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2年10月8日

吳雄 訪談錄

超力食品型格二代 莫傑琳接手三十年繼續改革

新冠疫情擾亂生活秩序,在家「自煮」已成新常態,誰不會煮幾道撚手小菜,淥個米粉都懂得加點配料,看上去、聞上去更勝茶餐廳。人人忽然變廚神,自然想重拾童年味道,「超——力」米粉,就是正宗老香港的味道。

大家記得銀絲米粉的超力仔,又知不知若沒有第二代、太子女莫傑琳(Diana),也許超力這個本土品牌早就消失了。這對「超力仔」、「超力女」今年齊踏入50歲,Diana接手公司近30年,超力米粉口感不變,但公司和Diana早已更多元化……

 

沒親自煮過,真不知道超力米粉的特點,不像台灣新竹米粉很快就化開,超力米粉放落熱水後打散,要煮一陣才會軟腍,此時米粉吸滿湯之精華,滋味十足,也適合用來乾炒,特點是又煎又炒也不斷,換其他米粉早已面目模糊了。

Diana是個很有趣的太子女,快人快語,說話快、反應快,不拖泥帶水。這也難怪,超力創辦人、她爸爸莫國安自小就栽培這個小女兒做接班人。其實她有個大15歲的姐姐,爸爸何以看中她?原來是因為姐姐還小的時候,家裏條件不太好,不能像Diana般得到悉心栽培。

曾經嫌牌子老土

本是嬌滴滴的有錢女,父親硬把她培養成商界中人,自小一起參加宴會、業界活動等,讓她多接觸這個圈子。然而,米粉本來是傳統的東西,西化的Diana又怎會看得上?「我當時覺得我們的東西難吃,講真的!牌子又老土,經常會被人家笑,小時候覺得好煩。」

那是讀書時代的感覺。她自小就觀摩整個製作過程,早已經吃米粉吃到厭,後來跟姐姐去澳洲讀書,爸爸也會寄上自家產品。一旦爸爸前往探望,Diana會將其他牌子的食品統統搬走,免得爸爸看到不高興。

Diana本身想讀化學工程,但爸爸硬要她讀會計,以便將來幫手打理公司。從超力的發展看來,爸爸的決定是正確的。「超力」的名字來自莫國安創辦的假髮牌子,他1972年在泰國設廠製造米粉和伊麵,1996年將六成股份賣給餐飲大集團,可惜經營情況每況愈下。

Diana在1996年回到超力國際幫手,後來去經營床上用品的利鳴企業,生意做得有聲有色,爸爸眼看超力奄奄一息,於2001年與Diana決定回購股份,開始進入由她領軍的時期。「之前做床品生意幾有型,超力是真心不喜歡,真心覺得老土。整個行業的女性也不多。」

超力跟着時代不斷轉型,2002年香港政府開放米牌,Diana馬上註冊成為食米儲存商,開始推出自家品牌的米,公司逐漸轉虧為盈,後來還代理雪藏食品、意大利黑松露、日本烏冬等產品。很多食品都是Diana一手一腳從外國引入,這些經歷令她變成女漢子。

爸爸常常教導她:「做批發就像打爛仔交,毛利率不高,要親力親為。」於是,她走遍全世界找上游供應商,又踏足本地大小餐廳,扮演上、下游之間溝通的角色,「我不會只聽任何一邊的要求。」Diana認真地說。可是,近年在新冠疫情、中美貿易戰、俄烏戰爭等不利因素下,她的生意也很難做。

硬着頭皮走下去

原來,他們過去零售和批發比例為3:7,今年則是7比3,記者聽起來覺得問題不大,問她:「那豈不平衡番?」Diana搖頭說:「在超級市場零售,毛利比批發低得多……不過我不想一味呻,正如我做這一行,從來沒想過自己大不大膽,因為做得這行就要硬着頭皮走下去。」

她的確很大膽,二十多歲就獨自一人去印度參加展覽會,「坐的士時窗外滿是手掌,那些乞丐沒有腿,圍着車窗拍……但我不能讓別人知道我驚。後來停在一片荒地上,司機叫我坐第二輛車,當時我想:自己要是死在那裏,恐怕沒有人會知,因為我沒告訴家人。」

