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6月24日

吳雄 訪談錄

第一代天氣先生梁榮武 不汲取疫情教訓危機更大

一場新冠肺炎改變人類世界,其實科學家早已警告過大自然將會大反撲,只是不知道何時和以何種形式而已。過去警報當耳邊風,人類若還不從這次危機中學習,接下來可能面對更大災難,比如糧食和氣候問題等。

無綫電視科普節目《武測天》的主持人、第一代天氣先生的梁榮武,引用邱吉爾的名言「永遠不要浪費一場好危機」,警醒世人汲取教訓,否則將來不是戴口罩就能解決,「愈早採取行動愈收效,這次疫情也一樣。」他肯定地說。

不論是以前的電視天氣預告,還是近年無綫電視的氣象科普節目《武測天》,梁榮武真人均比熒幕前魁梧。他和記者一起走在一個私人屋苑的通道,不少住客和職員都跟他打招呼,很符合他親民的天氣先生和「武測天」主持人形象。

泳池重開,限聚令逐漸放寬,梁榮武深信疫情總會過去,但人類若不汲取教訓,這次災難只是冰山一角。「邱吉爾講過,別浪費一個好危機,不汲取教訓,就是白受苦。」他感慨地說。

「這次疫情那麼嚴重,其實是預期之內的。當然,沒人知道是這種病毒,不知道是2019或2020年,但科學家早已說過可能性和危機是存在的。」他表示人類不斷破壞大自然,入侵其他野生動物的世界,令病毒傳播機會大增。

「我們不破壞原始森林,野生動物就不會周圍走。如果地球生物多樣性夠豐富,病毒會找個最適合它的位,而不是走來走去。現在動物流離失所,令病毒有更大傳播機會,所以一切在意料之內。」

 

人類最大敵人

這次疫情頂多涉及健康問題,如果不保護大自然,接踵而至將是更大災難。他憂心忡忡地說:「今年很多國家將面臨飢餓問題,比如蝗蟲危機,先進國家疫情下未能及時支援,導致蝗災更嚴重。」

梁榮武警告氣候變化的影響層面更廣,「我們種的、養的,全部都可以死掉,可能很短時間,一夜醒來就出現糧食危機。」香港人過去一年經歷搶口罩、搶米、搶廁紙,應有更深體會。他希望大家重視疫情的啟示,「這次最好的啟示是,危機及早處理的話,收效會很快。中國當然被批評數字不透明,但後來武漢快速起臨時醫院,南韓也採取果斷措施,結果衝擊減至最低。」

人類最大的敵人是政治,除了世界衞生組織、中國被指隱瞞疫情外,美國和巴西都是明顯的例子。梁榮武批評道:「武漢醫院去年12月底就流出病毒基因圖譜,但特朗普到1月底還說一切受控,3月初說完全不擔心。」

「巴西總統也好,特朗普也好,都是看經濟和金錢大過一切,不希望經濟活動停頓。這個新冠肺炎的教訓,跟氣候變化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其實是共通的。」他表示應戒掉依賴化石原料,換取未來的幸福。「可惜,很多政治領袖都是看短期利益,不過也很難怪,美國總統4年一任,頂多做8年,40年後的事與他何干?」他還提醒決策者要相信科學意見,「總統不必是科學家,但真的要相信科學。」

兩次驚險經歷

科學未必是100%準確,但卻是最值得信賴的。記者想起戴口罩抗疫的爭論,梁榮武認真地說:「這不能全怪反對者,因當初不少醫生也這樣認為。但疫情發展下來,很明顯戴口罩非常重要,因為這次疫情沒有病徵。」

希望疫情能令人醒來吧!梁榮武語重心長地說:「這次危機必定會過去,但不能為應付目前疫情把其他事(氣候問題)放一邊。中國疫情一放緩又開始搞經濟,過去減少的碳排放隨時超標。管治不是看單一指標的,而是全方位看。」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句口號有多少人在乎?記者跟他一樣,都是聽天籟之音長大的,屋簷雨滴聲、雨打荷葉聲,尤以雨點打在屋瓦最悅耳。「真有催眠作用!音樂家的大作好聽,但跟大自然音樂相比,是完全不同的,現在住在城市很難啦!只能回味……」梁榮武笑說。

