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5月29日

吳雄 影音文化

綠葉變牡丹 最佳男主角太保:想再做30年

好綠葉靈光一閃,好牡丹嬌艷無比。港產片《叔.叔》的男主角太保,囊括電影金像獎等香港頒獎禮的最佳男主角;入行半世紀做慣配角的他心滿意足,頭一回做主角就贏到開巷,影迷也替他高興。

畢竟是年近七十的老叔叔了,太保坦言心態不像年輕時,能得到專業人士認同已知足,希望再做30年配角。「主角壓力太大啦!最重要是身體健康,這把年紀不要執着,輕鬆一點、開心一點就夠啦!」香港人看到太保,也自然會心微笑。

記者去年已經想聯絡太保,當時在電視看金馬獎頒獎禮,公布最佳男主角候選名單一刻,看到太保的名字和樣貌時,揉揉眼睛,心想:「經常跟成龍一起嬉皮笑臉,甚至拍打周星馳面部的漢奸,怎麼可能演如此嚴肅的角色?」

他今年1月榮獲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男演員獎,記者透過臉書邀約訪問,當時他人在德國未能成事。本月初再上一層樓獲金像獎最佳男主角,香港傳媒約訪問的人龍,由彌敦道頭排到大埔道,幸好因新冠肺炎疫情之故,令他在香港多留了一段時間。

台灣太太陪着來做訪問,看他腰板僵直不太靈活,一問才知道訪問前幾日弄傷腰部舊患,自然更不像電影裏的太保了,特別是真人聲音跟配音分別極大。「我真沒想到這是太保,過去都是嬉皮笑臉的……」記者先說。他挑了張硬凳坐下,笑說:「哈哈!還真是!我以前古靈精怪的……之前上鄭裕玲的節目,她也說:『斯文咗好多啊!』」

台港演出大不同

大家多少都見過太保的另一面,只是不察覺而已。1984年《公僕》裏演痛哭流涕的道友成,就獲提名金像獎和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另一套是1989年侯孝賢的《悲情城市》,不過,香港人對他演的阿嘉印象應該不深,頂多記得做啞巴的梁朝偉。

他什麼角色都演過,但籠統可分為兩種,一種是港人熟知的滑稽演員——太保;另一種是比較深沉和文藝,名字是張嘉年。記者和他在佐敦、尖沙咀交界處見面,「我小時候住尖沙咀,爸爸算是名人,哈哈!後來認識師父午馬、羅烈、石天等,才介紹我入行。」太保回憶說。

他不諱言小時候頑皮,師父見他常夜蒲不是辦法,就跟他說:「你唔好成日玩啦!來!我帶你拍戲!」原本吊兒郎當的小子,對電影竟然一見鍾情。「我愛上電影,從幕後做起,參與不同流程,從基礎開始學,漸漸徹底愛上了。」

從幕後開始,參與製作許多民初打鬥片,直至成龍邀請他加入嘉禾,才偶爾在幕前做綠葉,飾演無數搞笑小角色。然而,不為人知的是,由於他小學階段在台灣渡過,在當地也有不少關係,於是大名鼎鼎的侯孝賢找他拍《悲情城市》、《少年吔,安啦!》。

八九十年代商業港產片求快,台灣電影則較慢,如侯孝賢、楊德昌、楊立國等導演的作品,就有獨特的淡淡情懷,猶如盛夏的蟬鳴。太保有商業化的一面,也有文藝的一面,甚至拍過台灣大愛電視的親情片,扮演慈父角色。

誰想到《警察故事》裏的蛇仔春,會是流連書店的文青?臉書封面是在《新精武門》內扮演的日本翻譯,但不少相片展示的是張嘉年的一面。電影改變他的人生,「人生如戲,李翰祥有個鏡頭看到一對男女在纏綿,鏡頭一拉卻一隊人在看。」他笑一笑說。

婚後定性開夜奶

《叔.叔》裏他飾演同性戀者阿柏,與袁富華的阿海有不少纏綿戲,這對港產片綠葉令人印象深刻。袁富華在《喜劇之王》裏飾演的劫匪,冰冷的面孔和直直的目光,令人生畏,跟笑嘻嘻的太保截然不同,這次一冷一熱擦出愛火花。

阿柏的角色不易演,導演楊曜愷吃了不少老戲骨的檸檬,很多昔日大俠、主角們,都接受不了這個同志角色。而在試鏡過程中,太保曾遇到昔日拍檔,彼此相視就不禁笑起來;面對搞笑的太保,怎能吻而不笑?然而,了解過他人生觀的改變,就不難理解張嘉年的一面。

自從做父親後,貪玩的太保就消失了。「細個很百厭,但結婚後有子女,就完全不同啦!半夜三更沖奶給子女,一直都是我負責的,所以他們應該孝順我!哈哈!」他後來移居台灣,也是方便照顧讀大學的子女,真是廿四孝父親。

說起做父親前的歲月,記者看到昔日的太保。「年輕百厭無所謂,年紀大就要負責任,以前我不用養家,現在是一家之主,要關心他們的學業。當然我都算遲的,很多人20多歲就變。」記者說很多人說年輕時太齋,似乎枉費青春年華!

