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3年10月6日

程介明 教育評論

學習:啟迪的威力

偶然的機會,看到京劇演員王越的訪問文章,勾起回憶,忍不住要做一些口述歷史。王越號稱「裘三代」。是京劇淨角(花臉)裘盛戎的第三代傳人。王越本身沒有見過裘盛戎,但文章中提到「香港觀眾最懂戲了,而且特別熱情」。他說的是1950年代,裘盛戎曾在香港演出了《連環套.盜御馬》,「那是裘先生一生最好的一個版本」。筆者有幸當年看過這個演出,1956年6月,「中國民間藝術團」在璇宮戲院(後來的皇都戲院)演出,是解放後第一次有代表國家的藝術團訪港,非常震撼,連演30天,每場12個節目,場場爆滿。同團的還有京劇的譚富英、歌唱家周小燕、黃虹(民歌)……筆者最記得笛子演奏家馮子存,他的北方邦笛《喜相逢》,是引起笛子成為筆者愛好的起點,影響終身。

王越也看到這一點。他認為「如果一個人壓根兒就沒有接觸過一樣事物,又談何喜歡?因此,接觸、遇見,是一個必要的前提。」很簡單的學習原理,卻很少有人提到。

在他看來,小朋友接觸戲曲,有可能喜歡上某一句唱腔,也可能驚艷與某一件戲服,還可能被某一個動作甚至舞台所感染,這些都是「美的啟迪」……讓小朋友直觀地感受到什麼是「美」,什麼是「藝術」,什麼是「國粹」。

沒有接觸,何來喜歡?

他談的是京劇,但是這個「啟迪」的概念,又何嘗不適用於其他的方方面面。下面且厚着臉皮,說說筆者自己的經歷。

回到笛子。當時聽到馮子存的笛子演奏,12歲的小孩,覺得非常有趣──就只有6個孔的一管竹子,竟然可以吹出那麼好聽的旋律,還有種種花音,好不陶醉。同年秋天,隨父親到廣州參觀捷克展覽會(那時候捷克是一個工業強國),在街邊看到擺地攤賣笛子的,是最簡單的一管竹子。驚喜,先父親買了一管,好像只是幾毛錢。記憶中賣的是個老頭子,還教我如何貼笛膜。回家高高興興學吹,不久就學會了,其實只是模仿。後來在書店找到《喜相逢》的譜子,從此成為筆者的「首本戲」。進大學第一年,中文學會邀我在他們的聚會上演出,「膽粗粗」竟然答應了。後來又吹了很多曲子,又找了黃呈權醫生(香港管弦樂團)學長笛,又嘗試了洞簫。之後在大學工作,有機會到世界各地,凡是有人的地方,幾乎都有笛或簫,於是又收集了百多管簫笛。那是後來許多年的事,但是起源就是聽了馮子存一場演出的啟迪。

幾乎在同一段時間,香港從韓戰的徹底蕭條之中恢復過來,父親也渡過了失業的艱難歲月,家裏多了一部坐地的唱片機。逐漸多了許多唱片,有當時的外國流行曲、經典的古典交響樂,但也有各式各樣的戲曲。對於筆者,也是影響終身。各式各樣的戲曲,都能哼上幾句:京劇的《空城計》、評彈的《庵堂認母》、豫劇的《花木蘭》、越劇的《梁祝》……

兒時啟迪,影響終身!

一次,與港大的同事參加寧波同鄉會晚宴,裏面京劇票友如雲,輪流演唱。輪到港大,年輕的同事正打算唱一首粵語流行曲頂檔,筆者覺得義不容辭,就大着膽子問旁邊的李和聲先生,想試試唱《霸王別姬》,申明只是模仿而已,李先生鼓勵之下,就唱了:「力拔山兮……」;想起來,真是羞愧,也算是娛樂吧!有一次,旅遊經過河南,導遊唱起《花木蘭》,激起筆者又唱了一遍;雖然字句錯了不少,司機在旁說:「你唱得比他好!」就想起父親的啟迪。

