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10月22日

蔡陽光 論盡CEO

十年等待 千倍回報

憑AlphaGo震驚世人的人工智能(AI)公司DeepMind,在外人眼裏近年似乎有點失色,漸漸失去媒體的寵愛。雖然在醫療、再生能源等領域上,都做出一定成績,但世事遠比棋局變數繁複,把科研變為金錢,挑戰多得多。該公司雖然繼續發表不少學術論文,但這種深奧東西,很難引起大眾共鳴,亦不會立刻變現。譬如說,蛋白質分子結構對了解病理與開發藥物非常重要,但DeepMind這方面的研究成果,未真正研製出新藥前,又有多少人關心?聯合創辦人與總裁哈薩比斯(Demis Hassabis),一開始就明白自己選的AI之路,並非跳遠跳高或者跑100米,而是馬拉松賽。所以當年集資考慮,亦別出心裁。否則商業化的壓力,可能壓倒公司,至少可能逼公司偏離初衷。

Hassabis對科研前景非常樂觀

回到2010年,AI遠沒有現在的知名度,Hassabis想建立一間一流科研公司,研發能夠自我學習、自我解決問題的人工智能。這種AI,沒有設定具體應用場景,能夠明白的人非常有限,加上短期「錢景模糊」,有興趣提供資金的人少之又少。要解決資金大難題,天才再度顯示非比常人的思路。一般風投,目標回報與時限可能是3至5年賺10倍,Hassabis知道基礎科研,3年不過走完起步階段,難言有重大成果,一開始就對傳統集資途徑,不予厚望,轉而鎖定另類目標。

Hassabis解釋,只有曾經將一些外人認為極度瘋狂的主意,發展成一盤瘋狂成功的生意,親身見證過不可思議的東西,真的能夠成就大事業,親身感受,見識過這種近乎奇蹟的人,才會對DeepMind的願景感到興趣。這類奇蹟級財主,不但有實力承擔前沿研究的高失敗風險,更重要的,是有耐性等待最終的突破。Hassabis要找的,是那種願意為一千倍潛在回報,等上十年二十年的投資者。一輪苦等以及籌備,他終於有機會接觸這樣一位矽谷大老闆,成功為公司引入第一筆大資金。

2014年接納Google收購,出於同樣長線考慮。近年DeepMind屢屢錄得虧損,好彩有Google這顆大樹遮風擋雨。AlphaGo的成功,並不表示開發出Hassabis心目中的通用型AI已經是近在眼前的事。Google扮演的,正是另一個可以等十年八載,換取一大批金蛋的財主。Google每年賺幾百億美元,等得起。一旦DeepMind成功,對Google的主業以及新業務,都可能帶來不可估量的貢獻。

微軟創辦人蓋茨曾經講過:「Most people overestimate what they can do in one year and underestimate what they can do in ten years」。DeepMind投資者,應該都十分認同。科技行業,成功者用戶以億計,錢途無限,就算其他各行各業、好公司,經過十年又十年,增長幅度不會限於區區幾倍,而是好多好多倍。無論是第一個投資DeepMind的矽谷老闆,還是後來接手的Google聯合創辦人佩奇,完全明白只要一個企業背後的團隊足夠聰明、努力、野心,加上足夠時間及運氣,讓成果疊加累積,就永遠不能低估公司可以發展到那種程度。

Hassabis對未來人類科研前景非常樂觀,尤其是能夠借助AI為工具。坐飛機的時候,這位天才常常想,人類從猿人程度的智慧開始,竟然能夠發明重達百噸、飛越雲間的機器,這個「monkey brain」去到aeroplane的旅程,實在不可思議。未來,誰能猜到有什麼神奇發明會出現。科技熱潮,有周期性,但科技大勢,如果相信Hassabis,相信矽谷與世界各地的科研精英的話,還可以延續行許多許多年。

資本市場內,一向以追逐短期利益者居多,當人人都在關心今天的股價走勢,科技股是否已漲得太多,投行報告都聚焦股價一年內的目標時,是否應該想想,真正大贏家,想法做法完全不一樣。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