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1年9月7日

屠海鳴 維港鐘鳴

不能將制度不同作通關無望的「擋箭牌」

香港與內地「封關」一年半了;近來,第五波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許多港人都在急切盼望「通關」;然而,總有政府官員在回應市民關切時,會用「制度不同」的理由當「擋箭牌」。日前,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滕華在一個電台節目中表示,政府一直與內地保持溝通,在「一國兩制」下,香港和內地安排不會完全等同。另有政府官員日前通過各種管道透露,香港與內地通關,涉及使用健康碼,政府官員感到棘手,不贊成用健康碼。總之,在內地實行得順風順水的健康碼,在香港因「制度不同」而成了越不過的一道坎。

那麼,香港與內地難道一直要這麼隔絕下去嗎?香港不能總是將「制度不同」作通關無望的「擋箭牌」!筆者很支持政府依法施政,但回顧一下香港的抗疫歷程,確實有不少需要檢討的地方。

對澳門與內地合作經驗視而不見

早在去年8月12日零時開始,澳門與內地就已通關。凡是持回鄉證、中國護照和中國旅遊證件人士從澳門進入內地,14日內無外國或其他境外地區旅居史,持有7日內核酸檢測結果陰性證明,不再實施14天醫學隔離觀察措施。「粵康碼」與「澳康碼」實現了訊息互認,操作非常簡便。時至今日,並沒有聽說澳門市民因「被追蹤」而有什麼不便之處。同時,澳門與廣東建立了熔斷機制,一旦澳門疫情反彈,風險調整為中高級別時,入境人士的「綠碼」會變為「紅碼」,則恢復執行入境人士一律集中醫學觀察14天的措施,直至澳門的風險評估等級為低風險。一個月前,澳門疫情反彈,就啟動了該機制。

可以看出,這是利用大數據進行防疫管理的有效措施,能以最快速度精準找到「風險人士」,並及時採取相應防疫措施,避免疫情擴散。這一輪的德爾塔病毒株異常凶猛,在澳門和內地均有爆發,但澳門和內地已成功將其撲滅,由此可見健康碼管理是非常實用的好辦法。

澳門與內地合作如此成功,香港為何就束手無策呢?究其原因是某些政府官員及某些「精英人士」對粵澳合作的經驗視而不見。由於澳門太小,在一些人看來,其任何經驗都無法在港複製,正是這種自以為是的執迷和專斷,限制了香港抗疫的視野和思維。

對社會輿論的積極建議不予採納

有港府高官日前稱,本港與內地通關沒有硬指標,無「本地清零28日」便可通關等指引,何時通關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疫情發展;同時還指出,因為兩地制度不同,而且全球疫情未穩定,現階段不太可能制定一些共同指標去放寬入境政策──「制度不同」仍然是推脫責任的最好理由。

那麼,香港與內地制度不同究竟在何處影響了通關呢?核心問題是健康碼。香港某些人習慣於貼政治標籤,把健康碼這個技術問題上升到政治高度來看待,認為健康碼是社會主義制度下的一種發明,不適用資本主義的香港。更有人認為,接受健康碼就接受了內地的社會管理那一套,港人就會被時時監控,失去人身自由,被收集資料「送中」。甚至有特區政府官員認為,拒絕健康碼,才能保持「兩制」的界限。這顯然是想多了!港人到了內地,行得端,走得正,不幹違法之事,行蹤有什麼保密的價值?再說,一旦離開內地,自動就脫離了內地健康碼的覆蓋範圍,有什麼好擔憂的?

如何與內地實現通關?社會上不乏有價值的建議。比如,有人建議實行「自願通關」的政策。有分居內地和香港的家庭,有港商在內地投資辦廠,有港人在廣東工作,如果他們當中一些人不怕「被追蹤」,可在自願的原則下,允許這一部分人率先使用健康碼,推行港康碼與粵康碼的訊息互認,就可以部分解決通關問題。然而,對於這些建設性意見,一些官員就是聽不進去,不予採納。到底是不願「下深水」呢?還是擔心某些「精英人士」又以「人權」為由抨擊政府而不敢「下深水」呢?無論是「不願」還是「不敢」,都是擔當精神欠缺了。

對自己的「管窺之見」不做糾正

用「制度不同」作為擋箭牌,並非今日始。去年9月港府推出的全民核酸檢測,最終接受檢測人數僅178.3萬人,只佔24%,與此前超過500萬人的預計數落差太大。事後,就有個別官員解釋為「香港沒有內地的制度優勢」,無法推行強制檢測。但這樣的「管窺之見」,卻總是被澳門特區的做法「打臉」。今年8月初,澳門用5天時間完成了全民核酸檢測,檢測人數超過71萬。同樣是制度不同,為什麼澳門做得到、香港做不到呢?

在用「制度不同」作為盾牌的同時,香港的抗疫還時常顯示出邏輯混亂。時下,中國內地是世界公認防疫做得最好、最安全的地方,澳門也是公認的「抗疫模範生」;但人們發現,香港對內地和澳門嚴防死守,政府今年8月初取消澳門的「回港易」後,至今沒有恢復,但對來自國外的人士卻非常優待。澳洲女星妮歌潔曼一行5人上個月來港,獲准豁免隔離,兩天後即開工拍片,而那時的澳洲,每日確診數高達數百例!更奇葩的是,獲豁免檢疫是由政府的商經局做出,而不是由政府的食衞局做出,這如同美國政府安排中情局進行新冠病毒溯源調查、而不是安排醫衞專家去調查一樣不可理喻。

一方面,對於內地做得好而香港做不好的事情,以「制度不同」來辯解;另一方面,在制定防控政策時,「防內地如賊,放海外如篩。」如此做事邏輯,豈能贏得內地的信任和支持?現在不少市民指政府一些官員缺少與內地的溝通能力;其實,非能力不足,乃誠心不足、理念不純也!市民呼籲「通關」「通關」,看來先要打通腦子裏這一「關」。香港某些官員的思維與內地抗疫的思維不在一個「頻道」上,沒有準確深刻理解「科學防疫」理念,又怎能實現盡早通關呢?

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暨南大學「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長、客座教授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