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2年7月18日

張綺霞 訪談錄

梅窩租田復耕 江鳳儀療癒身心

梅窩在很久以前就有人耕作,水源足,不少人種水稻為生,然而政府為解決人口增多的用水問題興建石壁水塘,截去水源,村民引山水灌溉,只夠種菜,後來城市發展,村民出外謀生,留下大片荒地。

在梅窩成長的江鳳儀(Winnie)因傷患提早退休,本想租塊小田打發時間,誰料一租就要租4萬多方呎,打亂原本計劃,她忍住身體痛楚,一個人在亂草中逐少重新開墾復耕,雖然聽過不少冷言譏諷,但她憑着毅力逐漸做出成果,亦吸引一些街坊和義工來幫助,成為聯繫社區的聚腳點。雖然務農艱苦,但因為人情味,讓她有繼續的動力,「我天天都過得很開心」。

在近期多場大雨和颱風後,Winnie一手創辦的「消閑農場Winnie the Farm」內許多植物被摧殘,半死不生,她感嘆,大部分都要重新栽種。與土地共生、自給自足的人都務實而樂觀,她開朗地說:「我培植了不少幼苗,死了一株,還有千千萬萬株。」

幾萬方呎農地,只有她一個人主力做,農場給人的感覺是生機勃勃,同時一片凌亂。她自嘲能力有限,後勁不繼:「前陣子才剛除草,下了幾場雨又長滿。」農場的植物種類多樣,茄子、太陽花、洛神花、番薯、青瓜、西瓜、苦瓜、粟米、黃薑、貓鬚草……還有大如柚子的西西里檸檬,「它皮厚,最好用來做冰糖燉檸檬。」一個久沒打理的角落更有一株野生南瓜,「不知道是哪裏來的種子,愈生愈大。」

農場都是以天然方式耕作,防蟲用苦楝樹的葉子泡水,她指着一旁的大樹說:「苦楝葉很貴,因此自己種了這棵苦楝樹。」膝蓋動過手術不方便蹲下,她買了很多小凳子,方便坐着除草,並且用竹的碎屑蓋在泥土上,減慢野草生長。在另一個角落,是有機堆肥的地方,材料來自廚餘、農場腐爛的作物,堆肥方式是一個法國籍街坊傳授。「先蓋一層草、一層樹葉,再蓋一層廚餘,堆了幾個月等其腐化發酵後,就變成很香的肥料,只有泥土的氣味,沒有其他。」

 

街坊預訂小果實

旁邊農地種了一棵楊桃樹,長出的楊桃又酸又澀,掉到地上也沒人理,她撿起來製作環保酵素。她打開其中一桶,撈起面層的泡泡,笑言這和知名護膚品牌的酵母菌很類近。「楊桃是一種很好的磷肥,植物需要額外的磷來幫助它開花結果。」

梅窩仍有一些人小規模地耕作,像她這樣大的農場卻很罕見,看似只有她一個人在忙,其實背後有大量街坊和義工協助。其他農場都重門深鎖,唯有她任由街坊自出自入,她笑說:「我這裏是門常開。」

附近的街坊都為她留下家中廚餘,她不在的時候更直接走進來放在堆肥箱。瓜果仍未成熟,街坊已預訂剛長出的小果實,收錢時她說多少就多少,毫不擔心她會呃秤。有時她不在田裏,街坊更會自己收割和秤重,之後過數給她。街坊又經常和她交換食物,端午節有糭,夏天有黃皮,隔壁的法國家庭常請她吃牛扒,她請他們喝自己炮製的清熱涼茶。「我們農場特色是跟社區關係很好」。

Winnie和家中八兄弟姊妹原本住沙田,後來政府收地,只獲安排一個公屋單位,母親認為不夠住,決定搬進梅窩耕田。她從7歲住到現在,仍記得小時候的苦況:「常要擔水灌溉,到旱季有些人甚至會為爭奪水源打架,因為上游(的農夫)把水全佔。」她因為身體差,家人只安排她在家煮飯做家務。

長大後她出外謀生,做文職工作,結婚便搬走,10年前丈夫過世後才搬回家,不久患上椎間盤突出,坐立難安,物理治療師建議她每工作一小時就休息15分鐘。雖然公司很通融,但工作本身壓力不小,受傷後常無法入睡,她天天都活在緊張情緒中,下班後仍無法放鬆,加上怕打擾同事,索性提早在2017年退休。

