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1年7月20日

林行止 林行止專欄

立廿三條暫擱國安法 釋囤地建公屋紓民困

一、

負責港澳事務的最高官員、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去周五(十六日)在《港區國安法》實施一周年於北京、香港和澳門舉行的連線(視像)會議,發表指示性演說,強調《國安法》南下一周年,已發揮「巨大威力」,其成為「保香港安全、安定、安寧之法」,已有定論。夏氏的講話當然非常重要,而筆者認為重中之重的是「管治排除反中亂港者是鐵的底線」及「港人將告別劏房籠屋」!有別於過往內地澳港官員務虛性比較強的有關講話,夏主任說的十分具體務實,此為筆者認為其講話具「指示性」的原因。

在這次講話中,夏主任直接對「治港者」提出兩項政治要求和五項能力要求。那即是說,符合這些要求的特府官員,才算稱職。根據往例,這類「業績」評估,概由監督特府營運、掌握酌情權的京官說了算,以當下的權力結構,這樣做並無不妥,但難免有部分港人會發幾聲悽厲呼叫和幾聲抽泣,招惹不慣有人在臥榻之側鼾睡的京官不快!

為解此窘,筆者認為既然說得這麼具體,由國務院委任的港官是否稱職,可交由立法會議員投票決定。經過人大「改善」後的立法會選舉,候選人和當選者的政治資格和議事能力,均為京官認可,立法會既有監督政府是否在「正確道路」上施政的責職,由其成員一人一票決定「治港者」辦事是否正確無誤、有否堅決貫徹夏氏的指示,豈非最佳最適且可大大彰顯立法會具前朝所無的民主功能!

夏主任有關特府必須深化《港區國安法》實施的指示,除了要做好辦妥未來三項選舉,積極籌備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是為當務之急。事到如今,筆者認同特府應全速為此法立法(「豬欄效應」果真有效),不過,筆者有一「進言」,二十三條立法後,應暫時性收回、擱置《港區國安法》,這絕非對此法不敬不畏,惟把此大法定性為「備而不用之法」(The Not used Law),在反中亂港分子已被排除出治港團隊即香港已在安定繁榮的康莊大道上昂首前行,這樣做等同向「國際人士」招手。當然,有人會說,當大灣區全面推行人民幣數碼化後,港元肯定會跟進,果如是,即使屆時港元被迫與美元脫鈎(更可能的是,國務院下令港元與美元脫鈎),港元便變相與人民幣合而為一,等於中港成為貨幣共同體,受惠於強大祖國,香港是否仍有國際城市之實,已無關宏旨。這種推斷有其道理,然而,如果「外人」卻步,香港便難復昔日華洋混雜、經濟生機勃發、社會多元活潑的旺景……。新加坡根本沒有貨幣問題,仍行連串招徠外商的政策,目的便在營造外商(及各色人等)雲集的城市、不可能不是國際都會的名與實。香港仍有若干對內地有助益的優勢,保存並令之發揚光大,立二十三條後讓《國安法》暫時「退休」,是不錯的主意。

二、

「港人將告別劏房籠屋」,是夏主任下達的「硬指示」,亦是北京對未來香港的「期盼」。眾所周知,香港樓價,因為這樣那樣的理由(本欄過去曾有不少評論),形成長期凌厲升勢,遠比港人平均入息增幅為高。據今年二月下旬由美國兩家非政府組織「城市革新學社」(Urban Reform Institute)和「公共政策新領域中心」(Frontier Centre for Public Policy)合作、以Demographia為名發表的全球城市(八國共九十二城)樓價負擔能力報告,香港連續十一年蟬聯世界樓價最難負擔的城市,最難負擔的具體情況為平均入息家庭,要不食人間煙火近二十一年才買得起一層「私樓」;三月上旬香港立法會秘書處發表的「研究簡報」,透露自置物業比率由二○○四年的百分之五十四點三挫至二○二○年的百分之五十一點二,這種趨勢與樓價負擔能力調查的數據相配,亦反映了期間樓價漲升近四倍對「無殼蝸牛」的「殺傷力」……。

