〈國家不幸詩家幸〉的序言,周日早上在內地的微博圈裏瘋傳,有網民留言,趕緊下載,不多久果然被封,成了違法違規的內容。愚民自愚誠可悲,這就是今天的中國大陸,明日香港恐怕也會如此。

8.11警察殘暴,喪心病狂!又是一夜無眠,第二天找到《一滴淚》,翻開第一章,巫寧坤記述離開美國前,芝大的同學李政道為他送行,當時的李政道還沒得諾貝爾獎。巫寧坤在拍留念照之後,愣頭愣腦地問李政道:「你為什麼不回去為新中國工作?」李笑笑說:「我不願讓人洗腦子。」巫記下當時的心情,「我不明白腦子怎麼洗法,並不覺得有什麼可怕,也就一笑了之」。事實證明,他沒有被洗腦,但卻見識了共產黨如何洗別人的腦,他在精神和肉體被踐踏了三十年後,寫出這部被余英時譽為中國知識分子在歷史上最黑暗期間的「心史」。余先生去年也出版了自己的回憶錄,曾說清末民初的知識分子,擁抱外來的共產主義,是「聚九州之鐵而鑄成的大錯」,這句話說得很有份量,不知香港什麼時候也會將之列為「禁語」。

今天許多人說,中國不會走回頭路,但事實是,洗腦教育已經殘害了幾代的中國人。好朋友的名作家父親顏純鈎先生,前天在臉書發表了一封致全港前線警方人員的公開信。他說,「中共向來有一套洗腦的手法,他們一定早就對你們作出顛倒是非的灌輸,先讓你們失去自我,再讓你們無條件聽命,筆者親歷過文革,對此深有體會」,他請警員們思考兩個問題:「一是你認為香港的制度好,還是大陸的制度好?二是你希望未來的香港,像今日的中國,還是希望未來的中國,像今日的香港?」顏先生是智者,真心希望,前線天良未泯的警員們,都能看到這封寫給他們的信。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