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5年12月19日

江麗芬 政局筆記

從信任走向不信任

《想像的共同體》作者Benedict Anderson上周突然離世,享年79歲;一如一些國際評論所言,他人雖離去,學術理論卻長存。

不少政客愛把「國家與民族」奉為神聖不可侵犯之物,Benedict Anderson則打破這種「信仰」,認為「國家」只是想像的共同體(imagined communities),「國家與民族」只是抽象的概念,難以具體言傳;身處同一國度而素未謀面的人,感覺同處一國一民族之內,只因雙方有着共同的歷史、文化、統一語言、宗教,甚至神話等等不同的符號,讓大家得以聯繫一起。

二戰後,東南亞多國脫離殖民統治,成為真正的獨立國家,過程中便得藉着建構語言、歷史記憶等共同經歷,讓大家感覺建立起共同的經歷和背景,在想像的共同體下團結起來。Anderson把「國家」形容為想像的共同體,確實在熾熱的民族主義頭上澆上一盆冷水,令人清楚看到高舉「國家與民族」背後充斥的人工化。香港人過去多年來身處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很少人斟酌什麼國家與民族的觀念;近年隨着本土主義或本土論述的興起,加上建制的多次回應,令人對何謂國家這個議題想得更加深入。

如果說,要維繫一國人民的感情,共同的記憶與符號總是少不得的「道具」。香港的文化與內地的本是同根同源,無論語言、文化、膚色,大致一樣,加上不少港人也是內地移居香港的新移民,與內地的聯繫可說難以割斷,可是近年香港跟內地的所謂矛盾已愈來愈深,尤其是年輕一代對內地的抗拒比上一代更大。有建制派核心人物對此現象大為慨嘆。

這種現象其實並非香港獨有,台灣新生代對中國大陸的抗拒也比上一輩強烈,相信是兩地的文化差異和習慣所致。他認同北京對香港政策在兩地建立互信和認同確實沒有幫助。

港人對內地的觀感,最好的時候要數到2008年了。根據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多年來的調查結果所得,自認中國人的港人,當年最多有逾38%,2008年之後,這份認同感逐步向下,2011年底還曾一度跌至16.6%。香港人於2008年對中國人身份有較高認同感,不少人認為歸功於當年北京主辦奧運會,因為體育在前,人民有共同目標,香港人對中國人身份的認同感便有所增加。除了京奧以外,相信也跟中國對香港政策有一定關係,因為香港人身份認同感的升或跌,與港人對「一國兩制」信心的升跌波幅也大致相同。2008年前後,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甚高,曾一度有逾七成七受訪者表示對「一國兩制」有信心(2007年中),跟今年9月所做的同樣調查發現只有43.3%有明顯差別;在中央對香港政策愈趨強硬下,民意自然有此反應。畢竟,大型體育主辦權只是一時之事,中央對港政策才是左右港人對內地的信心與信任。

近年隨着本土主義成為社會話題,愈來愈多有一定政治分量的人發表議論,他們多是苦口婆心勸說港人不要製造兩地矛盾;這類人一如既往,所言論調往往是強調內地發展如何一日千里,呼籲港人須如何把握機遇之類。就如一直強調「中國好、香港好」的前特首董建華,他上月出席一個活動時便呼籲年輕人要放開懷抱,認識國家;又說世界發展中心已轉移亞太,因此「不懂中國就是不懂世界」。至於旅發局主席林建岳這個星期把話說得更白,形容內地旅客猶如「肥肉」,香港人偏要「吃齋不吃肥肉」,大家也就惟有勒緊褲頭。

有頭有臉的人評論中港矛盾問題時,手法只是誘之以利,以內地發展為餌,希望香港人為着這裏的經濟發展而願意包容。可是,經濟掛帥或許能讓部分人變得「識時務」,但他們對國家的認同和支持是否真心,令人懷疑;就像不少人點評傳統建制與新晉建制派之別,當年內地一窮二白、支持祖國還要冒上風險的年代,依然選擇加入左派的,多少也讓人覺得有真意,與今天不少名為愛國、實質是撈油水者不能相提並論。因此,誘之以利、以經濟效益為前提呼籲,究竟喚起香港人跟內地有着共同記憶,從而增加對國家的認同?效用令人懷疑。

不過,近年內地官員對於港人那份抗拒內地的心態,除了以經濟掛帥以外,也漸多嚴詞指正。今年9月,前港澳辦副主任、現任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便提到香港應該去殖民化而並非去中國化;內地官方媒體亦曾多次抨擊香港人對內地抗拒的心態以至一些本土派的言行。

如此這樣,令香人看到內地的「符號」,不是以金錢掛帥便是一次又一次的訓語。香港與內地本已因為過去多年發展步伐不同而有隔閡,即使近年有人認為香港應多學懂中國的歷史,但始終跟現實有時間上的距離,如今再加上內地對香港的政策失焦,中港之間近年共同經歷都不是什麼好回憶,最終排斥愈見愈多。這就是2015年的情況。

在這一年將到終結之時展望未來一年,可以預計,若政策與情況不變,中港之間的距離只會愈拉愈遠,雙方仍在互不信任下走過2016年。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