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3月17日

譚淑美 訪談錄

新型冠狀病毒戰報之遊客旺區飲食零售行情

新型冠狀肺炎疫情下,訪港旅客大幅減少,昔日的黃金地段──油尖旺、銅鑼灣、中環,食肆店舖人流稀疏,尖沙咀不少時裝店在門口放賣防疫裝備如口罩、搓手液、防護帽來增加收入;在中環蘭桂坊和蘇豪區,有酒吧負責人形容:「夜晚10點後,整條街變死城。」至於近期打正「黃色經濟圈」旗號的食肆或飲品店,其負責人皆說生意有受疫情影響,不過也有不少年輕人按圖索驥找上門,暫時捱得住!在酒店方面,萬通集團董事羅啟邦說,在調低平均房價至每晚僅200多元後,入住率竟可達九成。

昔日的尖沙咀加連威道是時裝店和食肆的集中地,但是日記者由加拿芬道沿着加連威老道行至漆咸道南,才約3分鐘路程,已出現20多間吉舖及不少估計是沒有結業卻未有開門的店舖──例如富邦銀行下午未到4時已關門。

街尾一間首飾店,放了搓手液在門口發售。但由於近期搓手液已陸續返貨,因此銷情一般。老闆甘先生說,「每天只有五六個客人購物,生意大跌九成。」

因為街上沒什麼遊客,他們由原本朝九晚五開門,現把營業時間改為下午1至4時。他們不單做零售,在粉嶺也有工場製作首飾,但現時已在停廠狀態,「我們的首飾銷售到歐洲,但很多新單都取消。工廠約30名員工要放無薪假。他站在加連威老道上,眺望對面一間臨時店舖,「現在這條街好多這類短租舖,每天租金千多元!」

時裝店口罩最好賣

在對面街,有間時裝店名為「All全店50」,顧名思義這店劃一每件衫的售價都是50元。黃小姐是售貨員,記者進入店內的時候,剛好有客人對一頂防護帽有興趣,防護帽標價100元,客人叫她拿來看一看。

黃小姐說,「本來我們每天有兩個售貨員看舖,現在有一個放無薪假,只剩我一人。今日至目前為止(約下午3點半)只賣出一件衫,即是50蚊!」

同在加連威老道,有一間外賣茶店「下站帖」,牆身貼滿色彩繽紛的Post-it,一看就知是一間黃店。但當市民人人戴口罩出街,還有人在街上買外賣飲料嗎?店員Shine說,若大家都戴口罩,買外賣飲品當然很不方便,但也有客人買回家喝。他說「黃店」招牌對生意的確有幫助,「幾十蚊一杯飲品,同路人很多都願意支持。」

至於樓上舖如利時商場,雖然都有零星吉舖,但空置的比例就沒有街舖那麼誇張,也許是租金相對便宜,他們又可靠熟客支持。

一間名為SINO的時裝店亦有擺賣口罩、搓手液等防疫裝備,其中韓國口罩KF94小童裝標價16元一個,都是市價吧。售貨員劉小姐苦笑說,最好賣的是口罩,而記者是當天第一個到她店內的人(當時約下午4時,事實上利時商場一個客人都沒有)。

劉小姐慨嘆:「生意跌一半,我們本來有3間分店,老細頂唔順,已經執咗一間!其實由去年(反送中)運動開始,生意已經好差,我們靠佣金出糧,自己都好大壓力。最差全日只做成一宗金額為250元的生意。」

酒店劈價長租客增

記者離開尖沙咀去到位於油麻地的M1酒店,萬通集團董事羅啟邦及M1總經理劉潔盈早已在等候。首先談到入住率,想不到萬通集團旗下3間分別在油麻地、旺角及北角的M1酒店,直至目前為止入住率竟然高達九成或以上!

「但房價就大跌,平均來說,房價跌六成。」他們同聲道。

羅啟邦指,「相比去年同期,每日平均房價約700多元,現在則是200多元。」劉潔盈補充,客人分布方面,由以往主要是遊客(七至八成),變成現在以長租住客(連續租住14天或以上)為多,佔六至七成,當中包括一些因家裏裝修而要暫居酒店的客人。「現在遊客幾乎是零,我已很久沒有見過一些拿着行李箱走來走去的自由行客人了。」聽講訂酒店不能超過28天?「其實這是旅遊網站一些玩法,如果客人再重新做booking是OK的。」劉潔盈解釋。

