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3年7月26日

劉炳章 泛舟論章

過與不及皆無助於良政善治

1984年,已故領導人鄧小平會見鍾士元等香港工商界知名人士訪京團時指出,香港必須由「愛國者」治理,而「愛國者」的定義是極具包容性的,不論其信仰什麼主義,只要真心擁護國家對港收回主權,為港繁榮穩定貢獻,就是愛國者,而香港發展資本主義,對國家也有利。這番話在過渡期內穩定了人們對香港前途的信心,事實證明「一國兩制」的科學構想是成功的,保留「兩制」獨特性在過去、現在、將來的一段時間都是穩定繁榮的根基。

香港政局經歷一系列風波後,在《國安法》頒布後達到臨界點,政治的主題擺脫曠日持久的鬥爭,進入了以良政善治、拚經濟民生為主的新篇章。

孫中山先生說過:「管理眾人之事,就是政治。」政治在本質上是對良好治理的探究,從政的初心應是令社會資源能夠更公平合理分配,推動社會進步,從事「政治」不應是搞「政治化」的同義詞。近日內地著名博客靖海侯的一篇文章〈我們到底需要一個什麼樣的香港〉批評了當前部分人「泛國安化」的行為,引發政圈熱議。在愛國愛港陣營之中,如張志剛、葉劉淑儀等亦公開評論現時政風,一定程度上警惕了一些矯枉過正的行為(例如公共圖書館把魯迅作品下架)。

泛國安化礙政風損觀感

「泛國安化」的背後是矯枉過正、迎合奉承和因循之風。這些風向言論,不止阻礙了良好政風的建設,更甚影響了外國人才、投資者的觀感,這在中美關係持續緊張的大趨勢下,是極為不利的。一些本屬於社會議題的事情,何以被提高至國家安全的高度?一是有些有私心的人有意為之,即是靖海侯所言「低級紅、高級黑」中的前者,靠無限擴充國家安全概念的伎倆博取眼球、引起恐懼是不少政客在政壇生存的慣用手法;二是對國家安全概念欠缺理解,他們因為不清楚紅線在哪,從而在一些議題上過分延伸思考,寧願干犯策略的錯誤,也不願被視為立場有問題,「寧左勿右」,即西諺所謂err on the safe side,錯也保險。

正如全國港澳研究會顧問劉兆佳所說,目前國安風險仍存在,但整體上大局已定,當務之急,應該是營造寬鬆的政治環境,推動經濟發展和社會和諧。

當然,有人不適應變化,仍慣性走以往政治鬥爭的路線,但不排除個別人士使用「愛國」的大旗,掩蓋自己不擅於務實議政。以往由於議會高度政治化,使得「立場掛帥」便能獲得一定的票數,但在撥亂反正後,「立場正確」是否還應作為「賣點」?

愛國,是從政者基本的及格線,不應是博取眼球的工具。

中聯辦主任鄭雁雄日前在立法會與議員會面,提出「理性務實看監督」,他說「監督(指議員監督政府)是要下工夫的,要深知過猶不及、不及也是過」。議員的表現,直接影響到公眾對「完善選舉制度」的觀感;問政積極是好事,但不能單純批評,建議欠奉,造成問政策略上的「路徑依賴」。議員要專業問政,至少在基本的政策認知、政府架構、國際形勢、國家發展策略有充分了解和準備、對香港的定位有清晰認知──尤其是在「一國」之下的「兩制」,香港有什麼獨特性,這些獨特性有何功能、能作出什麼貢獻等,方能作出合乎尺度的拿捏。

香港國際化可貢獻內地

議員對政府及政策的監督,必須以科學、客觀、理性及實務的辯證思維,進行質詢、論證及提出建設性建議,而不是單純批評,更要警惕過猶不及,因為做事過分就好比做得不夠一樣,皆為不妥。相反,假若議員不管政策好壞,只是阿諛奉承、刻意討好行政當局,背後僅為個人或個別群體利益,更是要不得。

我們可以看看一些過猶不及的慘痛經歷。上屆政府上任不久,為了與反對派「大和解」,撥款50億增加教師資源,明益教協(在《國安法》推出後已經解散);時任特首林鄭月娥採納反對派議員郭榮鏗(現正被國安處通緝)提出的一手樓空置稅方案,冷待建制派同樣方案;這些都是明顯刻意討好反對派,惜事與願違,反對派不但沒有收斂,卻「壯大了膽」,變本加厲,長期癱瘓立法會、衝擊官員,2019年更空群出動,在明在暗參與反修例暴亂,游說美西方國家制裁自己國家,曲線協助「台獨」蔡英文成功連任,是香港歷史中黑暗的一頁。

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在北京接見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上月又相繼接見微軟創辦人蓋茨及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國家領導人頻繁與外國政要、商界會面,堅定肯定了對外需要愈加開放的路線。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功離不開對世界的開放,不單令自己受益,也對世界和平發展及進步貢獻。香港作為獨特窗口,在助力國家發展的路上我們可以走得更遠、更闊,絕非如部分謬論所言要「與西方脫軌」、「去英語化」、「去國際化」以保國家安全,兩者根本不互相排斥,應該按實際情況,以客觀、科學、理性思維處置之。在金融業方面,國家將進一步推動銀行業和資本市場的改革和開放,而香港的金融優勢在短期內難以被內地其他城市所替代,香港金融體系的高度國際化,可以幫助國家金融行業和資本市場進一步改革、國際化,對離岸人民幣業務、資產證券化業務發揮積極作用。香港的專業服務同樣也是高度國際化,可助力內地專業服務的發展,連帶推進社會面方方面面的體系改革優化,改善整體營商環境,為國家與國際接軌塔橋引線。

