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2年6月15日

劉炳章 泛舟論章

從點滴事例客觀看待中美人權狀況

兩周前,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應邀親自到訪新疆,並與國家部委官員、當地官員、專家學者、社會團體等進行見面會談。在出發前,專員已明確這次訪問不是一個「調查(investigation)」;訪問以「推廣、保護和尊重人權」為目的,同時藉此重要契機促進中國與聯合國在人權領域的進一步合作。

是次訪問的成果充分體現在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於5月28日發放的聲明,清晰地總結了聯合國對於中國人權實況的觀察和態度。在滙報中國人權狀況的關鍵議題時,巴切萊特第一點就提到中國在「扶貧和消除極端貧困」方面的巨大成就,之後再談及司法改革、可持續發展、和平與安全、打擊暴力與恐怖主義、基層參與等議題。這一點非常關鍵。

被忽視的生命權

在西方媒體的渲染下,香港社會傳統以來對「人權」的理解過多側重於市民的政治權利,不但忽略了全球各國社會制度和政治文化不同的客觀事實,更忘卻了政治權利扎根於更基本的生命權(right to life)。簡單而言,每個人不分國籍、性別、種族、宗教或其他社會經濟地位,都享有免於受到生命傷害的權利──而一旦生命權面臨威脅,其他一切權利也自然無從談起。

而基本人權狀況得不到保障並非只有在戰爭地區才出現。貴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美國雖然在尖端科技、軍事力量、經濟體量等仍領先全球,但其基本人權狀況近幾年遭受愈來愈大的風險,值得警惕。

就生命權而言,美國一般民眾(尤其是非白人中下階層人士)得不到較高程度保障是事實。新冠肺炎所造成的死亡人數就是最客觀的數據。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新冠疫情資源中心(Johns Hopkins Coronavirus Resource Center)最新數據,美國累積新冠肺炎確診個案已超過8500萬宗,死亡個案超過100萬,位居「全球第一」。

與此同時,美國仍有超過兩成人口未接種新冠疫苗。即使我們套用西方邏輯,將「與病毒共存」視為國家政策方向,美國沒有接種疫苗的逾7000萬人口,其生命健康得到充分保障嗎?在絕大多數國民缺乏公營醫療保障的情況下,不幸染疫的美國人又能否得到適切醫療照顧?

另一個嚴重損害當地人生命權的就是槍械管制遲遲未落實的問題。今年2月,中國國務院新聞辦發布《2021年美國侵犯人權報告》引用數據顯示,全球8.57億民用槍支當中,約46%(即3.93億支)由美國人擁有,而美國人口只有3.3億,即美國人均擁有多於一支槍械。

持續上升的種族歧視和仇恨暴力犯罪亦讓美國人的生命權受到嚴重威脅。2021年,美國總共發生693起大型槍擊事件,造成44816人死亡。根據美國兒童保護基金會(Children's Defense Fund)的數據,美國兒童和青少年死於槍擊的可能性,比其他31個高收入國家的總和還要高出15倍。

說來十分可悲,但實情是天天都可以看到美國的槍擊新聞。近一個月最令人心痛的是美國時間5月24日上午發生的校園槍擊案,造成最少21人死亡,當中有19名死者是小學生,全數為西班牙裔。截至5月底,美國今年已發生27起校園槍擊事件──各位家長還會認為美國是一個安全的國度嗎?

以史為證 用數據說話

不僅是現況不佳,美國的歷史人權紀錄亦劣跡斑斑。1492年,美國印第安人人口約500萬,但經歷十六至十九世紀的種族屠殺和文化滅絕後,印第安人口在二十世紀初驟減至25萬。而美國(的先輩們)亦有超過200年販賣黑奴的歷史,雖然1865年《憲法第十三號修正案》正式廢除奴隸制,但至今黑人仍在美國全國範圍內遭受到不少不公平對待。2021年非裔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只是冰山一角,美國要真正實現種族平權仍有很大一段距離。

除了在美洲,美國在海外戰場亦犯下不少「惡行」。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持續近10年的越戰,美國為了暴露越共游擊隊的隱蔽藏身位置,用飛機向越南叢林噴灑超過8000萬公升的除草化學劑「橙劑(Agent Orange)」。橙劑含有大量致癌物質二噁英(dioxin),會導致嬰兒出生時有嚴重身體畸形。據統計,當年有300萬越南人暴露在橙劑之中,100萬人至今仍受影響,包括15萬名患有嚴重畸形的兒童。生化武器可謂遺害幾代人,暴露在橙劑的土地亦寸草不生,對越南人口和土地資源造成不少傷害。最近,俄羅斯外交部亦公布在烏克蘭發現超過30所生物實驗室,全屬美國國防部擁有──一國國防部在他國為何需要擁有這麼多生化實驗場所?其作用為何?實在不得而知。

相反,中國近數十年在人權方面取得頗大成就,尤其在經濟發展方面,大大保障了人民的生存權和發展權。尤其自改革開放以來,在現行聯合國標準下,中國讓7億多貧困人口脫貧,佔同期全球減貧人口總數的70%以上。2021年4月,國務院發布《人類減貧的中國實踐》白皮書,宣布在過去7年時間內,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提前10年實現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減貧目標,具有全球性的深遠影響。

以美方為首的一些西方國家,以所謂「種族滅絕」來攻擊新疆的人權狀況更是無稽之談。1955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人口約360萬。2000年,新疆維吾爾族人口835萬,2020年更上升至1162萬,20年來年均增長率1.67%,遠高於同期全國少數民族人口年均增長率0.83%的水平,以及全國人口年均增長率約0.55%的水平。與此同時,維吾爾族每10萬人中擁有大學程度的人口為8944人,與2000年相比增加6540人,15歲及以上人口受教育年期從2000年的7.06年提高至2020年的9.19年。在如此正面的數據下,何來大規模種族滅絕呢?

香港人權狀況方面,根據《基本法》第三十九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繼續適用和依據香港法律實施;而除非與《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有牴觸,香港居民的權利和自由除依法規定外不得限制。

法治是香港的立身基石,其不但支撐起我們的資本主義制度,也為香港市民的人權提供堅實保障。在「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政策原則下,香港的司法機關不但擁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終審法院更有兩名外籍香港非常任法官和十名海外非常任法官。

評析須扎根社會經濟

在前文所述一系列威脅美國國民生存權的情況下,美國的「法治」又何價呢?美國又能否如同中國的廣闊心胸及高度包容,授予夏威夷、關島、阿拉斯加等地類似香港在「一國」下的「兩制」呢?享有高度自治權利,不但有獨立的司法、可容許外籍法官及海外法官審案、獨立貨幣和社會制度,還可以單獨地與世界各國、各地區及有關國際組織保持關係和履行協議,以地方行政區(中國香港)的身份單獨參加不以國家為單位的國際組織和國際會議?

正如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言,人權保障「沒有最好,只有更好」,而人權問題上更不存在「十全十美的理想國」。而這次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訪華的成果縱然讓個別國家感到「不爽」,但毋庸置疑是中國人權事業發展乃至全球人權治理的重要一步。如同其他社會學或政治學概念一樣,評析一國人權狀況必須扎根於該國家或地區的社會經濟發展條件,認識到這一點,對於理解二十一世紀的國際政治尤為重要。

香港專業聯盟主席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