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3年11月8日

譚淑美 訪談錄

PayMe創辦人Andrew Eldon 埃塞俄比亞神秘部落拍唇盤婦女

上月收到城中畫廊傳來新聞稿,有關一個名為Andrew Eldon的居港攝影師,今年初遠赴埃塞俄比亞神秘部落——蘇里(Suri),拍攝了一輯圖片,舉行名為「TRIBE」的展覽(即日至12日,Blue Lotus Gallery)。

蘇里因位置偏遠,保留很多甚獨特的傳統習俗,而最為人熟知的,莫過於當地婦女以戴唇盤來顯示身價。出發訪問前,發現更神秘的是Andrew本身,他個人攝影網頁沒放正面相片,也沒透露國籍。

訪問開始,與他聊到工作背景,他才隨意地說出……自己是滙豐銀行手機程式PayMe的創辦人!

記者在約定時間去到上環半山的Blue Lotus Gallery,Andrew也準時到達。他的短髮較一般男生長,樣子看似不羈,原以為他是一位全職攝影師,沒想到他是一個坐寫字樓的banker。

2016年,他加入滙豐銀行,擔任數碼部門主管(Head of Digital),上任後短短六周,與另一名同事Adam D'arcy,攜手設計了PayMe這個企劃,PayMe現時用戶人數達300萬,是本地最熱門的其中一個電子支付程式,它亦是政府消費券派發的其中一個平台。Andrew不知是否太謙虛,他是被記者問到履歷時,隨口說出——「你聽過PayMe嗎?是我和另一個男人為滙豐銀行創造的……」講完這兩句後,他已想轉講之後加入一個加密貨幣公司……

且慢——PayMe由他創辦?

PayMe起源

記者請他由程式源頭談起,他說PayMe初時叫SoPayMe。「這字是Social Payment Mechanism(社交支付工學)的縮寫,後被簡化為PayMe。其實,我們內部還想過另一名字,同樣是Pay什麼的,但我忘了。由於那字與公司命名規範有牴觸,所以沒用。」他不肯說是什麼規範。

「Adam較我早一星期到滙豐履新。我倆傾談時,都想到要改變現在香港的支付模式。其時內地數碼錢包已很流行,諸如支付寶準備攻港,香港相關法規亦要上馬,我們需要一個能適用於『任何人』的產品。在我到滙豐上班後6個星期,我們就向上頭推銷PayMe了。」他不徐不疾道。

市場上相類似系統有FPS,是在不同銀行本身的程式裏使用的。但PayMe是一個獨立程式,背後原因是什麼呢?

「這是最重要元素,因你要成功的話,一定要讓所有人用到,不能限於本身客戶。因此,我們很早就決定,用家不必擁有滙豐賬戶。」他有條理地說。

PayMe會在「你的PayMe朋友」欄目顯示朋友與別人的交易項目,為何有這種設計呢(即使那朋友只與自己做過一次交易而已)?

「這就是『Social』的部分,好像Facebook的feed。我們當初想,也許別人有興趣知道朋友的交易狀況,當然,現在看來這或是一個錯的功能,即使我們從沒列出交易金額,人們都會覺得被暴露了私隱。」他不諱言。

對於PayMe最近宣布,若用戶在一個月內沒使用戶口,戶口將被凍結,他搖頭說不予置評,只道:「他們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那麼,他有沒有用PayMe接收消費券呢?「沒有,因我一開始就用八達通,所以一直用下去。」他失笑道。

打掉下顎牙齒

接着,講回他的攝影作品。

Andrew今年初出發到埃塞俄比亞,並在該地逗留兩星期,期間共探訪了8個部落。前往這些地方不容易,他必須僱用嚮導,包括一名「比較熟路」的澳洲攝影師Jayne、多位能說當地部落語言的在地嚮導、負責煮食的廚子。「我們的行程,大多搭建帳篷居住。」