他笑道:「你講得啱!無咩意思!差不多啦,我該百厭都百厭晒啦!結婚後都沒時間去想啦……」還好,台灣太太聽不懂廣東話,他說得有點肆無忌憚,僅稍稍收細音量。「哎,入行到現在,我都沒轉過行,多謝老天爺,給口飯我吃!」不對電影專心一意,如何能多次獲獎?

好爸爸自然能教出好子女。「他們很生性,兩個都大學畢業!」女兒精通韓語,之前去南韓參加頒獎禮,愛女替他做韓語翻譯,記者又想起他飾演日本翻譯侮辱周星馳的畫面。子女對演戲興趣不大,「隨便他們啦!最重要是開開心心。」

不過,父親當年離世,對太保的心態影響最大。「在父親病重那4年,我體會到很多東西。他過去是很活躍的人,突然間就躺在床上受苦。當時我想很多事,如果我將來這樣,子女老婆怎麼辦?」他慨嘆少年不懂愁滋味,經歷過後知味道。

兩次獲獎沒上台

父親1997年往生,之前4年他減少拍片,從北京回流專心照料。「他是肺功能衰退,光氧氣機就幾萬元一部,他要看最出名的肺科醫生,要住養和醫院頭等房,一周埋單幾十萬元,一支棉籤兩元。」他嘆口氣道。

以前年輕時愛健身,穿背心晒肌肉,怎會想年老後的事?6年前輪到師父午馬離世,當時他打過電話問候,去世前幾個月還見過面,總算是不留遺憾。但對人生的苦短,生命的無常,又多了幾分感受。既然人生苦短,更應活在當下。

這次憑《叔.叔》橫掃本港頒獎禮,太保每次受訪都說:「得到專業人士的肯定,非常榮幸,也算是對影圈的小小貢獻。」問到昔日好友洪金寶、成龍等有沒有道賀,他說很多人都在網上留言祝賀,至於大哥大們實在太忙啦!

「我猜他們知道我拿獎吧?從來只有我留意他們,他們有空也該留意一下我吧?係咪先!哈哈!我有空會找他們飲茶聊天的。很多老戰友看完此片,都說想不到我會演得到!這也好,就讓他們多發掘一下我吧!」太保鬼馬地說。

也該輪到綠葉得意一番,不過,這位諧星連領獎也是烏龍百出,記者說他每次得獎都出事,這次在金像獎封帝,竟遇上新冠肺炎只透過網上直播讀出賽果,他沒機會上台領獎。2007年憑《鐵樹花開》獲金鐘獎最佳戲劇男配角也是。

他笑得合不攏嘴說:「係啊,係啊!特別多烏龍,2007年那次錯把獎項頒給張國柱,結果台北政府花百多萬元,再辦一個只有我出席的記招,重新頒獎。那個星期報紙和電視都重播烏龍頒獎禮,你說好事還是壞事?我就覺得是好事啦!」

的確,金鐘獎歷來那麼多得獎者,只有太保是失而復得的,最後舉辦方決定讓張國柱和太保都得獎!「更多人認識我,過去都說我是那個……就是說不出名,但現在都知道我叫太保。至於行紅地氈,我就當拍場戲而已。」他顯得不在乎。

他不想做主角,希望再做30年配角。「電影圈看太多高低起跌啦!我不稀罕再做主角,票房不好壓力大!人生如戲,不要太執着,就像地球一樣,圓圓的,轉一圈又回來,最重要是開心。以前我想再演20年,現在想再做30年。」

香港人也不想做主角,奈何新冷戰要圍繞着我們。香港人也該學學太保,從經驗中學習,努力演好自己的戲份,希望最終有美好結局。

 

 

太保小檔案

原名:張嘉年

年齡:69歲

主要獎項: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叔.叔》)、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及台北電影節最佳男配角(《運轉手之戀》)、金鐘獎最佳戲劇男配角(《鐵樹花開》)

 

撰文 : 吳雄

[email protected]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