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2年2月10日

李道

清零或毒存?只看一關鍵…

新年過後,香港疫情趨於失控,每日新增確診人數翻倍增加。愈來愈多人因此憂慮,不論「清零」抑或「動態清零」均已不切實際;相對地,要求「與病毒共存」的聲音則愈來愈響,尤其Omicron的毒性有所降低。究竟,香港應該選擇哪一條路?坊間對此眾說紛紜。惟事實上,要斟酌的點,來來去去只有一個,就是一字記之曰「死」。

微觀不足懼 宏觀死者眾

基於Omicron致死率不高,如果單看「死」字,是否意味應該「毒存」?站於個人角度,經驗反映確診後不單徵狀輕微,與傷風、感冒無大差別,休養數天更可不藥而癒,故不少人覺得不足為懼,即使染疫亦無不可。然而,且別論未打針及身體條件較差者,一旦感染的風險始終較高,在流行病學及公共政策來說,則必須高企宏觀視角計數──觀乎西方的死傷枕藉,「清零」無疑才是低死亡率王道。

且讓數據說話。大家知不知道,現時美國每日有多少人死於新冠疫情?雖云死亡人數已較前減少,最新七天移動平均數字為2500人,少於疫苗普及前高峰的3500人;不過,以美國人口3.34億衡量,若然換算到人口750萬的香港,則相當於我們每天要面對50人死亡!而實際上,一直堅持「清零」的香港,整個疫情的兩年多來,總死亡人數為213人;也就是說,倘若香港疫情似美國嚴重,則4天左右所錄的死亡數字,已相當於過去整整2年的水平!請注意,這數字已是Omicron佔了主導、且是疫苗普及後的死亡情況!換轉英國數字,以當地人口約6800萬,最新日均死亡人數約250人,按香港人口推算亦相當於我們每天有27人死,亦即「毒存」短短8天所死人數已超過2年多來「清零」期間的死亡數字。

當然,如果香港的疫苗接種率,能從現時整體約70%進一步提高,屆時轉投「毒存」便有望將死亡數字壓低(美、英目前接種率約八成,跟香港差異不大)。可是,當看到意大利已有近85%人口打了針,當地日均仍有360人死亡,同樣按人口推算,仍相當於香港每日有45死!至於接種率高近95%的葡萄牙呢?當地日均亦有50人死,以同一人口比例看即相當於香港約38人!

稍作總結,以上一系列數據說明了幾個事實,也釐清了當前坊間的幾個誤會。

一,微觀地看,Omicron的死亡率縱然較前為低,但宏觀而言,尤其站在流行病學及公共衞生層面審視,現時西方「毒存」的死亡數字到底難以言低,包括遠遠高於一直堅持「清零」的香港。或受「毒存」意識形態作祟所累,西方輿論明顯出現文過飾非的傾向,往往強調微觀的死亡率低,卻避談本國死亡數字仍嫌偏高──普遍港人對前者根深柢固,卻對後者所知不多,甚而香港媒體和專家學者等,亦受西方輿論風向影響,跟隨彼岸口徑多談微觀之數……假如香港每日有數十人死,還有人說Omicron致死率低嗎?

推高接種率 死亡未必少

二,西方「毒存」很大程度依賴疫苗一招,甚至認為除疫苗外其餘一切措施如戴口罩等,都可基於接種率高而一律廢掉;可是,即使接種率高,從意大利、葡萄牙等地數據可知,這也不等於死亡率必然大減(其中,人口年齡的分布、醫療供應的質與量等,皆是左右疫下死亡率的因素)。必須澄清,疫苗肯定有助增強免疫能力,打針一定比不打針好;重點是,穩妥的抗疫手段好應多管齊下,尤須採納那些已被經驗證明切實有效的,而非過度迷信於單一辦法。其中,有人以為單靠高接種率,就可保障市民性命安全,經驗證明這未必足夠。