政治權宜導致寧左勿右

香港的公共資源應該聚焦投放在發展之上,任何的矯枉過正都會影響問政議政的素質,耗費公共資源,攤薄對香港存在的「真正問題」的重視。與此同時,假如讓「政治權宜」的思維主導政府施政,勢必拖慢長遠規劃。「寧左勿右」,無助良政善治。

政治權宜輕則表現為官僚主義,重則成為民粹主義。在新一屆立法會中有不少初出茅廬的新面孔,在對處理治理問題上,哪怕不少資深議員也不能駕輕就熟。由是及此,有部分人以「寧左勿右」作為一種政治權宜,應付工作。在政府中也有類似情況,因不少老大難問題屬於深層次矛盾,不排除某些主事官員為了在自己任內「交功課」滿足KPI,暫以較為短視,甚至帶有民粹的政策去應付訴求。

譬如上屆政府決定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32公頃用地,計劃以其中9.5公頃興建1.2萬個公屋單位,惹來政商界極大爭議。增建公屋本應是好事,但卻漠視全港有約75%土地仍未開發,單是300平方公里「北部都會區」的發展容積率已經由以往最高3倍提升至現時的6.5倍,比擬建的1.2萬伙超出不知幾多倍;未來10年公屋供應量達36萬伙,已超過目標30萬伙20%(約6萬伙);另外,在高球場建屋將對四百多年文化歷史遺產及112年次生樹林生態環境,造成某程度的永久破壞,交通配套不足更可能危及北區醫院求診的病人,而需至2031年或以後才能完成建屋也不能應急;計劃亦窒礙本地高球運動,引起國際高球界的關注,影響香港的國際形象。

政府收回的32公頃土地,開放予全港巿民,無論貧富皆可享用,筆者十分支持,即使被標籤為「富人俱樂部」而飽受針對的高球會也表示會全面配合政府,但主事官員堅持擬在高球場建屋,是不必要的「霸王硬上弓」,罔顧香港社會長遠整體利益,不免令人質疑有對民粹妥協之感。針對所謂「富人俱樂部」的高球會,為求以權宜行事的手段應付部分以貧富差距、階級矛盾為由的民粹聲音,就連當地的居民及鄉事團體都一面倒反對在高球場建屋。解決方法不難,政府可將收回的32公頃土地,向全港市民開放,但不作建屋之用,並保留現有兩大功能,即是讓歷史文化遺產及生態樹林得以承傳及保育,並公開讓所有市民在球場繼續進行高球運動。否則,這種「錯也保險」的寧左勿右、過猶不及的思維舉措,亦分化建制派。事件背後是否有靖海侯所指的「高級黑」,不得而知,但肯定不利良政善治,特首李家超亦可能成為代罪羔羊。

同樣的政治權宜思維亦見於簡約公屋的選址及造價上,政府計劃在5年內興建3萬個簡約公屋單位,其中一個選址是在啟德世運道,佔用了本為發展第二個核心商業區規劃的珍貴土地,亦引起影響附近樓價的擔憂,導致該區居民強烈反對;另外,此選址的社會效益亦存在爭議,因單位數年後便要拆卸,入住居民必須搬走,而因選址優越,到時「易請難送」,亦可能是一個計時炸彈;整個計劃的造價約268億元(包括基建配套),每個單位的平均成本約89萬元,比興建公屋的65萬元及居屋的76萬元還高,即使官員說壓縮成本後省去9.5億元,社會仍質疑其是否善用公共資源、是否符合成本效益?再者,這3萬個單位拆卸後能作何用?仍是一個謎。

國安發展治理不能偏廢

在「寧左勿右」的另一邊,存在過分向「右」思考的極端──單純在香港本位思考,忽略了與國家融合的趨勢。典型的例子莫過於在靠近深圳的邊境地帶興建沙嶺殯葬城,以及在打鼓嶺興建堆填區,漠視深圳居民的感受,傷害兩地人民感情、漠視深港合作潛力。解決方案很多,例如利用人煙稀少的離島作堆填區或焚化爐,將殯葬城放在山洞內等,都非難事。內地網民不滿港府將厭惡性設施「放在深圳門口」,在特首李家超的微博洗版,讓他無奈成為代罪羔羊。

「過左」、「過右」和政治權宜思維都有損香港的發展,背後反映的是政治責任感的欠奉。刑事罪行自然由執法部門執行,身為議員,應該多費精力在現時的經濟、民生議題──否則,以「泛國安化」來掩蓋自己的不作為,與以往靠着政治化議題嘩眾取寵的反對派有何分別?本屆政府上任剛滿一年,特首李家超及主要問責官員積極主動,為香港打拚,值得肯定,但在謀求發展的治理任務要求下,目前的客觀治理成績單仍有待觀察;政府和議員,需要分清楚「政治問題」和「政策問題」、「社會問題」的區別,國安的歸國安,發展的歸發展,治理的歸治理,它們不能偏廢,也不能互相替代。

美西方反華勢力一直借香港作為拖慢中國發展的槓桿,施行了一些取消香港特殊地位的部署,惟其尚有不少利益在港形成掣肘。對歐美勢力的「去兩制化」操作,香港對世界各國(尤其是「一帶一路」國家、美西方以外陣營)需要積極主動建立文化、商貿、民間外交聯繫,以實際及具體的事與物,說好香港故事,說好中國故事。這些都是憑藉「過左」的「去西方化」無法達到的事。

政府和議員應協同努力,站在大局思考,互相督促及指正,不至於各有各說話,各有各偏頗。只要着力到位,幹成實事,客觀理性務實為民,相信中央和市民都能看得見他們的努力。

香港專業聯盟主席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