五十多歲的她什麼也不能做,感覺徬徨,兄長幫她在梅窩租了一塊田打發時間,「一租就要租4萬多方呎,因為田地都是同一個祖宗。把我的退休計劃打亂了。」光是圍封田地已經花掉10萬元,然後是推土機挖石、砍掉野樹、除草,她和家人花了兩個多月才完成。她對耕作認識不深,從頭學起,上網找資料、請教網友和朋友,又找到一個農業教授,教授要她先治好腰骨,於是她下定決心回內地醫治,竟成功根治,歡天喜地回到田地,家人都很反對。「說好不容易才治癒,還要做粗勞工作?又不能賺錢。」

她自幼體弱,有地中海貧血症,一年病十多次,不時在家中暈倒,動過多次手術,曬久了會皮膚敏感,朋友稱她為「玻璃人」,家人擔心她的健康,為了令她死心,不肯幫忙,連哥哥亦中途退出,表示自己仍要謀生,「不能一直放錢進去」。雖然壓力很大,但她仍堅持做下去,自我安慰道:「別人退休買靚車玩,花的錢更多。」

她剛復耕時,一些老街坊經過會不客氣地說:「我們一早不耕田了,你好好的有其他工作不做,非要回來耕田。」看到她慢慢有收成,開始改變態度,「他們知我是認真,開始轉口氣,更教我如何種得好。」她表示,起初的確入不敷支,但很快土地教育基金就找她合作,舉辦導賞和農耕體驗班,有了穩定收入,更認識了來自五湖四海的學生,他們各自開墾田地,還有不少人義務幫忙,大大減輕工作。

 

耕作後更健康快樂

農場吸引不同背景的人,讓不熟落的街坊更認識彼此。住在農場旁的法國家庭常帶來外籍街坊,附近的居屋和公屋住戶常來做義工,因為她擅長攝影,閒時為村內老人拍照,老街坊和她有交情,不時探望。早前她在田中重種稻米,成為社區熱話,村中老人不時結伴在田邊閒聊。「他們已很多年沒有種禾,一邊看田一邊話當年,很有趣。」收割時更吸引七十多個人幫忙,多到可組成人鏈運米。

更開心的是,她看到不少人都能在這裏重拾快樂。「很多義工走進來時看上去不太開心,我就先叫他們摘花。」千朵蝶豆花逐朵摘,讓人靜下心來。「看到他們摘着摘着,眉頭就鬆開了。」然而在梅窩耕作有兩大難題:水源和牛。最初她採用田地後面的水窪灌溉,但附近建屋後造成污染,就改用村民自己搭、連接山水的水管,早前水管因日久失修斷裂,只能暫時用附近街坊家中的水喉水。

至於牛,可說是無處不在,牠們很輕易就能跳入農場,「5年多以來,我們在不同地方加高圍欄18次,還是阻擋不了攻勢。」她最怕身形龐大的水牛,不敢獨力驅趕,只好等牠巡視一輪,踩壞所有植物,吃飽番薯苗後離開。「一隻牛重一噸,踩過的泥土全凹下去,只能拔掉所有植物,重新翻土栽種。」幸好有法國街坊幫忙再加高圍板,目前尚算安全。

她坦言,耕作很辛苦,每天從日出做到入黑,但比以前健康和開心。從前她總覺得很鬱悶疲累,身體差不太出汗,在夏天都怕凍,現在天天大汗淋漓,做完一天工作洗了臉,整個人頓覺舒暢,每晚都睡得很沉,少病痛。昔日她愛依賴別人,如今遇上什麼問題都可輕鬆看待及處理,自己也覺不可思議,加上街坊的照顧,附近的機構和學校都找她合作,她感嘆得着遠比付出多。兩年後就60歲,雖然想過退休,她自言捨不得,打算慢下步伐,「盡量找多些合適的人一起做」。

 

江鳳儀(Winnie)小檔案

年齡:58歲

出生地點:香港

職銜:消閑農場Winnie the Farm創辦人

務農資歷:5年半

 

撰文:張綺霞

[email protected]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