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6年4月8日

林艷虹 非凡學子

中四女生簡呈恩 跳街舞告別「頹青」生涯

中文的「堅」字,除了指真材實料,還有為了目標持之以恒、意志頑強不動搖之意。中四學生簡呈恩(Hanna)身上,絕對呈現了「堅」的特性。

她自6歲起學習拉丁舞,成長中經歷反叛青春期,虛度不少光陰,後來接觸街舞,重燃舞蹈之火,可是,因早年跳舞太劇烈以致腰骨受損,醫生和父母強烈建議她不要再跳舞。她不肯放棄,一聽到hip hop音樂,仍忍着痛抬起雙腳倒立、旋轉,享受汗水淋漓的暢快。「跳舞給我最大的得着是堅持,很多人覺得累、辛苦便放棄,但我不想停下,因為真的很想成為專業舞蹈員。」

16歲的Hanna,外表與時下許多女生無異, 有一把長直的頭髮,身上穿着運動裝,腳踏波鞋,微笑時雙眼呈彎月形,笑起來相當自然、甜美,很難想像,她曾經是一個撩是鬥非的壞學生,貪玩、無心向學、做事半途而廢,正如她口中所謂的「頹青」。

「以前每天睜開眼睛,上學等放學,又跟着一班壞朋友到處流連,坐街、吸煙、打架、曾經留級。」

不過,現在的Hanna身上已沒有半點昔日的壞女孩味道,當她脫下校服,穿上運動型闊身長褲,更變成一名熱血舞者,她的人生從「無所事事」到「充滿熱情」,轉變來自一年多前與街舞相遇。

「當日,我與其他女仔在天台流連,遇到協青社黃昏外展社工,聽他們說有空可以到天水圍銀座基地學街舞,心想反正自己整天游手好閒,於是抱着hea的心態玩一下,從沒想過認真。」

曾經遲到走堂

Hanna家住元朗,現時每個周末到西灣河協青社練舞,由下午兩點跳至晚上10點半,逢星期二放學後到外展基地,由7點半跳至晚上10點半。她花如此多時間練習,原因是街舞具高難度動作,需要良好體能,很考驗新手的耐性和毅力。

「為了完成某些動作,我們要不停操大隻練體能、跑步練氣,一來辛苦,二來練習花很多時間,起初覺得太疲累,經常遲到,甚至找藉口不來跳舞,如說媽媽不允許。」

眼見Hanna變本加厲,遲到由15分鐘變半小時以至1小時,她的街舞導師Humor也很激氣,但知道罵是沒有用的,惟有以身作則,無形中感化了她。

「他是我跳下去的最大動力,他經常腰痛,很辛苦,但只要休息一會,拉拉筋便繼續跳舞,就這樣克服困難捱過去,那我又怎能為那一點小事而放棄呢?」

想通了,Hanna更確立往街舞領域發展的目標。「可能是為了滿足感,在台上跳舞,吸引很多目光,我很享受成為焦點,有人為你歡呼拍掌。而且,跳舞那一刻完全令人放鬆,無論是生活或學業壓力,都不再影響你。跳舞時可以放空腦袋,只需跟隨音樂跳,不必想任何東西。」

Hanna 6歲便開始學習拉丁舞,身體協調能力好,學習街舞自然比別人快上手,她承認曾因此與隊友產生誤會。

「因為自己有舞蹈根基,掌握街舞較容易, 每練成一個動作,就練自己的舞步,其他人覺得我自私。後來社工跟我傾談,我才知道他們有這個想法,有些不開心,但了解後開始想通,一班人齊齊休息、練習,進度一致。」

隨着表演、比賽和交流的機會增加,Hanna慢慢對跳舞產生熱誠,亦明白到外面的世界很大,比自己強的人很多,學懂謙虛,對待街舞亦更加認真,但也因此要承受更多苦楚。

「小時候跳拉丁舞,因為用錯力弄傷尾龍骨,磨損得太劇烈,直到今天跳舞有時仍覺痛。醫生一直不讓我跳舞,媽媽亦很擔心,勸我別再跳。亦聽過老師對街舞的偏見,說別學這些,它不好的……但我不會聽。」

