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7月31日

劉群章 酒食浪遊

酒莊試酒 魂遊四海

愛葡萄酒的酒客不一定喜歡探訪酒莊實地試酒,長途跋涉,舟車勞頓,奔波之餘,花費不會少。我什麼時候開始上這癮頭,幾十年後,已經想不起來。其實到這把年紀,年輕時的種種熱情,都變得淡如清水。今次跟這群美國朋友去遊葡萄酒莊,只不過既然身在波爾多,而酒莊遊又是阿史結婚周年紀念派對的重點項目,我沒有理由不參加。一個星期探訪七個酒莊,大部分時間我魂遊四海,試酒時盡量躲在一角,既沒有驚喜又無感受,就不想發言。今日我的口味,要我喝波爾多紅酒,舊酒還可以,叫我試新酒,我沒有Jancis Robinson那種本事,可以預測新酒的未來。碰上慷慨的酒莊,讓我們試有點酒齡的出品——像Château Margaux,還是有所得着的。那天我們試了2009 Pavillon Rouge和2004 Château Margaux,就算二線品牌的Pavillon Rouge,味道層次複雜,相當精采。朋友們爭相估計2009 Pavillon Rouge在芝加哥的零售價,然後有人說,這價錢比較很多酒莊的頭牌都要貴啊!而2004的瑪高,多了一層纖幼之外,幼細的丹寧融合了成熟的紅黑果子果酸,雖然年紀輕輕,我也不知道2004是怎樣的年份,瑪高還是比她的小妹Pavillon Rouge更具吸引力,後者在酒莊木桶陳年18個月,瑪高通常是20至24個月,年月帶來極大分別。招待我們那位穿戴一身法國名牌的禮賓部經理,輕描淡寫地說,每個新年份的瑪高入樽後兩個月,已經賣掉80%。顯然波爾多尖子的En Primeur銷售量仍然可觀。

有過爭拗

去參觀Cos d'Estournel那天,我比平常興奮,因為這是我妹子老四的至愛。當年我倆為這酒莊有過爭拗,我說這St Estèphe的葡萄酒太硬朗,特別多丹寧,要等長年累月才可接觸,我一點都不喜歡這種男性酒,妹子硬是與我唱反調。都是陳年史了,我倆現在碰頭,鮮會選擇有名有姓的波爾多紅酒助興,但是抵達Cos d'Estournel時,我還是想着我家老四。

St Estèphe在Gironde河的左岸, Pauillac和St Julien都在它的南面。Cos是個小村,位處山坡上,海拔25米,Cos就是「小石山」的意思。酒莊外貌有東方味,與其他古堡並不相似,因由十八世紀英國侯爵莊主的口味,當時大部分酒莊都把葡萄酒送往酒商處入樽處理,侯爵卻有遠見,Cos是在自己酒莊內入樽的先驅。古堡1830年建成,幾次易手,2000年由原來經營酒店業的法國人Michel Reybier購入。Reybier不單保存古堡的東方味道:來自印度Rajasthan省,設計仿效泰姬陵花園的瓷磚;Zanzibar蘇丹送的木門;還有古堡周圍擺放的大象和印度邦主Maharaja飾物……這位也是酒店老闆的莊主,很自然地把酒莊接待處布置如五星酒店大堂,而且還是很有噱頭的那種:Cos大堂一邊設有即拍即印的照相機亭,並提供Maharaja男女頭飾,讓客人可以戴上頭飾後自拍照片留念。以前我們拿身份證和護照的地方,不是都有這種拍照亭嗎?20元有4張……我那班美國朋友輪流戴着頭飾拍照,不知有多高興。

通過鑑證

另一個讓我開眼界的酒莊是Château Pontet-Canet,丹麥莊主家族是波爾多第一個酒商(negociant)。自2004年Pontet-Canet已經被鑑證為biodynamic葡萄酒莊,不但用馬代機器犁田,酒庫內連照明也要考慮電波對木桶內葡萄酒的影響。我們往訪那天,他們正在增建馬房,因為現在只有8匹馬,要全面用馬犁51公頃,就要20匹,需要更多馬房。酒莊還養牛,因為需要牛糞做叫作500、501的特別肥料……還有用本地黏土做的釀酒桶和陳酒桶。給我留下印象的是聽見他們解釋Pontet-Canet沒有二線酒的原因:「我們種的所有葡萄都用來釀Pontet-Canet,這樣它才有不同的味道層次。」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