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4月24日

譚淑美 領事訪談

法國總領事:居港法國人少惹麻煩

栢海川(Eric Berti)是法國駐港總領事。

來港之前,他擔任駐澳洲悉尼總領事一職。他笑言,居港的法國人多是尋求工作經驗,生活認真;而相對之下,去悉尼的法國人,多是為工作假期(working holiday),因此他那時經常要處理國民在當地所惹的麻煩。

此外,以「3字頭」當選法國總統的馬克龍備受全球注目,栢海川年紀較他大十八載,卻十分歡迎這名年輕總統,認為他為法國帶來自戴高樂總統以後最高速的一系列改革。

訪問在栢海川的官邸進行,那是在山頂的一幢建於上世紀四十年代的白色獨立屋,樓高兩層,沿屋外小路而下,還有一個私家泳池。記者以為這屋是買的,但栢海川說不是,是租的。「我們5年前把官邸賣了,因為它太殘舊了,地點都是在山頂。」

他在2015年來港履新,今年8月任期屆滿就要返回法國。

對於香港,栢海川說十分喜歡。

「在香港的職務,是我有史以來最忙碌的一份工。」他苦笑道,由於港人勤力,連周末周日都在工作,令他也要一起工作。「我通常在清早8時30分上班,一直工作至傍晚7時或7時30分。之後,我還要出席晚宴或去觀賞表演。周六,很多大學都舉辦活動,我又要出席。」

對於香港人的看法,他覺得我們很守秩序,「法國人完全不守規矩的,哈哈!」至於不太喜歡的則是,「當大家經過一道門,走在前面的人開門後不大理會身後的人,呯的一聲門就關上了。但在法國,我們會望一望後面,如果有人,我們會扶着門。否則,那是很不禮貌的。」

駐悉尼常遇麻煩

居港的法國人大概有多少人?

「大概有2至2.2萬名。」他想一想道。

他指,居港法國人有個好處,就是他們來港多是希望得到寶貴的工作經驗,因此較少惹麻煩,作為總領事的他也自然不用花精神去處理這些瑣事。

相比之下,他在澳洲悉尼就常常要面對「麻煩」。「悉尼也有大概2至2.4萬名法國人。」他認真地說。

他憶述一次「最麻煩的事件」。

「在悉尼的Martin Place,為了紀念一次世界大戰——澳洲曾派出30萬名士兵去支援歐洲,他們大部分去法國,但後來有4.5萬名士兵在法國死亡——為了紀念此事,Martin Place放了雕像,分別是紐西蘭及澳洲士兵。2013年的一個晚上,有個男子把交通雪糕筒放在其中一個雕像的頭上嬉戲,這事被攝影機拍下,在網絡引起軒然大波。我當時求神拜佛,希望這男子不要是法國人……但當然他是法國人!」他雙手合十,裝作祈求的表情。

根據當地報道,男子犯案當年21歲,在悉尼當侍應。當天跟朋友同行,他們喝醉了酒,過程被拍下並在電視播放。男子在事後3天向栢海川「自首」,栢海川勸服他們前去警署。那名法國男子,事後作出公開道歉。

「他最後被判罰款,但不用坐牢。」他嘆氣道。「他們是來過『工作假期』的。」「另外一次,2013年聖誕節前夕,在澳洲西北部發生了一宗罪案,有個法國男子被控謀殺。我要去聽審訊。我見到當地的警方,他們說年輕法國人在澳洲不守法,又在店舖盜竊。他們在澳洲甚至稱這種行徑為『法國購物』(French shopping)。因此,當我回到領事館,我寫了一封信,呼籲大家若遇到年輕的法國人,要提醒他們在澳洲要奉公守法。這封信後來去到法國記者的手中,很多法國報紙都有報道。」

