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3年11月22日

譚淑美 訪談錄

印度裔十大傑青放射科醫生馬承志 少年遇「神醫」重建膊頭構築杏林夢

馬承志(Neeraj Ramesh Mahboobani)是伊利沙伯醫院放射診斷部顧問醫生。他是印度裔,在香港土生土長,能說一口流利廣東話。

放射診斷部醫生的工作不單透過X光、超聲波等診症,還要開刀做手術,馬承志的專長是腦神經病症。近年他參與引入人工智能(AI)以加快公立醫院的急症室醫療流程,讓病人獲得更快的治療方案。他剛獲選為本年度十大傑出青年。

他出生時因膊頭受壓而弄壞神經線,父母自馬承志童年開始就帶着他四出求醫,吃了無數次閉門羹後,終於在他少年時代找到一名印度「神醫」為他動刀把膊頭重建。這次經歷,在馬承志心裏燃點起成為醫生的意願之火。

馬承志身材高大,高1.83米,拍照時請他放鬆一下肩膊,他說自己的肩膊本來就比較緊。

一半時間做手術

甫坐下,請他先介紹一下「放射診斷部」醫生的工作。

「傳統上,我們是透過看『造影』去診斷,這包括X光、超聲波、電腦掃描、磁力共振。近數十年,放射診斷部醫生慢慢多做一些同樣以『放射』模式進行的手術,主要診治動脈瘤、血管畸形及中風等。」他指一指自己說:「我日常工作也在診斷與做手術之間,大概各佔一半時間吧!」

馬承志指出,他的專長是放射科的腦神經問題:「例如病人頸部血管供血上腦時出現阻礙,我要放支架入內,疏通血管;病人有動脈瘤,我利用金屬線或支架去填塞,這樣能防止血液再流入的機會,當血液不再流入,動脈瘤會隨之收縮;缺血性中風病人,通常有血塊順着大血管供應上腦,我們要把血塊拿走……」他在解釋如何用金屬線填充動脈瘤時,一邊畫圖一邊解說。

金屬線或支架會留在病人體內?

「對!」馬醫生點頭道。向他求診的病人,多數由其他醫生轉介,因此很少會聽人說自己「去看放射科醫生」。

「其他醫生覺得病人要接受放射科診斷,甚至要做放射手術,就會把病人轉介過來。」他想一想再說:「今時今日的醫學,很多時未必是一個病人交由單一科醫生去負責,而是一團隊的醫生。假設有病人中風被送進醫院,這時腦神經內科、腦神經外科、我們腦神經放射科診斷醫生,加上急症室醫生,有機會一起開會,以取得治療流程共識。」

不少病人擔心照X光有輻射,影響身體,這值得擔憂嗎?

「X光及電腦掃描的確會牽涉輻射,但能量並非很大,加上有保護措施,大家不用太擔心。有些病症,我們的確需要這些程序來獲得答案。但超聲波、磁力共振都沒輻射。」馬承志耐心地說。

參與研究急症室AI

近年,馬醫生參與研究引入一個人工智能系統,幫助公立醫院的急症室加快流程。「見到市面有一種分析電腦掃描圖以顯示病人有沒有內出血的軟件,就嘗試用800個病人的電腦掃描去做測試,以驗證它的功效。我們發現軟件的分析能力很好,準確性達93%以上。此外,它計得很快,半分鐘已有結果。」

馬承志解釋流程:「(未有這軟件時)假使一個病人因頭痛來到急症室,經過分流站後,急症室安排他做電腦掃描。做完掃描,病人要等醫生觀察影像後去斷症,再決定他需要入院還是可以回家——這個過程,病人要等待一段時間;但有了此軟件後,病人一做完電腦掃描,半分鐘已經有分析去到護士站,以至急症室醫生手上,因此流程加快了。」

系統自2022年1月在伊利沙伯醫院試用,至今運作接近兩年,馬承志說它共幫忙分析了3.5萬宗個案。不過,系統暫時只於伊院使用,下一步才擴展至其他公立醫院的急症室。

中風,大家聽得比較多,動脈瘤、血管畸形的病徵又是怎樣的?

「動脈瘤,病人通常會頭痛,甚至半邊身體麻痹。」他指一指自己的頭說:「至於血管畸形,病人也是經常感到其中一邊腦部頭痛,以及抽筋。至於抽筋在身體什麼部位,視乎腦的什麼部位出問題。」

什麼人會較大機會得到這些病?

「以中風來說,45至50歲後較多患病,有吸煙飲酒習慣、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的人也會加劇。血管畸形可能是天生的,一些只有幾歲的小朋友,也會因抽筋而發現患病。」馬醫生解釋。

出生時神經線受傷

接着,講一下馬承志的人生。

馬爸爸七十年代從印度移民香港,馬承志在港土生土長。他出生時因重達9磅,在順產過程中被「夾住」。「分娩過程中,我有幾條左膊頭的神經線受傷。一些嬰兒會自行痊癒,但我情況嚴重,以致後來影響了左膊發育。」他指出,自己一出生醫生已發現這個問題,因此他自幼年起經常接受物理治療,然而始終未能復元,左膊活動能力維持在三成左右。「游水、反手……都做不到。」他嘆氣。

父母帶馬承志四處奔波求醫。「記得大多數醫生都勸我們接受現狀,因神經線壞了是『無得返轉頭』,與其把精力用來求醫,倒不如把時間放在練習如何令身體遷就。這樣一直去到青春期,我自覺不能再忍受(他當時要定期接受物理治療),由於互聯網開始普及,我在網上找到一種叫『膊頭重建』的手術。在印度,一名醫生有這方面經驗。」

他頓一頓說:「見到這醫生時,他告訴我們,他的病人全是十一二歲以下小孩,因這種手術就好像紅酒一樣,擺放時間愈長,效果愈好。我當時已經十六七歲,加上身材又高,骨架偏大……醫生表示不能保證我復元的成功率。」

母親聽後一度有所保留,始終任何手術都構成風險。「何況,她陪伴我經歷很多,又常帶我去做物理治療。」

至於馬承志自己,只想擺脫活動能力受限制的困擾。最後,家人經多番商量,他終於如願,在2003年接受第一個手術;2006年接受第二個手術;2010年接受第三個手術。「現在我已能做回正常人……」他語帶感恩說。

更特別的是這名印度醫生不單治好了的膊頭,還引領馬承志走上醫生之路。

「在醫療過程中,他曾經問我:有沒有考慮做醫生?這樣你也可幫助其他人——這句話,或多或少燃起我做醫生的一團火……」馬承志笑一笑道:「而且,我現在的工作亦與神經線相關呢。」

 

馬承志(Neeraj Ramesh Mahboobani)小檔案

族裔:印度

出生地點:香港

家庭:已婚,育有兩女

職業:伊利沙伯醫院放射診斷部顧問醫生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