侯寶林的相聲,更是琅琅上口。筆者沒有正式學過普通話,後來在工作中不斷使用,也不斷糾正(拼音輸入更是幫了大忙),但是侯寶林的相聲,是最強的啟迪。少年的時候,記憶力強,模仿力也強,上手沒有費力的感覺。後來幾十歲了,要學法語,學了四次,都是失敗告終,也許是少了少年時期的啟迪(當然也是沒有長期使用的機會)。

古典音樂也是。那年代,萬宜大廈有一家紅寶石餐廳,每個周末有陳浩才先生介紹古典音樂。還記得陳先生駝背的身影。父親就按着陳先生的介紹,從最普及的交響樂開始,逐步累積。筆者年少,許多樂曲,現在聽了幾個音節,就知道是什麼樂曲。但是長大以後,這種能力就逐漸減退。少年時候的音樂啟迪,功不可沒。

美術,筆者父母的毛筆字都非常好,都為學校寫過招牌。父親的小開,還在《書譜》投過稿。可惜筆者沒有跟他們學過書法,沒有他們的幼年啟迪,現在學書法幾乎是從零起步。筆者幾乎與美術無緣。三年級的時候,有一次做木片的手工,筆者不明白,問老師,老師回了一句:「唉!你真是程介不明。」(諧「懲戒不明」),從此就對美術懷有戒意。那也許是負面的啟迪。

本欄曾經不斷介紹學習科學,其中一個基本原理,就是人的活動在影響着人腦的發展。或者說,是人的經歷,影響着人的認知。啟迪也是一種經歷,但卻不是長期的、有系統的培訓。啟迪,尤其容易發生在少年和幼年時期。他們會在經歷之中,似乎是偶然的觸動,留下終身難忘的印記,成為以後興趣發展的起點,也可以成為將來努力的方向。

啟迪,往往又不一定是刻意的。請讀者回顧一下,每個人總會有一些生命中的時刻,受到某些事物、影像、說話的啟迪,而帶來對自己長期的影響。正如上面王越先生所說,關鍵在接觸。而所接觸的,必須是動人的事物。觸動人的,往往是一剎那,令人回味的一剎那。而這種啟迪,不是強迫孩子參加繁重的課外活動可以得到的。

啟迪處處,不在刻意!

啟迪,說明尤其是在幼年和少年時期,需要拓寬學生的接觸面。也許無法預計孩子會受到什麼啟迪,但是相信廣闊的接觸,必然會增加啟迪的機會。我們身邊有不少在農村長大的朋友,他們當年生活在自然界裏面,沒有人工設計的學習環境,但是都會回憶起某些事物的啟迪,又或者雖然在正規的學校裏面生活,但是許多啟迪,往往是在校外的自然環境中獲得的。

啟迪,不限於知識或者興趣。人與人交往之中的啟迪,往往啟迪最大。往往聽到朋友說,小學的時候,聽到老師某句話,刻骨銘心,終身難忘。筆者在不同的場合教過不同的學生;往往有學生說:「你那次介紹我們看一本書,讓我踏上了科學家的道路」、「你那次提到的一句話,我至今用來教我的學生」。那些話,老實說,筆者自己已經無法記得,可見「講者無心,聽者有意」,也許是常態。那與傳統相信的「循循善誘」、「誨人不倦」不是一回事。

啟迪,當然不限於幼年與少年,不過隨着年齡的增長,隨着社會閱歷的豐富,對周圍事物的敏感度往往會不斷下降。因此,通過接觸而有觸動的機會,也會減少;也就是說啟迪的可能性也就少了。但是也不排除因為受到啟迪而改變自己的,筆者就有朋友,從事金融投資,由於某種遭遇的啟迪,轉而開發公益事業。也有年輕夫妻,因為某種啟迪,雙雙離開收入不低的職位,鑽研某種哲學。這在佛學也許算是「頓悟」;是從某種思想轉到另一種思想。這與幼年和少年,在一張白紙上,因為啟迪而引發自己的前路,是不一樣的。

以上,是筆者還不算成熟的一些思考。與讀者分享。

《教育還能一樣嗎》作者

 

(編者按:程介明最新著作《教育還能一樣嗎》現已發售)

本地包郵:bit.ly/hkejbook165

「信報書報攤」電子書:bit.ly/hkej_ebooks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