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8月4日

余家強 後不變期

政治人身攻擊之桃色奇聞

上次提及,唐朝玄幻武俠小說《補江總白猿傳》兜了大圈子,旨在嘲笑官員兼書法家歐陽詢貌似猿猴。意猶未盡,說到政治人身攻擊,典型莫如指某些友好政客疑似包含性關係,近年在本地社交媒體這類漫畫、改圖屢見不鮮,只要一男一女便可以上綱上線,更甚者,同性、多人也照編桃色笑話,愈發不堪了。

不過,最離譜是詆毀仇家與鬼魂有染,古人還真懂得開這種奇詭玩笑,茲舉一篇唐朝傳奇《周秦行紀》:全文以第一人稱記述。落第書生牛僧孺旅途中荒郊投宿,投宿到漢文帝母親薄太后的廟宇,遇上薄太后顯靈。牛僧孺鬼迷心竅,竟然交談甚歡。薄太后逐一引見歷代后妃姬妾,包括漢高祖的戚夫人、漢元帝的王昭君、唐玄宗的楊貴妃、北齊東昏侯的潘淑妃、晉朝石崇的綠珠,飲酒吟詩,非常暢快,公議由王昭君陪牛僧孺睡一晚。第二天依依惜別,回頭望,廟宇無影無蹤。

奇情香艷

寫得奇情香艷,究竟想表達什麼?讀過中史科的朋友應該記得,牛僧孺乃著名「牛李黨爭」的首腦、大官,本故事發生在他顯達之前吧?既然第一人稱,相傳就出於他手筆吧?但牛僧孺可能這樣寫自己嗎?箇中蘊藏一枚政治炸彈。

《周秦行紀》鬼話連篇,可作出多種解讀。其中楊貴妃唐朝人,年份僅稍早於牛僧孺,她從牛僧孺獲悉現任天子是唐德宗時,忍不住笑道:「沈婆兒作天子也,大奇!」最為大膽。原來,沈氏先侍太子,再嫁廣平王,遭逢安史之亂,更有失身於賊的嫌疑,如此一個女人的兒子當上皇帝,怎配得起「太后」稱號?所以小說借楊貴妃之口直呼她「沈婆」。

順藤摸瓜,其他登場人物便不難理解──眾人商議誰陪牛僧孺睡覺,戚夫人、潘淑妃等皆推辭,綠珠前身更因堅貞而墮樓身亡,堅持不肯,最後薄太后一錘定音說昭君曾經兩嫁匈奴王無所謂啦,於是王昭君侍寢。主旨呼之欲出,分明映襯嘲弄當朝沈太后像王昭君再嫁,兼且暗諷牛僧孺之母也是再嫁,要命在牛僧孺身為男主角,可謂極盡醜化之能事,一箭三鵰。

如此看來,牛僧孺怎可能自撰呢?聰明的讀者從「牛李黨爭」可以推理,大概是以李德裕為首的李黨冒名插贓靠害吧。亦正因為太着痕跡,唐德宗萬分尷尬,唯宣告大家不准再提這短篇小說,但禁也禁不住,猶如八卦雜誌一紙風行了。

蒙面作家

《周秦行紀》用心歹毒,犯案方法低智,卻文學成就頗高。虛擬眾人吟詩,牛僧孺對曰:「共道世間惆悵事,不知今夕是何年。」影響所及,後來宋朝蘇東坡名句:「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即脫胎於此。你說這位蒙面作家厲不厲害?

厲害的蒙面作家,心思用錯在歪路。我寄語當今網民,應該堂堂正正。

圖片:網上圖片

撰文 : 余家強

 

(編者按:余家強最新著作《佛系推理》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