Hanna不能接受夢想成為泡影,也沒想得太長遠或情況惡化怎辦,她只知道要忠於自己。「現在那麼年輕,不跳的話,以後會沒有機會。」

成為舞者的決心愈來愈強,即使父母多番勸阻,她也不管。「我會聽他們的話多休息,分配好時間,一痛便停。」外表斯文的她以堅定的語氣說。

改善母女關係

為人父母都擔心子女的成績和前途,從前Hanna總怪媽媽迫她讀書,母女關係緊張。「她常說:『唔讀書,大個無出路!』每次聽後都好辛苦、好唔開心。」

從小學一年級起,父母已為她安排各式各樣的補習,要她努力讀書,學拉丁舞已算是放鬆的特權。「但基本上無時間玩樂和休息,那時非常抗拒讀書」。

學習街舞後,因為要與人合作,讓Hanna學會了包容及顧及他人感受。她主動跟媽媽傾訴心事,溝通多了,媽媽知道她的苦處,也漸漸體諒,並支持她做自己喜歡的事,母女關係大大改善,每次上台演出,媽媽都會到場支持。

畢竟只是一個中學生,Hanna也明白讀書的重要。「因為要令舞技再上一層樓,就必須多跟外國不同舞者交流,要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舞者溝通,學好英文是必須的。我不能經常跳舞不讀書,更想向父母證明,跳街舞不會影響學業。」

街舞注重交流,每次比賽都是舞者改進舞技的機會,同時會考驗舞者在面對挑戰、壓力時的反應與情緒管理。「最難忘是去年暑假到韓國釜山的Hip Hop Festival,是我第一次出國,心情緊張又興奮,眼界大開。當地人在一個大空地搭建一座大舞台,邀請了亞洲不同地區如泰國、馬來西亞、台灣等隊伍作公開比賽,用他們的K pop來改編跳舞,非常享受。」

雖然沒有贏得任何獎項,她說能夠與不同人交流已是很大得着。「一場比賽看到不同的跳舞風格及練習方式,我們在當地上過舞蹈堂,發現韓國人練舞時不會開冷氣,反而在又熱又焗狀態下讓自己出汗,更容易投入狀態。而且韓國單是hip hop舞種已經款式多多,他們重視花巧,我們着重基本功。」

學習街舞一年多,Hanna覺得拉丁舞本身有很多指定的動作及技巧限制,而街舞則着重創作,講求個人風格,她認為跳街舞能讓自己有更大的發揮,而最擅長的是Waacking,是一種強調手部基礎動作以及肢體協調的風格。「起初由男同性戀族群創造出來,後來將舞蹈加上女性化動作演繹成新舞種,速度快,我有很多地方未練好。」

演出遇挫敗,沒有人例外。「在舞台上跳錯或忘了舞步,一定有發生,只能繼續跳,因為別人看不出,可以做的是事後檢討,知道自己練得不夠,做得不好。」畢竟年輕,Hanna追求很簡單:「很想看見觀眾的反應,有人拍掌已經開心,尤其是外國人,他們特別熱情,每次表演都有滿足感。」

總有失望時候吧?她點點頭苦笑:「是,有次在黃金海岸演出,現場觀眾很少,反應冷淡。」

現時,Hanna同時學習拉丁舞及街舞,只要多學一至兩年拉丁舞已可獲取專業資格,成為導師,對未來發展亦有利,雖然辛苦,她認為值得,不禁令人佩服其毅力及魄力。

Hanna最近積極排練協青街舞劇《One on One 是師?是徒?》(4月16日,沙田大會堂演奏廳),從舞蹈延伸至戲劇表演,她帶笑說:「我主力負責跳舞部分,也有一句對白,我以前在學校參加過劇社,曾於元朗劇院演出,扮懂跳舞的天使,父母也來支持兼送花。」

她下一個目標是到台灣參加女力街舞國際大賽,與世界各地女舞蹈員交流,進一步提升自己的舞技。

Hanna的故事再一次證明,夢想能喚醒人的鬥志,無堅不摧,「頹青」隨時也有機會變傑青。

撰文:林艷虹

[email protected]

攝影:陳縱宇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