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2年6月1日

劉群章 酒食浪遊

今生緣盡 來生再會

媽媽在港病重彌留,當時如果我馬上回去,可能見到她最後一面,是我見到她而矣,那時她已經對她周圍世界、人與物均了無反應。

堅強不屈

因此反覆思量,心想手術後她雖說是昏迷不醒,弟妹兩人獲准探過她一兩次,弟弟說她的生命指數還是可以的,他們亦與主診及當值醫生和護士有緊密聯絡。我與身在美國的小妹,每天都收到他們的WhatsApp短訊,報告每次從醫院得到的最新消息。

我一邊覺得媽媽會渡過這危險關頭,祖母過了百歲大壽才過身,我是在這兩個堅強不屈、吃盡人間苦頭的女人膝下長大的,媽媽應該像祖母一樣長命百歲。

與此同時,我亦理性地知道,不能靠過去經驗,這種想法是自欺欺人,不肯面對現實。

手術後,媽媽被送進深切治療病房,每天香港都傳來不少分析她病情資訊,我腦袋裏有各種聲音、有數不清的反應。媽媽要是活下來會需要怎樣的康復治療?她會認得我們嗎?性格又會改變嗎?要是過不了這一關,她又會有什麼遺憾呢?也不管怎樣的遺憾,我們可能也幫不上忙。

就這樣思前想後,一切感覺亂七八糟,仍未取消法國遊時,連知道媽媽消息的朋友也追問,你怎麼還在這裏?要等到什麼時候才回去?美國的小妹跟我們說,我走不開啊,根本買不到機票,何況我終於等到兒子大學畢業了,我好想看他戴那頂四方帽呢。

我第一個支持小妹不回港的決定,可能我早就不自覺地認為,我自己也不會回去。我提醒妹妹,媽媽不是常跟我們說,你們忙你們自己的事,不用管我。

活到這把年紀,她怎會不知道生活就是如此?不管子女留在身邊還是在地球的另一端,他們總有比媽媽更重要的事要辦。各自有自己的生活模式、對外的承諾,有意義的如兒子畢業,無意思的像與朋友去法國飲飲食食,每個人最重要的項目都不一樣,總之不會是老爸老媽。

不過最終我還是決定返港,取消所有法國旅遊行程,在臉書的支援香港檢疫者網頁上,詢問有哪些檢疫酒店可能有臨時酒店房出租,有哪幾家航空公司仍有飛往香港的航班,找家持有香港政府要求的ISO認證的化驗所做上機前PCR檢測……可惜就在一切逐漸就緒時,香港傳來消息,醫生挪走媽媽的呼吸機後,她在醫院給她的嗎啡幫忙下,安然離世。

無法彌補

聽見這消息後,驟然覺得難以置信,怎麼可能呢?不是說拿走呼吸機後,讓她可以自己呼吸嗎?最難過的感受,並非趕不及見她最後一面,而是感覺一生有欠媽媽,現在已經無法彌補。

她年輕時生活艱辛,一個人帶大6個孩子,就靠我祖母一個人做家傭的一點收入。踏進中年,大、小兩個女兒都婚姻失敗,她二話不說,就負起看顧襁褓外孫的責任,先在香港幫我,然後更要遠赴洛杉磯,做小妹兒子的免費保母。

直至中年過後,媽才算開始過自由自在的舒服日子,但沒多久她又有另一個重要的責任:照顧年邁的家婆。她從不抱怨或者自誇,也絕少稱讚別人。

記憶中,她從來未曾對我們說過什麼讚賞之言,童年時,我受罰多、獲獎賞少,我後面5個弟妹亦然。

對子女要求高是好是壞,見仁見智,很難三言兩語說得清楚。我與媽媽關係不夠親密,加上離開她身邊26年,驀然回首,才突然發覺媽媽已達暮年,要親密已經時日無多,如今更一切俱往矣。

最後一次,她與妹妹來芝加哥探我,她最喜歡的就是植物公園,還有在郊區Wilmette那不談宗教的Bahá'í Temple。

撰文 : 劉群章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