她三十多歲又獨自去越南胡志明找米商,「越南盾好多個零,我數口好都計不清多少,只看到的士咪錶不斷跳,司機故意停在酒店之外,我一算大概500港元,知道被騙了。正要掏信封裏的紙幣,他一手將疊錢搶走,我不知哪來的勇氣跟他糾纏,一手搶了回來,我扔下錢就下車,嚇到喊!」

一個人行走江湖,Diana的膽量是練出來的,但她畢竟是個女人。她帶記者來到兩年前建於粉嶺坪輋的過萬方呎中轉倉,4層高、兩板深物料架,放滿附近冷凍倉、米倉送來的貨,準備送到港九新界。染了一頭金髮的她當天穿着鮮紅通花喱士裙,亮麗有型,盡顯一言九鼎英雌本色,記者提議她扮駕駛叉式鏟車影張相。

「好啊!哈哈哈哈!」她的回應和笑聲,像極廣告裏盧國雄大喊的「超——力」她站到車上才知道怕,馬上問師傅們:「會唔會突然郁動起來?係咪要熄電掣?」知道沒有危險才扭動方向盤影相。「我是鱷魚頭老襯底!」她又哈哈笑道。

不知超力仔來源

去到米倉,她逐一介紹過濾雜物和顏色欠佳米粒的機器,後者有點像冒險樂園的推幣機中獎後紛紛掉下來的金幣,好看得不得了。香港幾個倉的員工有一百五十多人,Diana慨嘆行業面對諸多困難,其中之一是勞動力不足,幸好他們已經高度機械化。

超力有今天,當然不完全是Diana的功勞,爸爸背後的鞭策和支持很重要。「像處理米的機器全是日本貨,每部成球嘢(100萬元)!日本人很麻煩,要親自來看過廠房才肯賣,他們說整個廠房要移動5cm,那樣才能充分發揮機器的效能,我當時心想爸爸一定不會答應。」

結果令她很意外,「『OK!Diana話郁就郁。』他很多時候都支持我。我覺得女孩子有點優勢,我們比較小心,也比較蠢,不會有古靈精怪的想法,爸爸說做就盡量去做。」說起爸爸,Diana的內心頗矛盾,記得9年前她接受訪問,形容過接手父親生意像背負軀殼的海螺。

聽她回憶嚴父的說話,就知道她有個傳統爸爸,他不希望女兒自滿,問她會不會覺得很慘,壓力很大,做什麼爸爸都不滿意?Diana點一點頭說:「Exactly!我真係覺得佢雞蛋裏挑骨頭,乜都鬧!『今日見幾多個客?得10個咁少……』他自小就當我兒子般栽培,我也從來沒想過不接手。」她模仿爸爸的語氣說。

「當時覺得他永遠都不讚我,無(語帶激動)!只會不斷攻擊你的自信心。但聽舊同事講,佢經常喺同事面前讚……現在我就明,當時唔明。」今天的Diana跟9年前已大不同,女兒也已經讀中學了,早已不再是年少氣盛的超力女。

Diana的童年和成長承受很多壓力和期望,畢竟她並非太樂意接爸爸的班。所以,她不想女兒像自己那樣(勉强接手),起碼在2022年有這種想法。「我好驚自己會像爸爸那樣對待她」,她對女兒的學業也不干涉,兩母女像好朋友一般。

記者看過昔日訪問,見到不少Diana和爸爸的甜蜜相片,比如兩人在遊艇上的合照,她依偎在對方的肩膀,可惜爸爸在2017年已去世。

記者問到超力仔的來源,Diana坦言不清楚:「我問過爸爸……但死鬼老豆都答唔到,咦咦哦哦就當答咗。哈哈!」

記者問會不會以她的形象,將超力仔變成超力女?她耍手擰頭說不。

原來超力仔跟超力米粉或伊麵一樣,不能隨便改動(詳見另文),有些傳統,一改變捧場客就無所適從,香港亦一樣……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