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3年9月29日

郭逸之 筆文集

燒賣與證監(下)

JPEX案之所以全城哄動,皆因案情涉及範疇太多,由金融詐騙、上市公司、網紅、藝人、玄學家到富二代,滿足了傳媒大眾,在政治禁區以外所有能談論的領域。不過,背後引申的監管問題,才是金融圈真正所關心;大家都問,證監會有否責任?證監會有多大責任?

承上文,我提到港英年代監管文化,以披露原則及事後監管為主,即只要涉事單位充分披露風險,投資者仍然願意甘冒風險,則閣下自理,直至出現明顯違規情況,監管部門才會出手。或許有人將這套「大市場小政府」事後監管文化,套用在JPEX案上,為證監會無為或遲作為辯護。

如果事件發生在二〇一〇年前,可能可以此作為解說,但二〇一〇年俄鋁(00486)上市,徹底改變了香港、特別是證券監管文化。相信不少老讀者記得,俄鋁在二〇一〇年上市計劃集資二十億美元,主要用作償還債務。

作為全球第三大鋁業集團,俄鋁上市前重組涉及複雜財務安排,欠下股東大量債務,上市集資所得主要就是用作支付有關債務。證監會當年考慮到其複雜債務及財務安排,一邊允許俄鋁上市,另一邊破天荒禁止其面向散戶招股,禁止在一級市場進行初次公開發售(IPO),原因是「擔心」散戶中招。

結果,俄鋁只能瞄準國際投資者進行配售,專業投資者入門門檻高達一百萬港元。我對事件記憶猶新,假如當時奉行披露原則及事後監管的話,俄鋁在招股文件中已清晰告訴所有股東,集資目的及風險所在,如果散戶投資者堅持入股,然則應該風險自理;這種監管文化,活活體現在創業板科網公司上市之初,招股書明言可見將來不會有盈利,仍然有大批散戶認購,最終公司倒閉,無人會怪罪證監會。

可惜,證監會在二〇一〇年化身父母官,限制散戶投資,自此損害了披露為主的監管文化。既然二〇一〇年的證監會,擔心散戶盲目投資俄鋁會損手而提早行動,禁止散戶參與招股,為什麼十三年後的今天,在你認為JPEX有明顯風險(難道JPEX風險少於俄鋁?),仍然沒提早行動與商罪科合作打擊?是否要等待虛幣制度條例生效而「打大老虎」省靚招牌?在我看來,證監會怎會無責任?散戶們又怎會知道,一家在港鐵大賣廣告的公司有問題?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