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10月16日

林行止 林行止專欄

有大智慧填大愚島 有大謀略擴大疆土

一、

以〈堅定前行 燃點希望〉為主題的《行政長官二○一八年施政報告》(下稱《報告》),是今屆政府的第二份「施政綱領」,行政長官(筆者以為是特區市長的誤用〔misnomer〕)在「總序」開宗明義,強調「會繼續發揮政府作為『促成者』和『推廣者』的角色」。政府肩上的重擔,份量不輕,因為「促成者」和「推廣者」雙重身份,令政府除了要繼續「鞏固」和提升傳統產業及專業服務的優勢,同時還得積極推動創新及科技,為經濟注入新動力。不僅如此,由於「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在二○一八年九月二十二日開通,香港已連接上國家高效暢達的交通網絡,與『粵港澳大灣區』其他城市靠得更近」。為了「抓緊機遇,為香港經濟、民生及青年人發展尋求突破」,《報告》開列了共二百四十四項新措施和四百七十項持續推行的措施。新舊措施一共七百一十四項,林鄭市長領導下特區政府工作之繁重、責任之艱巨,盲人可見!

最近幾天,說「坊間」議論《報告》的言文甚至行動(如「守護大嶼聯盟」發起的反對明日大嶼山填海計劃約萬人的遊行),「鋪天蓋地」,是最接近現實的形容;而《報告》當中以「加快土地開拓發展宜居城市」為標的「明日大嶼願景」最為聳動,以為此「願意」須填海一千七百公頃(「打造」一個在交椅洲、喜靈洲附近的「人工島」),足可興建二十六萬至四十萬個可供七十萬至一百一十萬人居住、其中百分之七十為「公營房屋」的住宅單位,盡顯林鄭市長的膽識和魄力及解決低下層港人居住問題的決心。不過,她也許心中有媲美於回歸前不久衞奕信政府啟動的「玫瑰園計劃」的鴻圖,只是茫茫然未見具體規劃,那可從她對填海成本以至對何以填地面積從一千公頃增至一千七百公頃毫無頭緒可見。據「立場新聞」當局僅透過「政府消息人士」放風,指出填此「明日大嶼」的成本「四、五千億走唔甩」(最少四、五千億)。考慮這類大規模政府工程超預算已成慣例(此為世界通病非僅香港為然),「超支」加上相關的基建及社區設施(如道路、醫院、學校以至其他政府部門),整項填海工程耗資在萬億以上,是相當保守的估計。

二、

由於政府只有理念而無具體細節,此時進行深入討論,事倍功無,不如就「宏觀」視角,看看林鄭政府大而有當的施政方略。事實上,從其「大有所為」的取向,不難看出在這位資深公務員搖身變為政治任命官員的管治下,新香港與舊香港,就市政建設而言,已愈走愈遠!

林鄭管治下的新香港,有如下三項管治特色──

甲、用人愈來愈多 稱職公務員莫不熟讀《柏金遜定律》(Parkinson's Law;《信報月刊》在第一卷第五期〔一九七七年七、八月號〕開始全面介紹),其中最「實用」的是「人多(不)好辦事」。柏金遜教授從英國海外殖民地日少而有關官員日增(殖民地部〔一七六八年成立一九六六年解散併入外交部〕一九三五年有公務員三百七十二人、一九五四年增長一千六百六十一人)及海軍艦隻大幅減少而海軍官員大幅增加上,得出公務員最擅長「為同僚製造工作」,進而增聘人手,最終令各級部門主管無所事事(只批核下屬的滙報或建議);換句話說,公僕人數愈多上司愈清閒!按照常理,由於「人工智能」機械取代了許多人力的工作,公務員人數隨着政府的科網化而萎縮,才是正道;可是,特區走的是另一條路。七月中旬政務司張建宗司長表示,二○一八/一九年度公務員編制「預計會增加六千七百個職位」,增幅百分之三點七,為回歸後最高紀錄;林鄭市長二○一七年七月一日上任,翌年公務員「編制數據」比一七年增百分之一點九,為十八萬一千七百零五人,一九年的預期增幅不少於百分之三,總數達十八萬七千一百五十六人……公務員人數大幅增長,等於各級首長的份內工作由多名下屬分擔代勞,主管的工作量下降而薪津有增無減,各部門主管對市長感恩令其管治順暢,自不待言。