說起與大自然的接觸,梁榮武有兩個驚險時刻。「一次是11歲那年,我住在荃灣半山的木屋,1962年溫黛傍晚訪港,我在中國染廠做暑期工,要到晚上11點才收工。」梁爸爸因為擔心,親往接他走,卻被門口保安阻截,說還未到收工時間。

「爸爸提出不要當天工資仍不得要領,只好無奈在對面街簷篷下等。我收工用膠袋笠住全身跑出,爸爸沒看見,繼續呆等。我獨自上山,平時的小溪突然山洪暴發,走到一處窪地,兩次衝過去都失敗,第三次才成功。」

那是他最後一天上班,鞋、帶回廠喝水的杯全被沖走,幸好人無恙。「其實稍有點常識和安全意識都不會衝過去,實在驚險。」溫黛導致百多人喪生和失蹤。「跟這些家庭相比,我的經歷算什麼。」

第二次是六七年前,他跟行山團看瑞士雪山,「海拔3000多米,起來看到天氣不錯,什麼都沒帶就上去。一到山頂天氣變化大,領隊和團友都走了,因自己做天氣的嘛,還是頭一次看到那麼大雪,於是就多逗留幾分鐘。」

沒想到大自然變臉速度極快,「很快天就全黑啦!非常恐怖。於是心想要走啦!卻找不到下山路,左踩一步,無路可走,必然跌死;再試踩另一邊,還是不行!大叫,又被風雪聲掩蓋。我突然閃出一個念頭:難道這次就死在這裏?」

風雪女王和溫黛都放過他,「最後找到路下山,其實山頂到營地不過100米。不過很開心,大自然的吸引力太大了!女兒小時候,我已經帶她去黃埔的公園感受颱風,結果被太太罵了一頓。如今我也常帶孫女去玩泥,感受大自然。」

大自然可以是人類的朋友,但我們要熟知它的脾性,「尤其去旅遊,要看清楚當地的氣候,不要犯我當時在瑞士的錯誤。對於那些颱風追風者,我覺得那正是大自然的吸引力所在,但一定要做好防風措施,有危險一定要撤退。」

跑步上班下班

他大學讀中大物理系,畢業後教過中學,也在太空館工作過,後來跟另一位天氣先生李偉才,前後腳加入香港天文台。他坦言做天氣預測壓力大,運動和音樂成了他最佳的減壓方式,他大學時代是游泳和籃球高手,但後來卻愛上跑步。

「游泳太悶了,一落水就要不斷游,只看到池底,如果不是學校游泳隊,我才不去訓!我更愛球類運動,尤其是籃球。」他退休之前10年左右,每天從荔枝角跑到天文台上班,收工後又從尖沙咀跑回家。記者不禁詫異,他若無其事說:「我2011年退休,之前10多年天天跑步。剛開始住何文田比較近,後來搬到荔枝角依然跑回天文台,洗完澡就返工;晚上7點多收工,跑回家裏也才8點多。」

問他是不是風雨不改?他哈哈笑道:「嗯!上癮的!除非有風球而又危險,大雨的話一定跑。打風則看情況,8號風球要返工一定跑回去。」邊跑邊與雨點親密接觸,令他想起那次帶女兒追風的經歷。「溫黛那次,雨點打在身上是痛的。黃埔那次最難忘,大風吹過來,周圍是樹枝碰撞的聲音,然後是樹幹產生的氣味,加上混雜颱風吹來的海水鹽味,這些說出來你不懂,一定要自己去感受。」

的確,城市人一遇上大風,便往玻璃窗貼米字,把大自然的「控訴」拒絕在窗外,不願聆聽它們的心聲。城市人顯然忘記了,自己也來自大自然……

 

 

梁榮武小檔案

年齡:68歲

學歷:香港中文大學物理系學士、香港大學物理系碩士、身份:氣象學家

資歷:前香港天文台助理台長、香港理工大學土地測量及地理資訊學系客席教授、香港大學房地產及建設系兼任教授

主持節目:《武測天》

 

撰文 : 吳雄

[email protected]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