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5月25日

余家強 小說港

沒齒難忘(一)

老牙醫遞給病人鏡子,輕輕說:「大功告成。」

病人端詳着,他同樣白髮蒼蒼,照鏡看牙齒,毋寧更像照清自己皺紋。

「手藝真好。」病人讚道:「杜醫生你對牙齒很有感情吧?比那些『黃綠』細心得多了。」

老牙醫瞥一瞥覆診資料姓名欄,淺笑道:「元先生,牙代表人的骨相。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口面不知心。怎樣知道一個人內裏好不好?古人相信牙齒是唯一外露的骨頭,以前人口販子格外留意孩子的牙,來評估貨色呢,謂之『看牙口』。雖然觀念不完全正確,但牙齒實在反映很多事情。」

姓元的病人道:「你的口吻不像西醫啊。」

老牙醫道:「不怕見笑,我在內地讀牙科,靠考香港牙醫管理委員會的許可試而執業的。其實你留意門口招牌的英文就知,但誰會留意?」

病人從牙椅坐直身子問:「那你又告訴我?」

老牙醫嘆道:「多年來,這身份畢竟遭受些歧視。不瞞你說,今天是我最後一天,現在已經黃昏,元先生大概是我最後的病人,所以都沒所謂了。」

病人道:「這麼有緣啊……難考嗎?」後半句指執業試。

「難。」老牙醫停下收拾着器具的手,緬懷那場近乎不可能任務。執業試門檻奇高,意義根本在於謝絕外人入行(香港大學學生則免試),及格率近乎零,卻給他考到了。

註冊牙醫杜根,終於名正言順。

可想而知,內地畢業者,不少經歷過在城寨非法行醫的黑暗歲月。

今天1997年6月30日。

姓元病人注視道:「你的手仍很穩定。」

老牙醫苦笑道:「不中用了,私人執業沒退休年齡限制,但自己知自己事,做這行,手一抖便誤己誤人。」

病人道:「我們拿槍的手也要絕對穩定。」

老牙醫一怔,再看清覆診資料──元算僻姓,兼且姓元名珪,如此特別,自己竟然沒留意。

「元警官,四十年不見了。」老牙醫像又醒起什麼,按着對講機向外頭護士說:「陳姑娘,病人元先生是我朋友,待會不用收他診金。」

病人連忙搖手道:「不,我不是這意思。」

老牙醫幫着他調節牙椅至坐得舒服, 一邊笑說:「對對對,我真儍,元警官是公務員,有公家醫療……」

病人道:「正如我說,我欣賞你手藝。」

「哪裏哪裏。」老醫生翻着資料說:「今次是第三次覆診,之前怎麼不表明身份?」

病人道:「你們牙醫飽人不知餓人飢呀,牙未整好何來心情說話?上次你還一邊給我帶牙套一邊搭訕,可以怎答?」

兩個老人哈哈大笑起來。但氣氛很快乾澀。

病人忽然問:「真的今天最後?」

老牙醫點點頭。

病人道:「那麼,有些事情要弄清楚。」

老牙醫若有所悟,再度按向對講機說:「陳姑娘,今天已沒其他病人吧?你可以鎖門先走,我和元先生多談一會。」

時間回到1957年。

元珪二十出頭,剛由軍裝調遷至刑事偵緝處探員,駐守九龍城。

常說九龍城寨屬於三不管地帶,但總有案件非要警察出動不可,例如:屍體發現。

元珪這天大清早便隨上司第一次進城寨。上司提醒新丁說:「入去了,別太招搖,但也不用怕,我們有槍的。」

拿槍的手要絕對穩定。

那時標準配備Webley MK5型點38口徑拗輪。

在一處勉強算垃圾站的地方,女屍像垃圾般躺在一個大行李箱上。

遠遠圍了幾重旁觀者,有婦女、老人、不用上學的小孩,但更多是黑社會在監視。

上司罕有地收斂,自行低聲向發現者(倒糞的婆婆)問訊,打個眼色,示意元珪檢查屍體。

當年沒嚴格法證觀念,元珪是為自己着想才戴上手套。女屍很年輕,25歲吧,死去不久,模樣不算恐怖,甚至稱得上漂亮,但頸上明顯有勒痕,分明被殺,兼且光天化日丟在路邊,令人不寒而慄。

耳畔聽着夜香婆向上司說今天黎明來拾荒時發現。城寨人口密集,膽敢大剌剌棄屍大概只有半夜時分,估計兇手即殺即丟,所以果然死去不久。

夜香婆囁嚅:「我不認識她,她不是這裏的人。人命關天,我才報警呀。」

上司沒好氣說:「那麼,其他並非命案就不用報警?」

女屍衣着土氣。城寨貧窮,衣衫襤褸很正常(風塵女子另計),但總覺格格不入。

元珪站起,視線移向陳舊的行李箱,心想:「如果行李箱屬於她,結合夜香婆說她並非城寨居民,她這身服裝根本像個內地人。偷渡來港?客死異鄉?隨身帶着行李,初來乍到第一晚便被殺?真可憐。」

看清女屍臉容,以被勒死來說,未免顯得太安詳吧?還有,窒息者會雙唇緊閉嗎?嘴形橫看豎看怪怪的。

元珪再次蹲下,輕輕扳開女死者的口,嗯,尚未完全僵硬,突然,大量血水流出來。元珪縮手不及,幸好戴了手套,惟暗嘆倒楣。

屍體口腔殘留血水不出奇,但今次多得過分,決堤似地涓涓直下,良久方休。元珪冷靜後,拿隨身電筒往內一照,他的口不自覺像女屍的口張得大大。

死者竟沒一顆牙齒,全給拔光!

青年探員抬頭,晨光熹微,有點暈眩,觸目剛巧幾塊「牙科」、「補牙」、「鑲牙」的黑市招牌。

這裏是九龍城寨。

(待續)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