樓價與收入背馳,特府並非視若無睹,只是受主客觀因素的牽制,歷屆政府的有關政策,不是半途而廢便是根本無法起步,結果樓市長旺……。這種情況與有「房住不炒」之思及有心讓居民有「適足居住」權利的北京政府,對香港的物業市道有「微言」,情理中事。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在今年春節酒會上的發言,便提出要拿出精準有效的施政,逐步破解本港數項重大「深層次矛盾」特別是土地及房屋問題的措施,京官終於「讀懂香港這本書」,「沉澱」數月之後,夏主任遂堅定地下達「告別劏房和籠屋」的指示!

三、

如何完成上級交下的任務?以特府的行政能力,並非不能克服的難事,但要達標而又不致對總體經濟有負面衝擊,且不會破壞自由市場機制,便非審慎從事及有「新思維」不為功。

這些年來,有關讓香港樓市「健康發展」的研究報告,已有數起,方方面面的問題都有論及,但筆者仍有兩點「進言」,謹供參考。

其一是,政府必須設法杜絕(立法禁止及由警方明查暗訪)為營造樓價飆升供不應求假象的「排隊黨」,這種經濟學家認為會產生「促銷活動」的「長龍效應」,數十年前如是,如今是否仍餘勢未散,執法當局及業界有良知者,應拿出勇氣,清除這種扭曲自由市場運作的人為障礙。

其一是,由於新增土地有限而人口增長(及經濟發展)無限,地價昂貴真的是自古已然,當然,在創造財富速度猛進的承平繁榮期,尤為如此。關於我國古代地價,尚秉和的《歷代社會風俗事物考》解讀《莊子.逍遙遊》:「金方寸重一斤為一金。是每地一畝,值金十六両也」。土地(古時專指農地)有價,財主囤地愈甚,結果是地價反覆上升,無力購地者便苦不堪言。台灣經濟學家侯家駒在《中國經濟思想史略》,引《魏書.孝文帝紀》:「富強者並兼山澤,貧弱者望絕一廛,致令地有遺利,民無餘財,或爭畝畔以亡身,或因饑饉以棄業,而欲天下太平,百姓豐足,安可得哉」,清清爽爽數十言,寫盡財主購地斂財的「盛況」。中共建國後即行土改之政,其貫徹手段雖惹眾議,但其欲令「富強者」不得「並兼山澤」之政可嘉,且此舉確曾令貧農「大翻身」。循此路向,內地禁絕「炒樓」,香港行劏房籠屋盡去的新政,即使有違百數十年來的「土地政策」,在京官指示下,特府必會全力推行……。筆者相信所有視土地為奇貨而囤積居奇的大地主,在不久的將來(如完善的立法會運作後),都會不理贏虧「依法」把之投入市場以紓土地不足之困。

英國報道文學名家西蒙.溫徹斯特(S. Winchester,筆者曾詳細評介其名著《一個愛中國的人》〔The Man Who loved China〕,寫李約瑟與魯桂珍的私情;收《中國情緣》)的新著《土地——對土地的飢渴如何塑造現代世界》(LAND-How the Hunger for Ownership Shaped the Modern World),對中國和香港的着墨無多,惟對西方世界的「土地分配」,充滿令你料想不到、多姿多采的「史實」,加上生花妙筆、大增讀趣的敍事(稍後當作一文),具體而微地點出大財主大購土地(美國百名富翁擁有如佛羅里達州大小的土地),是城鎮物業價格居高難下的主要成因,而紓解土地因此不足的問題,作者認為「土地由社區通過本地信託基金共同擁有,是次佳之選……。」作為香港法定的大地主,特府釋放更多土地興建更多「公屋」的時機已至。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