乙、用錢愈來愈多 港府的政費長期在佔GDP百分之二十水平徘徊,據財政司陳茂波司長今年二月底在預算案的預測,現年度將增至百分之二十一以上。這種支出,比起美國的近百分之三十八,小巫而已,但實際上屬極高水平,以香港的「競爭對手」新加坡為例,其開支現年度為GDP百分之十八點五(二○二○年預期增至百分之十九點七八),便知香港政府用度之大,這是公務員編制擴大及增加各類社福預算以「收買」政治權利被矮化甚至褫奪令不滿現實的人心的結果。新加坡不但有國防預算,且有架構齊備的外交部,有這兩個香港所無部門(香港的駐外辦事處聊備一格,開支有限)的支出,總開支比例與香港在伯仲之間,反證了港府大有節省開支之餘地,但當局從不作此想,因為削減政費等如削權,要向哪個部門下手?官僚系統中的「內部矛盾」不易擺平。

丙、計劃愈來愈遠 遠的不說,只是此次的填海計劃,「前期工程」將於七年後的二○二五年展開,二○三二年才有「首批居民入伙」。未來這些年主客觀環境有什麼變化,俱不可測,因此,此計劃之成敗,望天打卦。

這樣大規模而且很久後才可能成事的計劃,對倡此計劃的官員而言,有百利而無半害,以拋出如此宏偉且紙上人人受惠的願景,成敗雖是未定之天,但此事是為大家好,「反對無效」自屬必然。從另一角度着眼,香港工程界也許認為這麼大規模填海,技術上有難度,然而,放眼看看在南海島礁填海造地又快又好的盛況,只要北京肯幫忙,區區一千多公頃新填地,小事一樁。退一步看,萬一填海造地後因種種原因無法建成可容百萬人的新城,新填地成一片荒原,沒有經濟價值,「埃及妖后的嫁妝」亦因此被耗盡,根據「廢墟價值論」(A Theory of Ruin Value)這一大幅土地,不管是否「有用」,肯定可令獨力作出此決定的林鄭市長名垂史冊──無論是青史還是臭史,林鄭之名與此新增國土並存,應無懸念!

當然,不少市民擔憂「明日大嶼」會令庫房「見底」,絕非無的放矢,不過,正如財政司司長所言︰「可發債建明日大嶼」(不認購者便不愛港不愛國)!?除此之外,為了向內地(大灣區)靠攏、看齊(二○四七年前必要的舉措),本地稅率大有提升之必要。事實上,只要令港人對前途有所憧憬,堅信「麵包貴過麵粉」的「真理」,定期拍賣撥為興建私樓的新填地,亦會財源廣進。

正如凱恩斯所說︰「長期而言,我們都一命嗚呼」,在下屆市長誰屬有待北京決定的現在,那麼遙遠的事,除了有切膚之痛的小市民,誰會放在心上!

三、

未待已作廣泛諮詢及「大辯論」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下稱「專責小組」)報告之期公布,《報告》便提出千七公頃的填海計劃,其引起「專責小組」的不滿,合理之至;「專責小組」成員曾鈺成公開表示對當局提出「明日大嶼」的詫異與失望,並不出奇。

《報告》與「專責小組」填海的選地與面積,孰優孰劣,筆者外行,無由置喙。筆者所知的是,「專責小組」的功能有若興起於二十世紀初葉的商業(稍後加入政府)諮詢(顧問)公司。當政府或私企要擴充、收縮或改組時,為免既得利益分子反對、拖延進度,負責人便會尋求諮詢公司的意見,然後按照其所提報告辦事,以杜悠悠眾口。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如要裁員,會向諮詢公司陳明目的,後者若原則上同意,便會獲聘(收費不菲,以美國為例,二○一六年這類諮詢費達二百億美元水平)並派出專人,循此方向深入研究,結論當然是裁員對公司最有利……「專責小組」是上屆政府的遺澤(周永新教授領導的另一個研究項目亦然),雖然成員俱為業界精英,但領導人與現屆政府溝通不足(也許現屆領導人對之「不重視」也許授權另有其人因此「專責小組」對現屆領導人尊重不足),不了解當局意欲何為,只遵照上屆政府的旨意辦事,結果所作報告,便不一定「合用」。從已公開的資料,林鄭市長對「專責小組」的研究方向以至會達成何種結論,已瞭如指掌,可能覺得「不合用」,因而未待「報告」出爐,便提出自己委任顧問呈上的報告……「專責小組」沒有跟足資本主義社會的規矩辦事,《報告》即使非常中肯,因不中「老細」意,被束諸高閣存諸倉底,是意料中事。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