Andrew選擇Jayne,因覺得對方非常尊重當地文化傳統及富有善心。「我們所到之處,她都把衣服、藥物、被子送給村民。」

蘇里是他此行主要目的地,位置偏遠,保留很多傳統習俗,最著名的莫過於當地女士有戴唇盤的習慣。這種唇盤在女孩很小的時候已開始佩戴,她們被迫把下顎的幾顆牙齒打掉,放入唇盤,把下唇愈擠愈大,有些面積大如巴掌!現代人看來殘忍非常。「這不是我的文化,所以我不能對它的對錯下判斷。其實,蘇里不少族人會外出念書,受過教育後,他們依然選擇返回部落……現在,蘇里女孩很多已不再佩戴唇盤了。我覺得這種進程,由他們自行決定就好,外人不便插手……」

是次展覽不單展示Andrew為這些族人所拍肖像,也陳列了幾個唇盤。

蘇里族人的生活情況是怎樣的?他們有電力、自來水、手機嗎?

「電力、自來水都沒有。族長好像有手機,但我沒見到他使用,其他族人我相信多數沒手機。協助我們跟蘇里人溝通的嚮導,是一名小學教師,能說少許英語,他也沒手機。在距離蘇里最近的一個小鎮,我見到唯一的機械裝置,是部粟米研磨機。」

Andrew想一想續道:「蘇里人奉行一夫多妻制,男人娶多少個妻子,視乎富有程度,而他們有多富有,就看擁有多少頭牛!在結婚時,男方向女方送上牛作禮金。在我看來,當地男性通常娶2至4名女子吧。雖然他們似乎很封閉,但政府有支援,在當地設立了辦事處。舉例說,蘇里以往有個習俗,所有男族人在節慶時朝天開槍慶祝。政府現已禁止此做法,目前只有族長或保護牛隻的保安才能合法地攜帶槍械。蘇里族是很開心的民族,人們總在聊天。我想到,一個人要快樂原來很簡單,毋須太多物質,或追求事業上的晉升……」

戴唇盤的女士感到痛苦嗎?

「她們看來不痛苦,我覺得因這是她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不太在意。當她們進食時,會把唇盤拿下。」Andrew澄清:「我留意到在日常生活中,她們不會把臉畫圖案或把花戴在頭上,這些都只在慶典、客人到訪或被拍攝時才做的裝飾——但唇盤呢,則是她們日常會戴的東西。」

族人收拍攝費

從Andrew的作品亦可見到蘇里人不論男女都「紋身」,然而並非現代「平面」紋身,而是使用異物令皮膚呈現凹凸圖案。

「他們初期使用的器具是植物的刺,現在則用刀片。」他解釋。

在不同部落拍照,每次都要支付費用。Andrew坦言與Jayne總希望以一筆過形式給予,而非按人頭付,這可讓族人無一被冷落,但有些部族不允許,蘇里就是其一。「由於每人只要求相等於數十美仙費用,所以我們會盡可能拍攝每一名想上鏡的人。」

蘇里雖然仍保特原始風味,可是Andrew指出,未來很快有一些轉變:「人們發現這裏的土地有礦藏,所以估計政府不久會興建公路。到那時,他們更容易接觸外界……我很慶幸能在這些改變來到前探訪。大興土木,對他們來說肯定沒好處……」

如上所述,這次他走訪了8個部族,蘇里不是唯一戴唇盤的。另一個有同樣習俗的部族叫Mursi。此部落位置便利,因此給他商業化感覺。「他們一見到我們,就很『熱情』地推銷紀念品;另一些族人似乎對我們的到訪感厭煩。我寧願沒去過這地方。」

Andrew此行亦見證了一個部落的男孩成人禮,男孩要跳起跨越數隻公牛的背部。Andrew亦在某個部落遇上一個粗魯的西方遊客。「那遊客大概50歲,為兩個部落小孩拍攝時,因小孩沒露出他期待的笑容,不住向導遊咆哮。在小費誘惑下,導遊於是喝斥族人合作,真失禮!」他皺眉道。

Andrew攝影之旅始於2018年一次到烏茲別克的旅程,此後,他去過很多較落後的地區拍攝。

可是,他的「悠長假期」至此文刊登時已完結,他將到本地一間知名航空公司履新,繼續從事有關數碼商業的工作。

 

Andrew Eldon小檔案

年紀:46歲、出生地點:杜拜

學歷:英國曼徹斯特都會大學社會學學士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兩女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