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5月10日

若靜 視線所及

「假愛國」「真逃跑」

巫寧坤是著名翻譯家,李政道、楊振寧是家喻戶曉的人物、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穆旦是著名詩人(查良鏞堂兄弟),在新中國成立之前,他們全留學美國,每一個人都想報効祖國,最終的選擇卻令他們命運迥異。

1951年芝加哥大學楊振寧、李政道、 穆旦等中國留學生組織了一個研究中國問題小組。

同年,在芝加哥大學讀博士的巫寧坤接到燕京大學的電聘,他決定回國任教,當時在美國加州大學任教的李政道前來送行,巫寧坤問李政道:「你為什麼不回新中國工作?」

李政道笑笑說:「我不願讓人洗腦了。」

1957年巫寧坤被打成大右派,受盡迫害,同一年李政道獲諾貝爾物理學獎。20年後,兩人再度相逢,一個是剛剛勞動改造完的「牛鬼蛇神」;另一個是國賓級的貴客,當巫寧坤意外地從報紙上看到李政道回國講學的消息,大為激動,便跑到北京飯店的國賓館看望老同學,相見匆匆,眼前兩人地位迥異,不禁回憶二十多年前美國分別的情景,感慨萬千。若是當年身份調轉,送的是李政道回國,今天又是怎樣一番景象?

巫寧坤尚能劫後餘生,已是不幸中之萬幸了,而他的摯友穆旦卻沒有這麼幸運了,他最終含冤而死。

在那個瘋狂年代更悲慘的事情比比皆是,年輕的知識分子們懷着對祖國的赤誠之心,準備盡一生之力來報効祖國,雖知迎接他們的是地獄。這樣的歷史教訓是刻骨銘心的。

紀實作家岳南《南渡北歸》這部巨著, 寫的就是二十世紀中國最後一批大師群體命運的血淚史。最為悲慘的是第三部「傷別離」,讀來不勝唏噓,令人扼腕嘆息, 多少人因愛自己的國家寒了心?

有人說1949年之後,至文革期間,中國知識分子所受的摧殘為三千年來前所未有的,這樣的歷史教訓中國執政黨有過深刻反省嗎?

在香港,有些人動輒將「愛國」掛在口中,狀似時刻表忠。虛偽的是高調倡導愛國者很多都擁有他國護照,我不諱言這是聰明人所為,有人說他們是「假愛國」、「真逃跑」。

這也無可厚非,「愛國」是人之常情,不需標榜,也毋須質疑,當某些事情尚有懷疑的時候,有所防備也屬正常,畢竟歷史的教訓太過血腥了,只是這些人要厚道一些,不要因自己的利益而陷他人於不義。

整天叫嚷着要別人的孩子北上發展, 自己家的子女送往國外,身先士卒的道理都不明,又怎有說服力呢。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