經驗論太少 假說滿天飛

三,現時的抗疫討論,亦嫌太少引述經驗,假說(hypothesis)則嫌太多。何謂假說?其背後總有一定道理,但卻未被實質經驗證實。回想新冠疫情出現之初,不少專家學者均曾表示,參考2003年沙士會在夏季消退,推斷COVID-19也將很快消散──經驗反映,這個說法錯誤透頂。不少專家學者今日亦指,疫苗普及後香港可安全地由「清零」轉向「毒存」;如前所述,經驗揭示兩者因果關係並非絕對。不少專家學者也展望將來,如世衞官員便指,當大部分人曾經染疫從而達致「群體免疫」,歐美疫情也勢將在未來數月自然消退;相關「假說」固然仍待時間及經驗去證明,但初步資料已指出,西方不少人雖已「中完又中,中完又中」,由確診到死亡的數字卻沒見頂回落跡象。

某程度言,災難面前容易謠言四起,因為大家均想超前預測未來,所以各種假說備受關注;然而,假說歸假說,經驗是經驗,我們到底應該多根據經驗而非假說作決。所謂高接種率就適合「毒存」,要不仍停留在假說層面,要不國際經驗早已證明不實;然則,我們又應不應該因此撤銷抗疫措施?

這裏再多談一點,就是經驗也有直接與間接、以至淺層與深層之分。何謂直接?舉例言之,就是比較已打針者與未打針者的確診與死亡數據,從而觀察疫苗的有效性;至於間接?則是在接種疫苗後,透過研究體內抗體的多寡,來推斷免疫能力的高低。兩個做法,哪個更為準確?答案不辯自明。何謂淺層?譬如發現Omicron病毒多集中在呼吸道,而非深入肺部裏面,就推斷病毒毒性不高;而後來深層研究則發現,Omicron病徵除了像傷風、感冒,還會造成腦霧、脫髮、記憶力減退、注意力不集中等,而「Long COVID(長新冠)」的後遺症更尚待進一步的觀察……

在疫情初期,我們對這隻全新病毒的了解不深、經驗不多,因而多抱懷疑態度審慎視之,包括以最壞打算先假設病毒能夠人傳人,而非等待研究結果證實後才滯後採取相應措施;來到今日,儘管世人對病毒所知增加,推論的準確度亦同步提高,惟這仍不代表假說可以取代經驗,甚至完全無視經驗。上述一系列圍繞「死」的經驗,正正說明「毒存」肯定不比「清零」可取,即使現時流行的是所謂毒性較弱的Omicron病毒株。

時值新正頭,實不宜談太多「死」;可是疫下唯一關鍵,就是一個「死」字,其餘考慮因素肯定等而下之。除非,市民不再罵執政者草菅人命,不再罵當權者重視經濟多於人命,甚而都接受了香港每日有數十人染疫死亡──即使毋懼病毒、年輕力壯的你幸免於難,身體條件較差以至無條件打針的長者、兒童,包括你的長輩和你的下一代則恐難幸免。

毒存經濟好?供應鏈危機!

退一步說,「毒存」又是否意味經濟社會復常必然勝過「清零」?答案也恐未必。

以香港為例,隨着近日疫情急速惡化,也開始出現供應鏈及通脹問題。受累有跨境司機確診,一來已令貨運業出現人手短缺問題,而內地也因此收緊對港司機的檢疫要求,供應受阻情況雪上加霜更大大推高了蔬菜價格。

此情此景,正跟西方目前面臨的危機相似,不過彼岸窘況更為嚴峻。美國CPI既升逾7%,多個行業如航空、航運等亦因員工缺勤嚴重而須停業。畢竟,人除了死亡還會生病,而病倒後總要休養停工;美國人口普查局日前便公布,1月上旬的Omicron疫情一度導致900萬人放病假,這就是「毒存」下病毒橫行的惡果。誰又覺得,「毒存」之後經濟社會運作會一帆風順,不再受到疫情困擾?彼岸通脹高企及供應鏈危機,難道不是放任病毒的重大病徵?

