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3年10月7日

姚穎謙 上善若水

Nvidia切莫輕視中國速度

上集提到Nvidia從一而終,以顯示卡(GPU)設計作為矢志不渝的事業;巿場對顯示卡方面的需求在近世因人工智能、超級運算、自動駕駛汽車等而需求日增,促成了Nvidia成為一代神股,在過去10年間股價大升125倍(2013年10月時才3.56美元一股)。今期繼續有關Nvidia的分析。

一直以來,許多人認為大語言模型(LLM,讓電腦能理解、使用人類語言的工具)表現出所謂思考能力,其實只是因為學習了大量膚淺統計數據集合的結果,最多只會是一隻隨機鸚鵡(stochastic parrots)。距離真正會思考,包含數據生成過程的連貫模型(世界模型world representations)差距很遠。2021年華盛頓大學語言學家Emily M. Bender論文就是這個觀點。

全球巿值第六大公司

然而近日美國科技大校MIT研究者發現,LLM在多個尺度上都學習了空間和時間的線性表徵,而這些表徵對不同的提示變化具有穩健性,並且在不同環境類型(如城市和地標)中具有統一性。他們甚至發現,LLM還具有獨立「空間神經元」和「時間神經元」,能可靠地編碼空間和時間座標。LLM絕不僅僅是學習了表面的統計數據,而是獲得了關於空間和時間等基本維度的結構化知識;大語言模型能夠理解世界。

人工智能的開展使Nvidia在多個事業群中可以大展拳腳。以生成式AI為例,它可以創造新內容和是有自己「想法」的人工智能,可創造對話、故事、圖像、影片和音樂。自動駕駛可取代人類實行精準可靠即時判斷,國防系統使用深度學習來自動標示衞星影像中感興趣的區域,而它們共通點是全都依賴GPU支緩。

地緣政治影響在華銷售

以周四(5日)收巿價每股446.88元(美元.下同)計算,Nvidia巿值11000億元。股價的高歌猛進,已使Nvidia超越Meta Platforms、Tesla和Berkshire Hathaway,成為全世界巿值第六大公司,以預期每股盈利9.72元和18.3元推算,其巿盈率在本年和明年為45.98倍和24.42倍。巿盈率雖然因HGX的出台而快速回落,但20餘倍的巿盈率是基於Nvidia缺乏對手和企業們的投資計劃如期推展,可是宏觀形勢往往不盡人意,以此價買入Nvidia似乎過於樂觀。

從最新業績方面,Nvidia整體毛利率達71.2%,收入和利潤中數據中心事業都超過75%,作了最大部分貢獻,其次為遊戲事業群的兩成。第二季數據中心收入按年升1.71倍至103億元,遠高於巿面上預期的80億元,按季則增1.41倍。NVIDIA HGX™ 人工智慧超級運算平台整合NVIDIA GPU、NVLink®、NVIDIA網絡的功能和最佳化人工智慧和高效能運算(HPC)軟體堆疊software stack,提供最優異的應用程式效能,數據中心運算銷售因HGX在生成AI和大型語言模型設置而按年急升2倍,網絡收入也因InifinBand networking(「無限頻寬」,IB,用於高效能運算的電腦網絡通訊標準,擁有很高吞吐量和極低的延遲latency)而倍升。

該公司坦承中美關係緊張將影響在華數據中心銷售,然而中國數據中心業務目前只佔公司數據中心的兩成,而公司增長點俯拾皆是,加上美國強勢盟友眾多,Nvidia因此也具備毋須密切解讀國際關係。

但是,國外的競爭不容忽視,中國速度在最近芯片之爭已經體現出來。華為在面對美國政府粗暴干預下,推出內置7納米芯片、擁有衞星通訊功能的HUAWEI Mate 60 Pro體現出來。當去年存疑者還在嘲笑中國芯片「大即是美」,14納米已是國內科技頂峰時,今年量產的7納米芯片使他們啞口無言。

內地GPU工藝急起直追

在另一個科技主場戰場上中國也有長足發展,其GPU技術已從早期龍芯演進至目前的RISC-V架構,沐曦、芯動科技、摩爾、壁仞科技等內地新進GPU廠的迅速發展也使中國GPU工藝快速追近Nvidia。雖然內地未有可以配合其自身研發GPU的軟件及平台支援,惟國產GPU發展初期通過兼容CUDA的部分功能快速拓展市場,同時降低開發難度和用戶移植成本。

長期來看,內地GPU廠商需要不斷提升自身的軟硬件實力,打造一個自己的、獨具特色的軟硬件生態系統,但在國策的配合,外交關係和國內跨部門合作的良好條件下,中國GPU勢必可以闖出新天,跟中國在國防、衞星通訊、5G技術、芯片研發一樣開闢屬於自己的新天新地。如此一來,目前巿場賦予Nvidia的高溢價將難以持續,數據中心客戶因性價比已轉投中國GPU廠商懷抱將使Nvidia的強勢可一不可再。

最後,2024年利潤急增也是建基於供應樽頸得以紓緩的預期,如CoWoS高端包封商(advanced packaging,滙合多個電子、機械、半導體配件的工序)供應復常,貨品輸華沒有限制、企業資本投放如常等。加上Nvidia股價往往在最好景時大幅下挫,目前筆者確實難以找到買入該股的誘因。

總括而言,GPU的平行運算力可以在人工智能、機器學習、自動駕駛、遊戲和超級運算中發揮得淋漓盡致。

Nvidia又在同業漠視GPU的年代,苦心經營了GPU專屬的軟件CUDA和平台HGX,令到Nvidia成為了勢不可當的長期利潤增長股。可是,目前估值之高很大程度上是基於往績所給予投資人的信心,完全漠視了中國GPU發展的急速冒起、企業客戶需求和供應鏈潛在限制,現價難有吸引力。

作者為博士、財務總監、專業投資者協會專家顧問、CFA、FCPA、FHKIoD

專頁:facebook.com/yiuwinghim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