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1月20日

沈旭暉 國際隨緣家書

巴黎女教授口中的計時炸彈

巴黎是筆者很喜歡的城市,身在其中,穿越古今,彷彿什麼都變得有品味。但偏偏是這樣的城市,近年接二連三發生恐襲,且按這趨勢恐怕還陸續有來,為巴黎加添了一抹宿命色彩。拋開文學語言,就不得不理性地問:「這股宿命從何而來?單是因為新移民、穆斯林、文明衝突、法國政策,還是有我們不能理解的什麼?」

月前,筆者在巴黎與一位年齡相若的女教授敍舊。她精通中文,是法國新生代的中國通,習慣不同文化衝擊,卻不斷說對巴黎前景感絕望,強調大家看到那精緻優雅的巴黎,並非巴黎全部。她稱圍繞巴黎的近郊地區,已成為法國「三不管」地帶,巴黎政府管不到,其他地方政府無強大執行力,國家又不知從何介入,令當地人自成一國,成為法國最大隱憂。當地居民通常是新移民及其後代,未能被城市消化,只能聚在一起維生,由於大都是穆斯林,慢慢形成獨特的法國穆斯林社群,與主流法國文化逐漸背道而馳。

更諷刺的是,她說這些法國穆斯林雖強調自身宗教認同,但其實對伊斯蘭世界的認識很有限,絕大多數只會說法語,接收的資訊也來自法國媒體,只是為了逃避難以在法國社會向上流動的現實,才刻意找一個「他者」身份來寄託。因在大城市的生計成問題,巴黎近郊便成為他們勢力範圍,種種非法活動盛行,毒品、廉價妓女等源源不絕,且有自身「民兵」,連一般警員也不敢干涉。每次選舉,主流候選人都避免進入相關地區,以免自討沒趣,而曾「大膽」進入的薩爾科齊,也難逃被轟走的下場。

由此看來,法國要全部融合這批新移民,基本上是沒可能。他們已尾大不掉,有了自身社區,且跟主流法國分道揚鑣。另一方面,他們與原來的母體,例如阿爾及利亞、突尼斯等,其實同樣愈來愈隔膜,因在法國成長的新一代其實沒多少母體聯繫,與真正在地的鄉親父老根本無共同話題及共同生活體驗,更談不上有共同利益。到最後,他們衍生出非法國、非母體、強調伊斯蘭、但又要在法國本土的新身份認同,「伊斯蘭國」(IS)興起,正好承載此奇怪身份。只要這批人有0.01%持激進主義傾向,便可能成為恐怖分子,法國反恐就注定徒勞。

聽她說着說着,強烈感到法國精英對未來的惘然,弔詭是這份惘然可算是對法國平等、自由、博愛等核心價值的質疑,而他們要捍衞的,卻又正是傳統法國文化。假如恐襲不斷出現,法國核心價值的根本也難免被大幅改變,單是此點,已教面前的精英不是味兒。但若果改變了價值觀,還是不能確保巴黎安全,要天天活在惶恐中,那更是雙輸。這些道理說來不難懂,但要設身處地自處又是另一回事。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