由於入住率高,羅啟邦說一直沒有炒人,也沒有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或減薪。

政府設立了300億元的防疫基金,其中5個房間或以下的賓館可獲5萬元,6個或以上房間可獲8萬元,但酒店就無份。「計算方法是以牌照去計,例如佐敦某賓館有90多間房,但當中隱藏了18個牌。」他們忿忿不平道:「即是5萬或8萬元,乘以18,他們攞到的錢其實好多!」劉潔盈續說,「亦有些賓館一個牌有一間房,他們亦能拿取這個資助。」

「我們向旅遊界立法會議姚思榮反映過,他說繼續跟進……」羅啟邦坦言,M1的3間酒店中,只有旺角是租來的物業,其餘兩間是自置物業。「也許大家認為酒店很多是大財團經營,所以若政府把酒店也納入資助範圍,可能會被小市民非議。那麼我會建議100個房間以下的酒店,攞到50萬元一次性資助,以避免酒店『熄燈』的情況。」

「熄燈」是什麼意思?羅啟邦透露,周遭有不少酒店已關燈暫停營業。即使對他們來說「熄燈的虧蝕會較少」,但羅啟邦仍選擇繼續經營,因為「我們深信疫情過後,遊客數量即時反彈,到時要重新培訓及招聘員工會來不及」。

在防疫措施方面,M1暫時不接待來自湖北的居民,而客人在酒店範圍內必須佩戴口罩。此外,曾經有人透過中間人問他們是否可以接收做醫護的客人,但「管理層商討過後,認為不合適,暫時都不會考慮。」

在港島方面,記者去到蘭桂坊及蘇豪一帶看看。

蘭桂坊The China Bar的負責人Sahil說近期生意跌了75%,「現在我們全天只有3名員工在工作,而以往有3人負責樓面、3人負責酒吧、4人負責保安。中午及Happy Hour都有客人來,但現在晚上10時後,整個蘭桂坊幾乎變成死城!」由於員工減少,他有時甚至要幫忙做一些清潔工作。

食肆生意普遍減半

蘇豪有一間法國餐廳名為F.A.B Bistro,來自法國的經理Victor說:「現時的生意跌逾45%。」雖然街道在深夜比較冷清,但他們仍然維持至凌晨2時才關門,「因有些常客仍然會來,所以我們會營業至原定時間。」在生意不景氣下,他們推出很多優惠套餐,例如逢周一晚,主菜有買一送一優惠等等。

不少外國人不戴口罩,Victor也不例外,他更揚言家裏一個口罩都沒有!他單身,所以家裏沒有女人為他張羅口罩?「我不相信這一套,當我們生病,就去健身吧,出一身汗,就能康復過來。」身形魁梧的他道,除非去機場,否則他不會戴口罩。至於搭港鐵,他說未必會戴。他打趣說,「現在大家不是都用酒精搓手液嗎?那麼來喝酒,就能殺病毒了!」餐廳沒有裁員或減薪,「一切沒有改變」。

在疫情蔓延之際,Victor最感好奇的是,有食客甫坐下就不停消毒,「匙羹、叉……他們都一一消毒,我覺得太誇張!」

蘇豪士丹頓街的The Boilermaker門外,豎起一個黑板,上面用英文寫着:「葡萄酒、烈酒不論晝夜只是40元」,這可能是蘇豪區數一數二便宜的價格。老闆是香港人Dennis,他說本來這是聖誕節的推廣,因近期人流大幅減少,所以把優惠延長。他說生意跌五至七成左右,「之前我們在凌晨約2至3時關門,現在提早在深夜12至1時就關門。」在疫情底下,他仍是笑容滿面,「兼職工已經可以返屋企瞓覺!至於其他員工的薪水都有減,兩成左右啦,共渡時艱嘛。」業主有沒有減租?「佢唔肯呀!」

最後,記者去到位於銅鑼灣的瀛豐放題料理專門店,是一間樓上舖,店主常家強早前因為向市民免費派發口罩而獲得網民激讚。他說近期生意跌了五成,幸而因屬於黃色經濟圈一分子,所以仍然捱到,未至於炒人減薪。「我們有很多後生仔客人,樓下其他食肆起碼跌八成。」

為何向市民派口罩?他說是因為農曆新年時在泰國華欣搜購口罩,但他竟然在這個偏遠的城市都找不到口罩,回港後又見到藥房炒風四起。

常家強認真地說:「剛好家裏的印傭說有親戚在印尼醫院工作,可以委託對方買口罩,於是我前後就買了6000個,在預留給親友及同事等之後,就把2000個口罩派街坊。業主十分好人,開放了地下一個空置舖位給我們派口罩,市民每人3個,醫護每人6個,45分鐘就派完了。」他坦言,雖然業主已經減租兩成,但每個月仍在蝕錢。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