「不過,在香港,我們就較少遇到這些問題!」他微笑道。

法國救濟金改革

談起「麻煩」,去年勝出大選的法國總統馬克龍,自上任後全速進行多方面改革,也遇到不少難題。但栢海川認為那是好的方向。

馬克龍現年40歲,栢海川較他大18年。「這是首次有法國總統年輕過我,哈哈!」他笑着說:「但有個年輕的總統是好事!他完全理解科技,對事物有新看法。他是個慧黠的人,明白歷史和哲學,他被較年長的人包圍,包括他的妻子。」

栢海川最佩服馬克龍的地方正在於他是改革派,「法國已很久沒有如此具規模的改革了,對上一次已是二戰後由戴高樂帶起的改革——差不多50年前的事。」他解釋:「其中一項是勞工改革,以往法國企業炒人遇到很大困難。他希望賦予企業在聘用人手時有更大彈性。這樣,企業可放膽招聘,被炒的人也更容易找到另一份工作。」

根據報道,馬克龍指有信心在5年內令失業率由目前的9.5%下降至7%。「此外,法國以往有個制度,當你失業時可領取救濟金,歷時數年,但這會令某些人不想搵工。新的改革是,當你去搵工,如那份工作適合你的專業,但你不肯做,OK。當你第三次搵工,別人請你,你又不肯做,你就不會再有救濟金。」

法國勞工法例是每周工作35小時(不計午膳時間),「原意是令工作可以分配給更多的人。但正如上述企業難炒人的問題,企業通常不傾向聘用新員工,改為以OT補水。」他一口氣說,根據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統計,法國人的生產力在全世界排第二,僅次於美國。「但我可以告訴你,我每周工時應該是35小時的一倍!哈哈!」

他有沒有超時補水?「沒有……因為我們是管理級。但如果下屬晚上8時或9時才離開,我會看看是否他的上級有問題,令他有做不完工作。」

馬克龍另一個有趣的改革是,他提出在2022年,希望法國全部雞隻以散養管理,「這是人道理由,不希望動物受太多痛苦。」未等記者提問,他已主動提到「鵝肝」——他道:「鵝肝真是個複雜問題,法國人太喜歡吃鵝肝了,而鵝被餵飼的情況卻是……我們有些工夫要做。其實法國人已減少吃肉,我們開始覺得吃得太多肉,對環境有害。中國菜很值得借鑑,就算有肉,都常常用肉絲。但在歐洲,我們則整塊牛扒吞落肚。我覺得要改變。」

他是否喜歡吃鵝肝?「對,不幸的是,我很喜歡。」他笑道。「在處理了雞的問題後,我們也要處理鵝及鴨的問題。」

法式濕吻與洗澡

在不少人心中,法國代表浪漫,他認同嗎?

「是!」他想也不用想就以秒速回答。「我們在工作與休憩之間尋找平衡,享受美食,我們亦保留了很多古老建築。」

他對「法式濕吻」有何看法?

他忽爾有點臉紅,笑道:「是。這可能是令法國浪漫的元素。我們是比較開放,人與人之間會有挑逗性的遊戲——這是法國文化。」

他是記者訪問以來首次談及「性」的外國駐港總領事,「法國人看性是比較自由開放的。但在#MeToo事件之後,有些人會開始拘謹一點,以免被人誤以為是性騷擾。」

在French Kiss以外,還有French Shower(法式洗澡),代表法國人不洗澡而只是噴上香水或止臭劑。「哈哈哈!在法國,我們稱此為Italian Shower(意式洗澡),不!我們是每天洗澡的。」

法國還有一個關鍵詞,那是名聞天下的美食:法式長棍麵包(Baguette)。

「麵包在法國來說是相當神聖的,巴黎有3萬間麵包舖,我們每天都會購買長棍麵包,是一個傳統,每年法國人吃掉60億條長棍麵包!好的長棍麵包是外脆內軟的,但它的壽命只有一天。我也十分喜歡長棍麵包。」

尾聲,請他分享一句諺語。

「Impossible n'est pas français!(Impossible is not French)」他道,「這是拿破崙的名言,意思是我們不應輕易放棄。那是他在西班牙戰役說的,但他最後都打敗仗,哈哈!」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