受惠「清零」,由香港到內地,便未出現上述供應鏈及通脹問題。誠然,美國經濟表現良好,年率化的第四季GDP大增6.9%,罕有地比內地的4%增幅還要高。不過,一來這是受去年基數較低影響,IMF最新預測指出,基數效應消退後美國今明兩年GDP增幅將分別減至4%和2.6%,反之內地則分別為4.8%和5.2%;二來,美國GDP亦很大程度受惠於財幣雙策的大水漫灌,隨着聯儲局不得不因應過高通脹而大幅調高利率,當地尚恐出現滯脹風險。不獨美國,奉行「毒存」政策的英國情況也類同。

試問,假如香港也出現7%的通脹,市民容易接受嗎?試問,如果金管局似英國央行般,竟因通脹高企而呼籲僱主限制加薪,港人又不會非議?事實上,彼岸工資漲幅大大落後通脹,即當地人生計並無受惠經濟增長而變好,反是備受通脹蠶食而變差。

再者,不要忘記,香港對內地經濟依存度高,內地供港食品更不可能中斷;這意味着,香港抗疫政策很大程度取決於內地取態。在前述的蔬菜例子裏,假如香港為了跟西方接通而選擇「毒存」,那麼跨境司機能否續享免檢疫待遇無縫進出內地?不可能吧。所以,香港跟內地一樣選擇「清零」,不完全基於政治上、主權上的因素,而是一個基於實際情況的決定。疫情初期有人提出,香港應該全面封關而堵截病毒竄入;現在簡單一個蔬菜漲價經驗,已證明全面封關之倡議如何不可行。

兩害取其輕 滿足清零代價

香港倘若續以「動態清零」為目標,無疑也須付上一定代價,例如旅遊業難望復常,食肆酒吧之類亦須因應疫情發展而「動態停業」,而相關從業員亦可能因此手停口停等等。事實上,不論「清零」抑或「毒存」,兩者均有負面影響,重點是如何「兩害取其輕」。一如文首所指,基於人道立場,「清零」的死亡人數遠少於「毒存」,所以前者乃是必然選項,除非有人覺得人命代價並不重要。有此決定後,餘下要思考的問題,就是如何完善「清零」政策,盡量做到趨利避害,好好滿足箇中代價。

一是把受影響行業及從業員的損失降至最低,相關代價多少須由政府扮演訴諸最後的角色,從而理順「清零」政策下最實質、及絕對值得同情與支援的反對聲音。二是確保檢測、檢疫、及疫苗接種等服務供應充裕,不能容許有染疫風險人士因此耽誤檢測和因此逗留社區等,凡此種種無疑會增加病毒傳播機會,累及「清零」目標下的「內防擴散」工作。三是在「外防輸入」方面最大程度做到滴水不漏,這當然會對航空、航運的人手安排構成壓力,但今次第五波疫情已清楚告訴大家,只要走漏一粒病毒以致「清零」失守,都會令全香港付出更為沉重的代價。

不難發現,以上三點所謂「清零」代價,其實都可透過「錢」字解決,例如增加補貼援助、擴容抗疫供給、增加物流人手等。以香港財政條件及豐厚庫房來看,「錢」絕不構成太大問題。反之,「毒存」的代價則除了同樣需要「錢」,須在財幣雙策上大水漫灌,另方面還涉天文數字的「死」──整個疫情以降,美國已有約93萬人死亡,英國則有16萬人;以香港人口同比例推算,則相當於我們分別死了2萬人和1.75萬人,而實際上香港死亡人數為213人。

新年後香港進入疫情高峰,情況確然令人擔憂,但過去四波疫情說明,只要政策得宜、市民配合,要重新「清零」並非毫不可能,而新一輪限制社交距離的措施成效亦待發酵。始終,可守則守,香港仍可守到最後,現時要談投降實在言之尚早。最理想的,乃堅守到有經驗顯示,不管是由於病毒進一步變弱,抑或是受惠疫苗或藥物令染疫不再可怕,即使完全撤銷抗疫措施後,實際死亡人數亦減至可接受的低水平,包括真真正正與一般流感數字相若,到此安全、穩妥的大前提下我們才適宜接受「毒存」──屆時,就可一字記之曰「生」,因為可真真正正跟病毒「共存」了。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