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3月2日

柴人 本色

平凡男人的真面目

這個平凡男人,總是西裝白恤衫紅領帶加頂禮帽,一個典型中產男性形象,是比利時畫家雷內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的繪畫標記。馬格利特畫過無數禮帽男,不同的是每次他的臉都被不同物件遮着,又或只見背面、側面,甚至只有剪影。他樂此不疲地將之重複發展創作,玩法之多,令人讚嘆。眾多禮帽男,最經典是Le fils de l'homme(《人類之子》,或稱《戴黑帽的男人》),每次看,都總想拿走那個青蘋果,看清楚遮住的男人是怎麼個模樣。「每一件我們看見的事物,都隱藏着另一件事物。」青蘋果底下,藏着禮帽男謎樣的臉。

神秘空間戲法

終於,禮帽男在Le lieu commun罕有地露出真面目!見到全貌的禮帽男究竟是誰?雖然馬格利特也經常一頂禮帽配西裝,但禮帽男在他的繪畫中,更大可能是代表着平凡的任何人。然而,現實中再平凡的人,在馬格利特的超現實世界內也會變得不尋常。就看Le lieu commun,禮帽男究竟是同一個人兩個角度?抑或其實是兩個不同男人?他(們)身處什麼地方?

馬格利特年少時喜愛看犯罪電影Fantômas,迷上能穿越空間的主角,更曾為他畫了一幅畫,戴着帽的男人在磚牆中半隱半現,也許Le lieu commun就是童年回憶的變奏。畫中採用他少見的構圖,畫面由石柱、森林、石柱垂直分割而成,正面禮帽男看來是站在左邊石柱前、隱身到森林後,而側面禮帽男則躲在右邊石柱後,背後是森林——問題來了,森林既是前景又是背景,這究竟是同一個空間還是多個空間並置?答案是:謎。遊走於現實和超現實謎一般的空間幻象,後來1965年的Le blanc seing玩得更複雜詭異。這一切神秘曖昧,都是他刻意營造的超現實戲法。

想像力無限大

上世紀二十年代巴黎超現實主義藝術家借助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說,以自由聯想、潛意識、夢境,「隨意」創作,畫作呈現的大都是一堆看似堆砌混雜的景象物件以至肢體,像晦暗夢境中不合理的零碎畫面,也因此,很多作品都像夢一樣難解。

馬格利特也曾是超現實聯盟核心人物之一,同樣採用寫實畫法,但他善於將「超現實」複雜的思考,精煉簡化成一個意象表達,這個深入淺出的過程,怎麼說都是精心計算,而不是隨意。就像Les vacances de Hegel那把頂置水杯的雨傘,他就畫了多個版本,推敲最好的效果。這個功力,可能跟他同時是海報廣告畫家有關,廣告就是要精簡準確地吸引人們的視線。

馬格利特取材大都是日常熟悉的事物,「超現實」在於它們不合常理的並置,白雲與巨石同時懸浮在天空;又或改變物件的正常比例,如巨大蘋果佔據了整個房間;景象的錯配,明明是深夜街頭,上空卻是藍天白雲;畫家望着一隻蛋,在畫布上卻畫了蛋孵出來的鳥;男人照鏡,鏡中看見的卻是自己背面。這些魔幻詩意的畫面,充滿了想像力和視覺震撼。

看馬格利特的畫,有時像解謎。經典的La trahison des images(《形象的叛逆》,或稱《這不是一個煙斗》),他畫了一個煙斗,底下卻加上文字「這不是一個煙斗」。乍看日常的圖像,卻衝擊着觀畫者對現實生活的哲思,這方面更影響了後來的普普藝術及概念主義。

馬格利特為視覺藝術家示範了想像力的無限大,也為不同年代不同界別創作人提供了「靈感」,諸如The Beatles Apple Corps的商標大蘋果、大眾汽車廣告、Absolut伏特加廣告系列等,他的繪畫更廣泛地出現在流行文化及產品設計上。取材日常,風格幽默,令他的入屋程度有如普普藝術,驟看他的青蘋果,甜美得令人想把它和安迪華荷的香蕉並掛一起裝飾飯廳。但這個大蘋果,入口真如想像般甜美?

馬格利特1898年生於比利時,母親在他10多歲時投河自殺身亡,怎說也不是順遂的童年。經歷兩次大戰,人生難免波折,事業更是幾度起伏。但他的繪畫並沒有表現出沉重暗黑的風格,畫面都乾淨、明亮、寧靜,如詩。至於童年陰影的影響有多大,是個謎,像他的畫作Les amants(《愛人》)那塊白布蓋着的臉。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